關於部落格
重症病患.
  • 72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DRRR】人類 _ 臨帝

 
 
這大概,是他見過最漂亮的「人類」。
孩童站在巨大的玻璃槽前,目不轉睛地看著被培養液包圍的「人類」。
就像是玻璃娃娃一樣的易碎,半闔的雙眸不知道看向何方。
或是在注視著誰?
孩童的手,貼上了冰冷的玻璃,想要更加貼近一般的靠近。突然,玻璃槽有了動靜,嚇得孩童退了好幾步,培養液隨著玻璃槽的展開傾瀉而出,裡頭的「人類」如天使般的降落,孩童失神地張開雙手接近,像是想要接住一般。
然後,孩童看到了映出自身鮮紅雙瞳。
和觸碰到了冰冷的雙唇。
 
 
 
 
「竜之峰,該起床囉!」
穿著圍裙的黑髮青年,硬是將被子掀開。
感到寒冷的少年,在床上縮成一團發顫。
「再五分鐘……」
少年試圖拉回被子,反而被對方拎了起來。
「再五秒都不行,快去刷牙洗臉。」
五秒早就過了。少年一邊再心裡吐槽,一邊被推進了浴室。
 
 
「早安,臨也。」
換上制服的帝人,邊打哈欠邊走到了餐桌旁坐下。
桌上擺的,是簡單的日式早餐。
總覺得,他比起寵物的身分,更像個管家,不對,像個老媽子才對。
「早安,竜之峰。」
臨也並沒有轉頭面向他,而是專注於準備要給他帶去學校的便當。
他好像很喜歡做便當呢。
帝人喝著味道有些淡的味噌湯,一邊看著臨也忙碌的身影。
「味噌湯怎麼了嗎?」
「怎麼突然問起味噌湯?」
「因為竜之峰一直看著我的背喔。」
臨也笑著說,一邊將做好便當放到了帝人面前。意識到自己方才的舉動後,帝人紅了整張臉。
「對了,我今天會去接竜之峰下課喔。」
「今天是要去新羅先生那裡的日子啊?」
臨也朝他點頭,眼神變得有些空洞。
「我想辦法找人代班好了,今天剛好有班級委員的會議。」
「這樣的話,我自己去吧?」
「我出門了,我會在側門等你來喔。」
帝人逕自拿起便當,抄起背包後便往外跑去。
 
 
 
 
「帝人,今天不是有班級委員會議嗎?」
站在側門等待臨也的帝人,遭受兒時玩伴的撲擊。
「今天有很重要的事,讓園原同學代替我去了。」
「居然讓可愛的女孩幫忙你,你還真是罪過呢。」
對方來到帝人的面前,伸手用力彈著他的額頭。
「痛!為什麼彈我額頭啊?」
吃痛地摀著額頭,不悅地朝著對方喊著,卻讓對方開心地笑了起來。
「正臣你在笑什麼?」
「帝人你啊,反應從小到大都沒變呢。」
是啊,從小到大都沒有改變。
唯一的變數,大概就是那個吧?
看向身後的道路,黑色的影子逐漸朝他們靠近。
「正臣?」
帝人一臉呆傻地歪頭看著正臣,在他發現逐漸靠近的黑色影子之前,正臣先一步固定住帝人的頭,然後……
帝人似乎看見正臣放大好幾倍的臉。
 
 
「你在做什麼?」
用力地推開對方,帝人不可置信地用袖子擦拭嘴巴。
他剛剛好像被自己的兒時玩伴給強吻了。
「吶,帝人……」
「眼裡不可以只有他喔,其實我一直……」
當正臣自顧自地說著時候,帝人突然臉上出現了驚謊,連忙伸手遮住他的嘴。
「臨也!把刀子收回去,馬上!」
「臨也,聽話!」
帝人奮力的朝黑色身影喊著,一次又一次地大喊。
這時候的正臣才發現,他的後頸正被冰冷的利刃尖端給抵著。
臨也的眼神空洞,聽到帝人的聲音才恢復了一些,但還是維持手邊的動作。
同時,似乎在喃喃自語。
不能被搶走……帝人是我的,誰都不能搶走。
不斷重覆相同的話語,一直到他口中的那人撲上才停了下來。
「求求你,不要傷害正臣……我不想看到臨也傷害別人。」
緊捉著對方的上衣,暗自祈禱對方有將他的話聽進去。
臨也的手緩緩放了下來,利刃收進了掌心後,緊緊摟著帝人。
「我們走吧!新羅先生還在等我們。」
 
