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重症病患.
  • 72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DRRR】學園祭 _ 靜正

 
 
傍晚
 
 
「吶,帝人。你們班的節目決定好了嗎?」
正臣朝垂頭喪氣的帝人一個重拍,險些讓帝人重心不穩摔倒,回過神的帝人,毫不留情地朝正臣的腦袋巴回去。
「是女僕沏茶店……」
回答的是在一旁看著的杏里,正臣一聽到答案,馬上理解為什麼帝人會如此垂頭喪氣。
「女僕沏茶店的打工剛結束,班上學園祭的節目就是開女僕沏茶店?帝人你這傢伙到底是跟女僕多有緣啊!」
正臣幾乎快笑了出來,但是在接到帝人的一個狠瞪後,連忙忍了下來。
「安心吧,班上那麼多女生,還輪不到你穿啦!」
正臣拍拍帝人的肩膀,但帝人好像是被戳到痛處般更加的消沉。
「……竜之峰君要代替我當外場,穿上女僕裝。」
「咦?」
「張間同學說園原同學要是安排在外場當女僕的話,肯定會引起性騷擾糾紛,所以要求一同當班級委員的男生代替。然後提議的同學說什麼衣服早就準備好了,所以我只有園原同學原本要穿的那套可以選擇……」
這次回答的帝人本人,聽他的語氣,看樣子很想宰了提議的那個傢伙。
「對不起……」
「這不是園原同學的錯啊。」
看到帝人有些不知所措的樣子,杏里應該是從結果誕生後就一直在道歉吧?
「吶,杏里醬就安心的跟帝人這傢伙交換吧。他『(穿女僕裝的)經驗豐富』得很,不用替他擔心啦!」
「不知道為什麼,現在好想把正臣解決掉。」
正臣開玩笑般地說著,卻讓帝人額邊爆出了青筋,然後用拳頭奮力轉著正臣的太陽穴。
「等等,別這樣弄!痛!會痛啊!」
兩人就這樣打鬧了起來,一旁的少女覺得有趣而淺淺笑了出來。
 
 
希望那天會平安落幕。
 
 
「對了,那正臣你們班呢?」
「咖哩專賣店。」
帝人突然發問著,正臣馬上就給了答案。
「舉凡蘋果咖哩、印度咖哩、『香腸咖哩』之類的應有盡有,還有一年B班的特別新品‧『咖哩香蕉』喔!」
「咖哩香蕉?」
杏里明顯的對咖哩香蕉感到疑惑,看見杏里的疑惑,正臣馬上一副「解決全天下少女的疑惑是我的使命」的態度繼續說下去,完全沒發現帝人突然黑去的表情。
「吶,巧克力香蕉不是很常見嗎?所以我就想說,試著把咖哩跟香蕉這樣搭配看看,沒想到得到全班的認……」
「紀田君!」
一個衝擊讓正臣摔倒在地上,當他回過神來對上帝人難看的神情。
「怎麼了?帝人你的表情……」
「沒事,只是聽到很熟悉的東西而已,對!就只是個熟悉的名稱而已。呵呵,學園祭什麼的果然還是翹掉好了……」
帝人搖搖晃晃的逕自往前走去,留下錯愕的正臣和杏里。先恢復過來的杏里伸手把正臣拉了起來,後者看向帝人的背影邊指著說。
「吶,帝人那傢伙不會是壞掉了吧?不對,根本是壞掉了吧?」
 
 
 
 
和少女分開後,正臣一個人來到了某扇門前,拿著鑰匙有些猶豫。
明明就已經不是第一次了,還是會緊張啊!
深呼吸了一口氣,正打算繼續動作的時候,一隻手從他身後出現把門打開,正臣驚訝地回頭卻撞上熟悉的懷抱。
「為什麼在門口不進去?」
有些不能理解地看著眼前的少年,自己的家有恐怖到不能進去嗎?
「這個嗎?是Nervous,就是因為Nervous!」
明顯地出現胡言亂語的症狀,靜雄先是嘆了口氣,爾後單手將人抱了起來,邊聽著對方的胡言亂語,邊將人帶進屋子裡。
 
