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重症病患.
  • 72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DRRR】紛擾池袋 _ 臨帝

 
 
 
 
吶,你知道嗎?
竜之峰很可愛呢,尤其是在做愛的時候。
明明就很想要被(消音處理),卻總是裝出不想要的扭捏樣子呢。
透露淡粉紅的肌膚,擺動的腰和可愛的臀部。
竜之峰的一切果然非常吸引人吶☆
啊,說著說著,好想聽聽竜之峰淫蕩的叫聲。
乾脆今天晚上去夜襲好了,反正我有竜之峰家的鑰匙嘛☆
一想到他會用很可愛的聲音叫我臨也先生,真糟糕我興奮起來了唷☆
你說非法入侵嗎?真是過分的說法呢,我只不過是擔心可愛的竜之峰沒蓋好被子著涼了啊。
剛剛的話?那只不過是戀人之間很自然會發生的嘛☆
是兩情相願喔,你要是誤會成我性侵竜之峰,我可是會非常苦惱的。
我啊,可是不會做出犯罪的行為喔。
這點請謹記在心,逃離池袋的膽小鬼紀田正臣同學。
 
 
 
 
情報販子的自說自話。
還真是讓人嫉妒呢,他能夠跟自己親愛的青梅竹馬在一起。
能夠擁有不同面相的竜之峰帝人。
很多他做不到的事情,那個男人都做得到呢。
那個男人為什麼還不去死?
如果能夠迎接那個男人的死亡,絕對是池袋的幸運之事。
 
 
走在離開已久的池袋街道上,前往和心愛女友投宿的旅店。他剛從新宿歸來,將男人要求的東西跟情報一同交付之後。
為什麼不乾脆在新宿投宿?既然到了池袋,為什麼不乾脆回自己家?
前者是因為,他心愛的女友說難得回來,不如就住在熟悉的地方吧。
後者是因為少年已經不屬於這裡,不屬於他熟悉的池袋。
池袋這地方,還真是討人厭的令人喜歡啊。
抬頭看向旅店某層樓的窗戶,帶著笑的少女正好看向他。
 
 
「歡迎回來,臨也先生有說什麼嗎?」
「給了這次工作的報酬,我們有幾天的假可以好好休息。」
「是嗎?」
少年坐上了床邊,他發現少女一直靠在窗戶旁,直盯著他露出淡淡的笑容。
「我知道沙樹很喜歡我的臉,也不用這樣一直看著我啊。」
少年對少女露出了笑容,而他的話讓少女輕笑出聲。
「嗯,我真的很喜歡正臣的臉喔,因為很有趣嘛。」
「不是因為很帥嗎?真是令人難過。」
「比起帥氣這個形容詞,我覺得正臣更適合可愛這個詞喔。」
少女停止了笑聲,臉上帶著苦笑,令少年感覺不對勁。
「沙樹,你是不是想說什麼?」
少年來到少女的身邊,將少女輕擁入懷中。
「我只是想到不能待在正臣身邊的感覺,很難過呢。」
「你在說什麼?沙樹不是一直待在我身邊嗎?」
少女將少年輕輕推開,微微搖著頭。
「但是正臣並不在我身邊喔。」
一直,都在他們身邊喔。
一直,都留在池袋這座城市呢。
少女指著少年的心臟部位,柔聲地說著。
「身為萬人迷紀田正臣的女朋友,不可以這麼小氣喔。」
 