 
如果帝人沒發現的話,他的喉嚨就會被刺穿。
還真是Dangerous的經驗啊。
摸向自己的後頸,指尖上滑落的血訴說著剛才的危險。
「下次告白的時候,得挑個好時機才行吶。」
 
 
 
 
穿著白色大衣的男子,面有難色地看著手上的數據。
然後,拿起熱可可啜飲。
「帝人,你是不是做了刺激臨也的事?」
居然滿腦子都是「殺」這個字,他當他是自己那位身為暴力化身的友人嗎?
他可不記得他有輸入這麼詭異的資料進去啊。
聽到對方的問句,帝人捧著馬克杯別過頭,突然沒有勇氣看著對方。
「請你老實回答。」
繞到帝人的面前,一臉認真地盯著他。
「我……在他的面前被我朋友強吻……」
因為非常清楚對方認真的表情很少出現,帝人糾結了一陣子後,選擇老實地回答對方。
「居然是這麼糟糕的情況?」還不是最糟就是了。
「我也不曉得會發生這種事啊,更沒想到臨也就在附近……」
「真是的,既然覺得是被強吻的話,你對那個人應該沒意思吧?」
「那是當然的!」
正臣是家人,他自己是這樣認為。
至於臨也,是比家人還更要重要的存在。
「那就好,為了避免你忘記我只好不厭其煩的再說一次喔。」
「想要談戀愛的話,記得把臨也帶來我這銷毀啊,不然可是會鬧出人命啊!」
雖然死的不會是帝人就對了。
「我記住了,新羅先生。」
被喚作「新羅先生」的男子,滿意地聽著對方的回答,然後伸手拍拍他的腦袋。
「我想數據差不多要讀取完了,等機器停下後,就可以帶臨也走囉。」
新羅指著裡頭的一間房間,帝人向他簡單的道謝後,便往臨也所在的房間奔去。
「讓人型AI擁有人類的情感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啊?」
「你覺得呢,另一個『臨也』……」
新羅放下手中的紙張,望著窗外菊紅色的天空,露出了苦笑。
 
 
躺在玻璃容器中的美麗人偶,是人類自私的產物。
『我啊,非常喜歡人類喔,但是……』
『卻不能一直看著人類呢。』
『關於自己身為人類,而人類的生命有限的事,我可是非常有自覺的喔。』
『所以啊,新羅!來幫我吧,幫忙創造出另一個我。』
『就讓另一個我來代替我一直看著我心愛的人類吧。』
『你說這樣很瘋狂?比起你父親這樣不算是什麼不是嗎?』
『吶,這是我們之間的秘密喔。』
『儘管讓他取代我吧,我不會後悔的。』
『只要能一直愛著人類……』
瘋狂的科學家,創造出了取代自己的人偶,然後……
跳著瘋狂的舞步,帶著笑容將玻璃碎片嵌入心臟,綻放出美麗的鮮紅薔薇。
成為埋藏在記憶體中,不被第三人所知道的秘密。
 
 
張開眼,白色的天花板映入眼中。
那個人的身影又再一次地出現,討人厭的嗓音又再一次地響起。
他不想成為那個人的替代品,他不想代替那個人愛他口中的「人類」。
他只想看著竜之峰帝人,守護著竜之峰帝人,甚至是愛著竜之峰帝人。
那個把他從深層睡眠中喚醒的少年。
「臨也,醒了嗎?」
往門邊看去,他想著的少年正一臉擔憂地看著他。
自玻璃容器脫出,穿好一旁放置的衣物,默默地走到少年身旁。
「回家吧,帝人。」
 
 
 
 
看著摻滿紅蘿蔔細絲的咖哩,感覺到了一件事。
對方果然還在不高興吧?
「咖哩有什麼問題嗎?」
和早晨有些類似的問句,不同的是現在的眼神十分空洞。
「嗯,就算摻滿了紅蘿蔔細絲也沒有問題。」
才怪。
「臨也……你還很介意下午發生的……呃,那件事嗎?」
當帝人提出的瞬間,臨也的動作明顯頓了一下。
「那時候……」
「我是真的想殺了那個人喔。」
「即使知道帝人會很生氣,我還是,很想殺了那個傢伙。」
空洞的紅眸頓時間鮮明了起來,臨也咬牙切齒地說著。
「臨也……」
 
