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重症病患.
  • 72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DRRRx11年帝人生日突發】生日禮物 _ 臨帝

賽頓【太郎也是最近生日嗎?】
罪歌【好巧。】
田中太郎【我的生日?的確是在這個月呢,但是過了沒我卻不清楚呢。】
田中太郎【為什麼甘樂桑會知道我的生日啊?】
甘樂【因為人家最喜歡太郎了嘛♥太郎的一切人家全部都知道喔♥】
賽頓【又來了,甘樂對太郎的危險發言。】
罪歌【啊……】
田中太郎【這種感覺還真是恐怖呢。】
 
 
悄悄話模式田中太郎【臨也先生,又忘記發言自重怎麼寫了嗎?】
 
 
甘樂【咿呀!太郎又在悄悄話調戲人家了,人家就知道太郎最喜歡人家了唷♥】
田中太郎【甘樂的妄想症又發作了呢w
賽頓【突然覺得太郎很辛苦呢。】
罪歌【辛苦了。】
罪歌【啊,有事,先下線了。】
罪歌【晚安。】
賽頓【晚安,罪歌。】
田中太郎【晚安。】
 
 
──罪歌離開聊天室──
 
 
甘樂【晚安喔☆】
甘樂【啊,人家慢了一步呢。】
賽頓【真難得甘樂桑慢了一步呢。】
賽頓【我也該下線了,大家晚安。】
田中太郎【賽頓桑晚安。】
甘樂【晚安喔☆】
 
 
──賽頓離開聊天室──
 
 
甘樂【終於只剩下我跟太郎了呢♥】
田中太郎【既然大家都下了,我也下線好了,晚安。】
 
 
──田中太郎離開聊天室──
 
 
甘樂【嘖,居然逃了呢!】
甘樂【明天可不會讓你逃走喔☆】
甘樂【準備接受我滿滿的愛意吧!親愛的太郎君♥】
 
 
──甘樂離開聊天室──
 
 
──聊天室現在沒有任何人──
──聊天室現在沒有任何人──
──聊天室現在沒有任何人──
──聊天室現在沒有任何人──
──聊天室現在沒有任何人──
──聊天室現在沒有任何人──
 
 
 
 
「那麼,就地解散!」
充滿活力的友人高舉右手,揮下的同時展開了笑顏。
三人互相道別過後,在池袋的街道上分了開來。
茶髮少年和黑髮少女各自往不同的方向離去,而自己仍留在原處。
真難得這麼早分開呢,他們好像走得很急啊?
這時候的少年,還沒有察覺到今天是什麼日子。
只是靜靜地看著街上的人潮,他現在所依存的城市,他所深陷的日常。
然後,被等待的黑色身影給抱個滿懷。
 
 
「竜之峰今天還真早跟朋友們分開呢。」
下巴抵在少年的髮旋上,臉上滿滿的笑意。
「臨也先生今天也很早出現不是嗎?」
「啊,這個啊?是因為今天沒辦法跟親愛的竜之峰共進晚餐所以才特別早出現的喔!」
「咦?」
臨也來到了他的面前,在他的臉頰落下輕吻,離開他身邊之後露出意謂不明的笑容。
「只好請親愛的竜之峰孤單地吃晚餐囉,等下有一件工作我得親自執行吶。」
「我會趕在竜之峰睡著前過去的,要舖好棉被等我喔☆」
逕自在他面前說完後,臨也消失了在他面前。
「沒有必要一定要過來找我啊。」
摸上剛剛被親吻的地方,有種莫名的感覺湧上心頭。
今天,果然有點奇怪呢。
還是,早點回去吧。
少年在原地呆了一會後,在池袋的街道上跑了起來。
 
 
 