 
那一天晚上,少女提出了分手。
那一天晚上,少年和少女分開。
那一天晚上,三之島沙樹離開了紀田正臣。
 
 
少女說了,這是他們一起離開後沒多久他下得決定。
要以女朋友的身分,做只有女朋友才能做的事。
然後,等自己任性夠了,紀田正臣也已經不需要他的陪伴時。
離開紀田正臣。
『正臣果然還是跟朋友在一起的時候最有魅力了呢。』
『我一直都知道喔,正臣一直在關心著竜之峰帝人。』
『比起園原杏里還要更加關心竜之峰帝人。』
『我答應你,會繼續改掉過度依賴的壞習慣,所以正臣也要答應我,趕快回到朋友身邊喔。如果察覺到了什麼,也不可以再逃避了。』
『正臣願意的話,我會是正臣最好的朋友。所以難過的時候,無法告訴他們的話儘管來找我傾訴吧。』
少女逕自說著,然後前往他在少年不在時,另外準備的住所。
留下少年一個人,面對滿室的寂靜。
他被少女給甩了呢。
躺下偌大的雙人床,手臂遮去了雙眼,露出了苦笑。
「一直留在池袋……關心著帝人是嗎……」
也許就是因為他自認自己已經有了沙樹,所以刻意忽視對青梅竹馬那莫名的情感吧。
「已經,不能再逃避了吶。」
過了許久,少年舉起了自己的手機,眼神變得有些銳利。
「那麼,在我回到你們的身邊之前,先讓我對臨也先生惡作劇吧。」
算是感謝他對帝人的「過度照顧」吧。
 
 
 
 
「啊……」
早晨醒來,少女待在自己的房間,有些錯愕地看著自己的手機。
螢幕上顯示的訊息,是讓他錯愕的主因。
上頭寫著:今天一天請待在帝人身邊,會有意想不到的驚喜喔!啊,千萬不能讓帝人發現這封簡訊,不然我可是會非常難過,驚喜也會跑走的喔!
「紀田君……」
看著來自紀田正臣的訊息,少女錯愕的神情轉為安心的笑容。
他和另一名少年所等待那名少年,就要回來了。
終於又可以三個人在一起了嗎?
少女放下手機後,便連忙跑去梳洗和換上外出服,之後照著簡訊上的指示。
前往竜之峰帝人的住所。
 
 
 
 
他是不是,太衝動了。
假日早晨,電腦的時間顯示08:00
少女坐在少年的家中,不知所措。
 
 
「那個,園原同學這麼早來找我有事嗎?」
方才慌慌張張抱著外出便服衝進廁所的少年,帶著紅潤的雙頰,坐到少女對面的位子。
居然被園原同學看到衣衫不整的樣子,臨也先生就不能老實的離開嗎?
有一瞬間,少年想挖個地洞鑽進去。
「對不起,這麼早來打擾你。」
「有件事,想拜託你。」
少女低著頭,有些怯弱地說著。
一聽到少女有事要拜託,少年頓時間收起臉上的紅潤,神色認真了起來。
真難得,園原同學會有事要拜託我。
「請問,是什麼事情?」
「就是……」
少女不知道該怎麼開口而有些著急,最後他拉起了少年的手,頭依然低著。
「今天一整天,可以跟我在一起嗎?」
「咦?!」
察覺到少年的反應,少女覺得自己好像說了不該說的話,羞紅了雙頰。
「為、為什麼?這、這麼突然!」
少年的雙頰再度紅了起來,不知道是因為少女的話,還是因為被少女緊握著手。
「對不起,原因不能說。」
「是、是這樣嗎?那、那個,園、園原同學可以先、先把手放開嗎?」
「啊!對不起。」
少女連忙把手收回放在身後,臉頰似乎更加的紅潤。
如果不是因為那個男人,看著眼前少女的身段,一定會興奮過度吧。
這樣的園原同學,非常的可愛啊!要是正臣看到肯定會亂叫一通吧。
一想起那消失已久的友人,內心的失落悄悄湧了上來。
「那我們現在來想想要去哪玩吧?一直待在我家好像不太好……」
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可不大好啊,他可不想傳出奇怪的傳聞帶給眼前的少女麻煩。
少女輕輕點了頭,認同少年提議的同時,門鈴響了起來。
 