 
「就算是這樣,也不能傷害別人。」
坐到臨也的腿上,伸手撥弄對方額前的髮絲。
「如果,我是說如果,如果我愛上了臨也以外的人,又或是我被臨也以外的人給怎麼樣的話,我希望你能答應我一件事。」
帝人下定決心似地拉起臨也的右手,貼上自己的左胸膛。
「用你的刀,刺進我的心臟。」
「這是我現在,可以給你的承諾。」
「所以答應我,不要傷害我以外的人,好嗎?」
自紅色的眼瞳看見自己的身影,不知道為什麼帝人無法安心下來。
「我做不到。」
臨也斬釘截鐵地回答著,讓帝人十分挫敗。
看見少年挫敗的樣子,臨也拉起對方的手放到唇邊親吻。
「有人告訴過我,不能傷害自己所愛的人。」
我記得,是新羅那傢伙灌輸給我的。
「所以無論如何,我絕對不會傷害帝人。」
帝人連忙抽回自己的手,整張臉紅了起來。
「不行!我是主人我說了算!」
將臉埋在對方的頸肩,緊捉著對方的上衣。
「臨也不是說過,我說的話都會聽嗎?」
「唯獨這方面,我堅持個人意見。」
氣氛僵持,兩人互不退讓地對看著。
總有一方會先敗下陣來,但事實上卻是如此。
「我聽你的就是了……」
臨也露出無奈般的笑容,他懷中的少年則是露出快樂的笑容。
「謝謝你,臨也。」
 
 
 
 
翌日早晨。
 
 
「唷!帝人,早……」
正臣話還沒說完,課本就毫不猶豫地砸在他臉上。
「喂!你這樣對你未來的Boy friend對嗎?」
「誰是誰的Boy friend啊!你是還沒睡醒嗎?」
兩人一大早就吵了起來,弄得一旁的少女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一直到班主任進了教室,用點名板敲了敲講桌,大夥各自坐回原位後,才靜了下來。
 
 
「對了,你們下一堂的化學課換了個新老師,趁這個時間先跟大家介紹一下。折原老師,進來吧。」
門被開啟,穿著白色大衣的黑髮男子走了進來。
帝人錯愕地看著走進來的男子,白色的大衣和無框眼鏡,和白色大衣底下熟悉的黑色裝扮,這不是再開玩笑的吧?
「折原臨也,你們未來的化學老師,竜之峰帝人的同居人,請各位多多指教。」
「咦?!」
聽完新來的教師發言,全場瞬間騷動了起來,矛頭全指向坐在角落的帝人。
該死的,這不是在開玩笑!
 
 
 
 
「為什麼臨也會來這裡?」
一放學,帝人將臨也拖進了化學準備室,將人推到沙發上逼問。
「我後來又去找了新羅,跟他說了我想連平常日的白天都能見到你,他就這樣跟我提議。說是另外一個『臨也』剛好有教師執照,而我擁有他全部的記憶,就順水推舟的混進來了。」
順帶一提,聽說這是另外一個「臨也」最常做的打扮。
「原來是這樣啊……不過你也不用公開我們同居的事啊!」
女人的好奇心是很恐怖的!
一想起好幾次差點被全校女性同胞圍剿拷問,帝人不由得冒了滴冷汗。
「其實我想說的是『你是我的人』之類的。」
「幸好你說的是同居還比較好解釋。」
帝人鬆了一口氣,乾脆地軟到在臨也身上讓他抱著。
「真是……真不知道你到底在想什麼……」
24小時都在想帝人喔☆」
總之,在一起的時間又變長的樣子。
會腥風血雨吧?我可憐的學校生活。
 
 
「回家吧,臨也。」
「嗯,等會一起去下超市吧。」
「買晚餐菜嗎?」
「今天晚餐是香腸咖哩喔。」
「怎麼最近一直在吃咖哩啊?」
「目標是煮遍各式各樣的咖哩。」
「喂!吃的人可是我啊!」
「不想吃咖哩的話,就吃咖哩麵包吧。」
「一樣還是有咖哩味啊!」
 
 
化學準備室現在沒有人。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