 
「靜雄先生今天很早完工呢?」
捧著對方給予的玻璃瓶,正臣和靜雄一塊在賴在沙發上休息。
「嗯,最近的債務人錢還的很爽快。」
要是能一直這樣就好了吶。將手上空去的玻璃瓶放到桌上,伸手將正臣抓到了懷中抱著,下巴輕靠在對方的肩上,微微地嘆氣。
「我會替靜雄先生祈禱的。」
拍了拍對方靠在他肩上嘆息的頭,然後將手中的牛奶喝光,他可不想打翻後,又在這裡玩起來了呢。正臣將空去的玻璃瓶擺到桌上,在靜雄的懷中找了個舒服的位置窩著。
「對了,靜雄先生最近會很忙嗎?」
「這要問湯姆先生,怎麼了嗎?」
「嗯,只是最近有個活動希望靜雄先生能來而已。如果靜雄先生要工作的話,就不勉強了。」
「活動?」
「又到了學園祭的場合囉。」
經過正臣的話,靜雄才想起來自己的母校也差不多到要辦學園祭的時候了。
「想跟靜雄先生一起逛學園祭,只是這樣而已。」
正臣輕輕地扳動對方修長的手指,像是在玩一般。
想跟對方像情侶一般在學園祭那天約會,是小小的夢想。
明明是情侶卻又為什麼說像是情侶一般?
那是因為他跟平和島靜雄的戀情根本沒辦法攤在陽光底下啊。
如果我是女孩子就好了。想著想著,正臣嘆了口氣。
「我知道了,我會想辦法空出時間的。」
「靜雄先生?」
「想跟我一起逛不是嗎?」
對正臣疑惑的臉感到不解,他是說錯什麼話了嗎?
下一秒,靜雄被正臣撲倒在沙發上,後者開心地蹭著他的胸膛。
「靜雄先生果然是超級棒的好人!能跟靜雄先生交往果然是超級幸運的啊!」
「喂,別亂發卡啊。」
看到對方的笑容,心情不自覺得跟著好了起來。
 
 
 
 
學園祭當天午後。
 
 
煩躁。
煩躁、煩躁。
煩躁、煩躁、煩躁。
煩躁、煩躁、煩躁、煩躁。
煩躁、煩躁、煩躁。
煩躁、煩躁。
煩躁。
 
 
靜雄靠在外牆,不耐煩地抽著菸,等著進去裡頭交涉的田中湯姆。
比想像中的還久,是因為運氣都用光了嗎?
捻熄手中的菸,丟入隨身型菸灰缸後看著腕表,心想著來不來得及參加。
他可不想讓正臣失望啊。
一想起正臣期待的模樣,內心更加的著急。
「真麻煩,是因為好運都用光了嗎?」
田中湯姆走了出來,有些煩躁地抓著後腦勺,看樣子是債務人又逃走了。
「要去追嗎?」
「不用了,我打算接下來去找他的家屬聊聊。」
田中湯姆看著資料板上的資料,同時發現了靜雄的異樣。
「你有急事嗎?看你很煩躁的樣子。」
聽到田中湯姆的問號,靜雄才說出今天是來良學園的學園祭,而他跟正臣有約的事。
「這件事要早說啊,真是的,你是想讓那個少年等多久啊?」
要是再晚一點知道,靜雄這傢伙八成就會為了工作對正臣放鴿子了。他是很高興他這麼在乎工作啦,但要是因為工作害他跟正臣分手,他可賠償不起啊!
田中湯姆在心中對靜雄說教,爾後為了他的後輩嘆氣。
「把黑色背心脫下給我。」
「為什麼?」
「不會弄壞的,你就照做吧。」
田中湯姆對靜雄伸手,等著對方把背心交過來。靜雄有些遲疑,但還是將黑色背心交給對方。
「接著,這兩樣東西沒收。」
拿到對方遞過來的背心後,田中湯姆伸手把紫色墨鏡跟領結拿走。
「湯姆先生?」
「你就這樣過去吧,這副模樣應該比較不顯眼?」
田中湯姆由上而下審視著靜雄,站在他面前的,已經不是平常穿著酒保服的平和島靜雄,而是單純穿著白襯衫的金髮青年,有沒有搭上配件果然有差別啊,但是他覺得還是很顯眼就是了,容貌的關係吧?好歹他有個受大眾喜愛的藝人弟弟。
「我可以先走嗎?」
「你就放心的去吧,作為交換條件,明天跟我報告約會順不順利就行了。啊,東西我會幫你好好的收在公司的置物櫃,明天記得去拿。」
靜雄簡單的向田中湯姆道謝後,便往來良學園的方向跑去。
「我還真是個善待下屬的好上司啊。」
看著靜雄的背影,田中湯姆默默地發了一張卡給自己。
「繼續,工作吧。」
踏往反方向前進。
 
 
 