 
「青葉?」
「早安啊!帝人學長,我應該沒有打擾到你的好事吧?」
藉由門縫看見了學姊的身影,他的學姊似乎發現到他的視線而別過身子。
「不要一臉曖昧地說奇怪的話,先進來吧。」
帝人側過身子,讓青葉進到了屋裡。
「早安啊!杏里學姊。」
「……早安。」
「我去倒杯茶給青葉,你們等我一下。」
等青葉坐定後,帝人便去準備茶水,等人一離開,青葉的神情顯得有些不同。
「吶,杏里學姊。」
「……有什麼事?」
「就算紀田學長跟你說了些什麼,請不要過度認真看待喔!」
青葉用著只有對方才聽得見的音量,看見對方的反應,他確信起他的猜測。
園原杏里的失常,果然跟紀田正臣有關係。
不然像他那種優等生型的女孩子,可是不會一大清早在沒通知的情況下跑到男性朋友獨居的套房啊,弄不好的話會傳出難聽的傳聞呢。
這個人,果然要防範吧。
如果是紀田君的話,一定……也會這麼想的。
些微驚訝的神情早已被收起,杏里冷漠地看著眼前的人。
一定,要跟竜之峰君一起迎接紀田君的歸來。
一定,要再一次三人一起,我們約定好了。
「杏里學姊看我的眼神突然變得很恐怖喔。」
「放心吧,我不會把親愛的帝人學長給吃了。」
嘛,至少現在不會,以後他就無法保證了。
 
 
「什麼把我吃了?」
帝人將茶杯放到了青葉面前,疑惑地看著兩人。
「我什麼話都沒有說,對吧!杏里學姊。」
「……嗯。」
明顯感覺到杏里的不對勁,肯定是青葉有胡說些什麼了吧。
「那麼,青葉來找我有什麼事?」
「想說今天天氣這麼好,就來找帝人學長玩囉,過過當護花使者的癮啊。」
來找我玩和當護花使者有什麼關係?
「帝人學長不是常說,休息日會被變態男給騷擾嗎?」
看出帝人在想些什麼,青葉一臉笑容地說,果不其然看見對方慌張的模樣。
「不過帝人學長還真是令人意外呢,居然跟杏里學姊……」
「你誤會了!絕對誤會了!園原同學只不過是比你早一些過來罷了,他也是來找我出去的。」
「是這樣嗎?」
青葉轉動手中的茶杯,眼神有些詭異地看向杏里,隨即又恢復了笑容。
「那麼親愛的學長學姊,想好要去哪裡玩了嗎?」請務必要帶上我喔。
「還沒想到呢,園原同學有想要去的地方嗎?」
「……沒有特別想去的地方。」
「那就跟我們一塊去唱歌吧!聽說今天更新了很多新曲喔!」
正當室內一片靜默的時候,熟悉的女聲從窗戶邊傳來,帝人和杏里同時看向窗邊,果然看見了熟悉的一行人。
為什麼狩澤小姐會在這裡?
 
 
「總之,狩澤他們想要去唱歌,但是要六個人以上才有打折,於是想找你和園原一塊去。」
也許是怕狩澤亂說話(又或者是亂事?),門田讓同行的三人先回車上,而他擔起邀請的責任進了帝人的房間。
「原來是這樣啊?」
「放心吧,不會要你們這些學生出錢。但相對的,你們可要跟著好好玩啊。」
三人互看了一眼,思考著門田的提議。
「就跟他們去吧!反正我們也還沒決定要做什麼嘛,對吧?帝人學長。」
青葉率先出聲,而杏里像是同意般的輕輕點頭,既然身旁的兩個都同意了,他也沒有打算拒絕的意思,只不過有件事讓他很好奇。
「在那之前我有件事想問……」
「為什麼門田先生你們會知道我家地址?」
 
 
 