 
「充滿愛意的送禮天使,紀田正臣參上!」
帝人用力地關上門板,試圖遺忘方才看到的畫面。
剛剛的狗耳女僕也叫做紀田正臣?這世界果然充滿了巧合呢。
又或是,他那位叫做紀田正臣的友人有女裝癖?
當帝人在發呆的時候,門被踹開,狗耳女僕撲了上來,用力扯著他的臉頰。
「太過分了吧,居然把門關上!」
「一般人看到都會把門關上的好嗎!」
兩人就這麼在門口吵起來,讓跟著狗耳女僕來的那人有些頭疼。
突然伸出的一隻手將兩人分開,順便把狗耳女僕抱了起來。
「夠了,正臣。別忘了其它人的委託。」
「抱歉,靜雄先生。」
「靜雄先生?」
帝人有些錯愕地看著抱起狗耳女僕的那人,身上好像不是看慣的酒保服而是執事服。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你們會穿成這樣?」
帝人倒了兩杯茶到兩人面前,被提出問題的兩人互看了一眼。
「我剛剛已經說了,是充滿愛意的送禮天使。」
正臣一說完,他身邊的靜雄便把他剛才拿的兩個提袋放到桌上。
「這些是?」
「生日快樂喔!帝人。」
帝人一臉疑惑的樣子,一聽到正臣說的話後,他才反應過來。
原來他的生日是今天嗎?
「原本我跟杏里醬打算幫你辦生日PARTY的,但有不少人說重要的日子應該跟重要的人單獨過,所以就變成現在這樣了。」
一提到重要的人,正臣的眼神有些黯淡。
他實在是不想承認友人重要的人,居然是那個討人厭的男人。
察覺到正臣的異樣,靜雄伸手緊握著正臣的手,讓正臣安心了下來。
「在收集完大家的禮物後,狩澤小姐說既然擔任送禮大使,就要打扮得特別一點,就變成這樣了。」靜雄先生是被我拖下水的。
正臣像是要展示服裝般地站起身轉了一圈,然後一臉歉意地看向他身旁的男人,靜雄只是輕搖頭示意他不在意。
「原來是因為狩澤小姐啊。」
理解到他們為什麼穿成這樣的同時,帝人覺得眼睛有些刺痛。
正臣跟靜雄先生的感情很穩定呢。
帝人淡淡地笑著,能看到友人幸福的樣子,眼睛刺痛什麼的就算了。
「正臣,謝謝你。」
「還有,對不起。」
懂對方在道歉什麼,正臣露出了苦笑,然後說了這也是沒辦法之類的話。
「好了,可愛的送禮天使就此告退!禮物等我們走遠之後才能開喔。」
「再說一次,生日快樂!帝人。」
正臣跑到了門邊,給了一個飛吻後便跑了出去。
「謝謝你的茶,祝你生日快樂。」
被留下的靜雄,一口飲盡對方端出來的茶後,脫下外套追了出去。
「沒有想到會得到靜雄先生的祝福呢。」
待在原位上看著兩個茶杯,和眾人所送的禮物,眼神黯淡了下來。
「……臨也先生。」
 
 
走在歸途的道路上,因為披上的外套而停下腳步。
「抱歉,我沒有等靜雄先生。」
少年低著頭,沒有多說什麼。男人將少年轉過身子,把他擁入懷中。
「其實我很不甘心呢,居然比不過臨也先生。」
明明是從小認識的朋友,卻比不上認識不到幾年的男人。
緊緊捉著男人的上衣,像是在忍耐什麼地咬著下嘴唇。
「我們回去吧,衣服還得換下來還給狩澤他們。」
少年緩緩地點頭,挽著男人的手,繼續走向歸途。
 
 
 
 
「現在來拆禮物好了。」
看向被另外擺放的盒子,上頭還特別寫了小心輕放。
小心翼翼地打開盒子,是手製蛋糕。
是園原同學親手做的?
原來趕著回去是為了做蛋糕嗎?
拿起擺在旁邊的卡片,帝人的心裡洋溢著感動。
「謝謝你,園原同學。」
將剩下的禮物擺滿桌面,一一看著上頭的卡片和作為禮物的東西。
 
 
矢霧同學和張間同學合送的是親手製小餅乾。卡片上頭還特別註明了要珍惜杏里親手製的蛋糕,應該是張間同學寫的吧?
賽門先生給的是一大疊露西亞壽司的折價卷。我用得完嗎?
門田先生送的是防身術相關的教學書。是要我針對誰練習嗎?
渡草先生送的是款式普通的手表。連渡草先生都準備了嗎?
狩澤小姐和遊馬崎先生的是……
「這是要我穿的意思嗎?」
苦笑地看著盒中物,女僕裝和水手服,還有疑似兔耳之類的配件和道具等等,果然很有他們兩個人的風格啊。不過,這麼危險的東西還是在臨也先生看到之前藏起來好了,他可是很在乎他的腰和(消音處理)啊!
正當帝人要伸手打開最後一個禮物的同時,有人按了門鈴。
大概是臨也先生吧?不,看現在時間似乎不是呢。
起身去應門,開門的同時,漆黑的影子和有些龐大的禮盒映入眼簾。
 
 
「賽爾提小姐找我有事嗎?」
『我是來送禮物的。』
接著,賽爾提在帝人的幫忙下,把幾乎可以裝下一個人的禮盒搬進了屋內。
「這是誰給我的?」
帝人好奇地問著,賽爾提猶豫了一會兒,才動手打著PDA
『抱歉,對方有交代我不能透漏他們的身分,不過他們有說你看卡片就知道了。』
「是這樣嗎?」
『對了,還有這些。』
賽爾提從衣內取出了信封跟包裝精美的小盒子,放到了帝人的手上。
『這是我跟新羅的心意。』
「那個,我可以打開嗎?」
『嗯。』
帝人先開了信封,裡頭裝了兩張水族館的招待卷和新羅親手寫的字條。而精美的小盒子裡頭,裝著款式簡單的尾戒,和賽爾提親手寫的字條。
「謝謝你,賽爾提小姐。啊,麻煩你替我想新羅先生轉告一聲,謝謝他的禮物。」
『你喜歡就好,希望這個尾戒能給你帶來好運。我會幫你轉告新羅的。』
『時間不早了,新羅再等我。帝人,祝你生日快樂。』
「謝謝,回去的時候要小心。」
送走了賽爾提,帝人將手中的東西放到了桌上。
能來到池袋真是太好了。
少年看著朋友們送的禮物,在心中如此想著。
「再拆開正臣的禮物之前……」
看向詭異的大箱子,帝人嚥下了口水。
 