 
一大早就回到其中一個房間的臨也,看著檢視工作內容。
這點份量應該兩到三個小時就能解決了吧?
他還想趕快回去跟他親愛的竜之峰過周末呢。
「看樣子,阿臨哥可能沒辦法親愛的那一位過周末囉。」
紅眸看向房間的角落,果然看到熟悉的兩個身影。
「鑰匙是波江小姐給你們的嗎?舞流、九琉璃。」
「嗶、嗶,阿臨哥答錯了喔!」
舞流往自家大哥的方向撲過去,像隻貓一般掛在對方身上。
「正確說法是,波江小姐開門放我們進來,我們昨晚就住在這裡囉!」
「啊對了,波江小姐還要我們轉告你,他這幾天不會來喔!」
有事先告知的翹班意謂。
 
 
「……聞……換……」
九琉璃突然湊了過來,緊抱著臨也的手臂。
大概是要他用羽島幽平的行程來換取跟竜之峰的情報吧?
「我是可以跟你們換,不過有件事還是得說說你們啊……」
「千萬別跟陌生男人這麼貼近喔,當成謝禮也不行。」
好歹,你們是我的妹妹啊。
這點程度的關心,是可以被允許的吧?
 
 
 
 
等他發覺不對勁的時候,已經來到了傍晚。
場景也從包廂來到了大家經常聚一起的地方,露西亞壽司。
 
 
「說好了,要接受處罰喔!」
「帝人學長,你就認命吧!」
狩澤拿著衣服不斷逼近,青葉一臉燦笑地架住自己的學長。
這兩個人怎麼會變得這麼合作?
 
 
「喂!狩澤,別太過分了。」
門田無奈地看著角落的狀況一邊出聲提醒著,而在他身邊的杏里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你,也收到了紀田的簡訊對吧?」
門田突然問著杏里,後者愣了一下然後點頭。
「內容也是一整天待在竜之峰身邊嗎?」
「……嗯,會有驚喜。」
大家都很明白那個驚喜,就是紀田正臣的回歸。
「一起期待驚喜吧。」
門田對杏里笑著,而後者理解對方的意思後也笑了起來。
 
 
「接住!小遊馬。」
「收到!狩澤小姐。」
從角落飛過來的手機,確實地落到遊馬崎的手上。
遊馬崎逕自打開手機,按下關機鍵。
「等等!為什麼要把我手機拿走?」
「這是預防你找人求救。青葉小弟,摀住他嘴巴!」
「遵命。」
接著,少年微弱的慘叫在露西亞壽司的角落響起。
 
 
 
 
他只不過是唱錯歌詞,為什麼要受到這種對待?
被迫換上水手服的帝人,被趕出了露西亞壽司。
『沒有拿到小靜的領結不能回來喔!』
為什麼一定要靜雄先生的啊!
一想起狩澤的話,帝人心裡充滿了抱怨。
現在,他人躲在暗巷裡頭不敢輕舉妄動。
「我要去哪裡找靜雄先生啊……」
 
 
「身為愛的使者,要來指引迷途少女囉。」
熟悉又帶點陌生的嗓音,傳進耳中。帝人朝聲音的方向看去,那個人就在那裡。
他一直在等待的,紀田正臣。
「正臣!」
就在帝人伸手要碰上他的同時,對方後退了好大一步,讓他撲了空。
「我可不記得我認識這麼可愛的女孩子喔。」
正臣拉起帝人的手,在他的手背上落下親吻,在對方看不見的角度露出了苦笑。
「你在胡說八道些什麼!為什麼回來了不告訴我!」
水氣逐漸凝聚在眼眶,帝人有些憤恨地看著正臣。
他早該想到了,大家會聚到他的身邊,全都是因為某人牽引的關係。
全都是,因為紀田正臣所牽引的關係。
「如果可愛的小姐願意給我一個親吻的話,我可以告訴你為什麼喔。」
正臣突然的靠近,讓帝人的表情從不悅轉為羞紅。
「可惜現在,可不是邀吻的時候吶。」
「我想那兩位也非常可愛的女孩子已經把我的計劃都告訴你了吧,臨也先生。」
緊摟著帝人的腰,正臣用著挑釁的語調朝對街的男人說著。
「是啊,多虧你的關係,我今天都還沒抱到我可愛的竜之峰呢。」
「不對吧?今天早上六點三十分的時候,不是還在亂脫帝人的衣服甚至是上下其手嗎?所以算是抱過了喔,難道說臨也先生已經有老人癡呆了嗎?」
「連這個都知道,難道紀田同學有偷窺別人調情的癖好嗎?」
「調情?是性騷擾吧,請別把自己的變態行為美好化喔。」
 
 
現在是什麼情況?
帝人愣愣地讓正臣緊摟著,一邊聽著兩人的對話。
兩人的臉色,都不太好的樣子。
「那麼,時間差不多囉。」
正臣露出燦爛的笑容,接著吻上了帝人。
「幫我跟杏里醬說聲抱歉。」
正臣用力地抱了帝人後和他分開,消失在他的面前。
「等等,正臣!」
正當帝人要追上去的同時,原本待在對街的男人,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了他的身邊,用力抓著他的手,表情非常不悅的樣子。
「臨也先生……」
「臨、也!」
熟悉的怒吼和自己的叫喚重疊,臨也嘖了一聲,放開了帝人的手後將他推開。
兩人的中間,多了個被破壞過的路標。
「居然連小靜都幫紀田那小子嗎?」
 
 
「應該有說過別再來池袋了吧,臨也老弟。」
「我應該也有說過你快去死吧,小靜。」
兩人的戰爭一觸即發,跌坐在地上的帝人打算去阻止的同時,他被影子給緊緊纏繞。
「賽爾提小姐!」
『抱歉,我不能讓帝人你去涉險。』
『我們繞路回露西亞吧。』
賽爾提將帝人的拉了起來,往「射手」的方向前去。
帝人回頭看著臨也的背影,心中充滿了不安。
 
 
「為什麼賽爾提小姐會知道我在那裡?」
兩人繞回到了露西亞壽司附近,帝人問著方才突然出現的都市傳說。
『有一封簡訊,要我帶靜雄去那個地方,結果看到你被臨也抓著。』
『啊,你需要這個吧,我幫你借來了。』
賽爾提拿出了黑色領結放到了帝人手上,讓帝人有些呆愣。
「謝謝你,賽爾提小姐。」
『沒什麼,對了帝人……』
『你打扮成這樣,非常的可愛喔!』
 
 
送走了還有工作的賽爾提,帝人有氣無力地走進了露西亞。
「啊啦,終於回來了嗎?」
狩澤放下手中的筷子,一臉興奮地來到門邊,帝人默默得將領結放到了他的手上後,筆直地走到了杏里身邊。
「抱歉,園原同學……」
「我沒有辦法……留住正臣……」
「抱歉……」
杏里突然站起身抱住帝人,引來眾人的驚呼。而青葉的表情,和某個情報販子不悅的表情有些相似。
「……很快就會回來的,我相信著。」
聽到杏里的話,帝人感覺有什麼凝聚在眼眶,然後帶著眼淚笑了出來。
 
 
 
 
等帝人回到家,已經將近深夜了。
從女裝換回便服後,又被門田一行人給拖著到處玩。
一天一整天,幾乎都跟那個男人以外的人在一塊。
也因為這樣,他才發現原來他之前的時間幾乎都奉獻給一個叫「折原臨也」的男人。
「啊……」
躺在地上的帝人,突然想到什麼似地摸上自己的嘴唇。
他居然,跟紀田正臣接吻了。雖然只是輕微的碰觸,感覺果然還是很微妙。
臨也先生,他好像很介意。原來他也會吃醋嗎?
「我才不會因為竜之峰跟別人接吻而感到吃醋呢。」
帝人坐起身,他方才想到男人,正站在玄關處倚靠門板。
「臨也先生,你這樣是非法入侵喔。原來真的在吃醋啊?」
也許是對他的話感到不滿意,臨也朝帝人方向撲了過去,將人壓回地上。
「竜之峰正在說著莫名其妙的話喔。」
「為什麼就是不肯承認?臨也先生。」
兩人對看著,接著是睽違16小時的親吻。
 