 
拿起箱子上的信封看著,裡頭的信紙有三個人的字跡。
「矢霧小姐?」
只不過是順從了膽小鬼國王的心願。矢霧波江在信紙上如此寫著。
雖然我們還沒見面,就先送你一個大禮吧!不需要太感激我們,嘛!其實你想要以身相許也是可以的喔。痛,我被九琉姊捏了。折原舞流在信紙上如此寫著。
喜,願。折原九琉璃在信紙上如此寫著。
折原舞流和折原九琉璃是?
帝人看著矢霧波江以外的人名疑惑著,然後看向了大禮盒。
不會吧?
放下信紙信封,有些遲疑地拉開緞帶,撕開了上頭的包裝,然後打開。
他所熟悉的男人只穿著一件白色襯衫躺在裡頭。
 
 
「臨也先生!」
連忙將盒子解體,裡頭的男人像是斷線的人偶倒了下來。
帝人急忙探著對方的氣息,幸好對方只是睡著了的樣子。
為什麼臨也先生會被裝進箱子裡,還穿成這樣?
帝人拿起放在一旁的制服外套蓋上臨也的下半身,就算已經看過好幾次對方的下身,果然還是會感到害羞啊!居然連底褲都不放過,到底在想什麼啊!
讓臨也躺上了自己的大腿,觀察男人睡著的模樣。
根本有詐騙的嫌疑啊!睡著跟醒著的時候相差太多了。
輕輕撥弄對方額前的髮絲,有些無奈地笑著。
 
 
過了一陣子,臨也有些困難地眨了眨眼,少年的臉龐映入眼中。
「帝人……」
「臨也先生你還好嗎?」
「嗯……」
撐著頭坐起身,少年蓋在他身上的外套有些滑落。
為什麼他會在少年的家?他記得他回去之後……
「啊,原來波江小姐串通的,是那兩個丫頭啊。」
稍微清醒後,臨也隨即理解他離開帝人後發生了什麼事。
「那個,為什麼臨也先生會被裝在箱子裡送過來啊?」
帝人好奇地問著,臨也只是搖搖頭要對方不要太在意。
「只是下屬跟妹妹們串通出來的惡作劇罷了。」
「是這樣嗎?」
 
 
「看樣子,竜之峰收了不少禮物嗎?」
紅眸掃過桌上的東西,雖然看到了很有趣的服裝跟道具,但在接收到少年害怕的眼神後,看在今天是特別的日子,以後再找機會來玩玩好了。
「還有一份禮物沒開嗎?」
「啊,正臣的禮物還沒打開。」
臨也的問題讓帝人想起來那份被打斷而還沒打開的禮物,將它拿到了手上,跟臨也一起打開正臣給的禮物。
帝人後悔將禮物打開,敢情正臣是打算害死他嗎?
「紀田那傢伙送了很好玩的禮物呢,啊!雖然是小靜買的。」
正臣和靜雄合送的,是對於現在非常不妙的禮物。
「那個,臨也先生要不要一起來吃蛋糕?啊,還有很多小餅乾喔。」
帝人打算將東西丟個老遠,卻被對方先一步給拿走。
「比起吃蛋糕、餅乾,我現在更想試試看這個好不好用喔☆」
「等等,這是我的禮物吧!為什麼是臨也先生想用?」
「因為,竜之峰是被(消音處理)的那一方嘛!我只好委屈自己幫忙呢,反正衣服都被脫得差不多了☆」
等等,你根本就沒有委屈的樣子啊,委屈的是我好嘛!
「反正,我想送給竜之峰的就是(消音處理)喔,剛好可以一起用嘛!」
「咦?!我一點都不想要這種禮物啊!」
「那麼,我要開始囉☆」
「等等!臨也先生!」
臨也拆開外盒取出一個後,用牙齒撕開了包裝。
 
 
「不能辜負別人的心意喔!親愛的帝人醬☆」
 
 
少年的夜晚,在眾人送的禮物下開幕。
有不少東西都變成現成的道具呢。
至於正臣和靜雄合送了什麼,是秘密喔☆
啊,不過聽說後來帝人很排斥懶懶熊的圖案跟套子類的東西,這是為什麼呢?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