 
「如果我承認的話,竜之峰會補償我嗎?」
「我以為臨也先生已經在做補償行為的前置動作了呢。」
兩人分開後,相視而笑,帝人將臨也拉下抱著。
「沒有受傷真是太好了。」
「看在竜之峰這麼擔心我的份上,就不跟竜之峰索要補償囉☆」
但是,消毒可不能少呢。
臨也拉起帝人的手,親吻他的手背。
紅眸包裹慾望的糖衣注視著少年,而對方像是理解般扯下他的外套。
 
 
如果能強暴傍晚遇見時的竜之峰,肯定是另外一種美味吧?
這是藏在折原臨也心中,一個小小的秘密妄想☆
 
 
 
 
「謝謝你,靜雄先生。」
出現在自己面前的少年,突然向自己鞠躬道謝。
一直到看見對方手中的東西,靜雄才大概猜到是什麼回事。
「原來賽爾提借走的領結到你手上了嗎?」
將手中的菸捻熄扔進隨身型菸灰缸,轉過身面對對方。
「嗯,非常感謝你的幫忙。」
少年抬起頭來,對靜雄露出一個燦爛笑容,然後將領結還給了他。
「還有一件事,非常對不起。」
少年再度向靜雄鞠躬,把他弄的一頭霧水。
「我說你啊,一下道謝一下道歉很奇怪吶。」
「如果我說我就是紀田正臣,靜雄先生應該就知道我為什麼道歉了吧。」
紀田正臣?這個名字好像很熟悉……
 
 
「不錯嘛?還有種出現在我面前,居然敢叫人開槍,應該做好死的心理準備了吧?」
靜雄的態度一瞬間凶惡起來,但也只有一瞬間而已。
正臣聽到對方凶惡的語調,握緊拳頭等著對方的制裁。
「那件事,根本不是你做的吧?不過你的道歉我還是收下了。」
「咦?」
正臣錯愕地看著靜雄,引起了靜雄的興趣。
這傢伙,表情變得挺快的啊?
將領結收進口袋,靜雄靠著欄杆看向半月。
「那件事,門田早就來跟我澄清了,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他會知道這件事。」
門田先生嗎?又受到了他的幫忙……
「你啊,雖然不知道發生什麼事,還是早點回來吧。」
「回來池袋這個鬼地方。」
聽到靜雄的話,正臣瞪大了雙眼,然後帶著笑意站到了靜雄身旁。
「沒想到會被靜雄先生催促回來呢。」
「非常意想不到,有種會一見鍾情的感覺喔,啊!雖然之前很常見到靜雄先生,已經不能算是一見鍾情了吶。」
「你也有胡說八道的毛病嗎?」
聽到對方莫名其妙的話,讓靜雄的心情突然好了起來。
「靜雄先生還真是讓人意想不到的壞傢伙呢,把我剛剛的心動給還回來喔。」
「要怎麼還?」
「居然這麼認真問我?一時之間還不知道辦法啊。」
正臣突然想到什麼的往靜雄放領結的口袋伸手,取出的瞬間退了好大一步。
「你……」
「這個,還是白天的時候再還給靜雄先生吧。」
正臣將領結放到唇邊親吻,果然看見靜雄錯愕的表情。
「請期待高中生的熱烈追求吧?雖然我是男孩子,不過這點只好請靜雄先生無視囉。」
「晚安,靜雄先生。」
正臣逕自說完後,消失在池袋夜晚的街道上。
「還真是,奇怪的人啊。」
望著對方消失的方向,靜雄笑了出來。
不過比起臨也那個混帳,這個少年有趣多了啊。
靜雄的心裡,是這樣想的。
 
 
要忘掉失戀的傷痛,果然還是要尋找下一段新戀情啊。
「不過24小時之內失戀兩次,紀田正臣你還真是厲害啊。」
自嘲般的苦笑,正臣握緊手中的領結,一邊看向黑色的夜空。
 
 
我回來了,池袋。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