 
午後2時。
 
 
「今年的學園祭也辦得很盛大呢。」
「吶,說到學園祭,重頭戲果然是那個吧,就是那個對吧?」
「對啊!就是那個呢,一定是那個呢。」
對話的一男一女,臉上掛著興奮的笑容,說著只有他們兩個才聽得懂的話。跟在一旁的門田無奈地嘆口氣,突然有些羨慕起去催收房租而來不了的渡草。跟這兩個傢伙走在一起,果然需要些勇氣啊。
三人就這樣在來良學園的學園祭晃著,突然一個撞擊讓門田有些站不穩,還不至於跌坐在地,倒是狩澤和遊馬崎臉上興奮的笑容完全不見,只剩下滿臉的驚訝,門田朝他們兩個方向看去,他也有些驚訝。
「抱歉,一沒注意結果撞上了。」
撞到人的靜雄,即使急著去找人,還是乖乖停下來道歉。
「是你啊,來找紀田的對吧?」
回神的門田理所當然地說著,讓靜雄先是有些呆愣,爾後微微點頭。
「紀田人應該還在班上幫忙吧,我記得班級好像是1-B,現在趕過去的話,說不定來得及。」
「但是……」
「撞到的賠禮,跟我報告約會順不順利就行了,快去吧。」
門田將靜雄往前推,靜雄回頭小聲說了抱歉之後,往前跑去。
剛剛那句話,好像在哪聽過類似的?
 
 
「吶,田田親是不是知道什麼內幕?」
狩澤嗅到「事情不單純」的味道,爬到了門田身上,雙眼中的閃光讓人有些害怕。
「什麼都不知道。」
要是讓這傢伙知道,肯定沒完沒了。伸手把背上的狩澤給抓了下來,默默地替離開的靜雄祈禱。往旁邊看去,熟悉的白色大衣正在章魚燒的攤子前排隊。
「啊,新羅那傢伙也來啦?」
 
 
 
 
已經,下午兩點了呢。
正臣看著牆上的時鐘,一邊無力地攪動眼前的咖哩。
果然,忙到沒辦法過來了嗎?
明明已經預想過這種情況的發生,實際上遇到卻還是滿滿的失落。
期待越高,失落就越大。
被自己心愛的王子,給丟下了呢。
「請保佑靜雄先生工作順利吧,討人厭的老天爺。」
在其它人看不見的位置露出了苦笑,沒多久被外場的騷動給拉走了注意。
 
 
「發生什麼事了嗎?」
拉開區分內外場的布簾,問著離自己最近的一位男同學。
「紀田,你最近有去惹到平和島靜雄嗎?」
「哈啊?怎麼突然這樣問?」
「因為……有個長得超像平和島靜雄的金髮傢伙在找你。」
正臣朝對方指的角落位置看去,不自覺地笑了出來。
根本不是長得超像,根本是本人了啊!
 
 
「請、請問你要點些什麼?」
負責外場的其中一位女學生,有些顫抖地拿著記錄板,臉上的恐懼像是在害怕被作掉一樣。
只要靠近平和島靜雄就會死無葬身之地,不分男女老幼。
這是最近在高中生之間所流傳的,毫無根據的傳聞。
至於這個傳聞是從誰開始傳的?就沒有人知道了。
靜雄現在的模樣跟平常不完全一樣,還是讓這些學生在不確定他「是不是平和島靜雄」的情況下,感到了莫名的恐懼。
「我……」
「對不起!請不要傷害我!」
靜雄話還沒說完,女學生就抱著記錄板哭了起來。
靜雄有些錯愕跟困惑,他莫名其妙被拉到角落的位置也就算了,不斷接收到「不要殺我」的訊息也就算了,甚至是沒見到正臣也就算了,重點是他們都不讓他把話說完啊!現在的高中生都是這樣的嗎?
這樣他要到什麼時候才能見到正臣?
 
 
「山本同學,這裡讓我來處理吧。」
突然插入的嗓音讓女學生安心了下來,同時也停下了哭泣。
「但是,紀田同學……」
「解救陷入恐懼的少女,是紀田正臣背負的重大使命喔!」
搶過對方手上的記錄板,將人往內場的方向推去。
「不會有事的,啊!那鍋咖哩就麻煩你了。」
好不容易將人趕進去後,正臣才轉過身面對靜雄。
「對不起,班上的人對靜雄先生有些誤解。」
「沒關係。」
剛剛滿腹的錯愕、困惑甚至是不悅的感覺,全都因為正臣的笑容而散去。
靜雄先生,是拼了命地跑過來的吧?
察覺到對方的額邊有著些微汗水,正臣突然有些感動。
「正臣?」
靜雄任由對方用袖子往自己的額邊擦著,不解對方突然的動作。
「抱歉,原本想用舔的,但是因為場合的關係,只好請靜雄先生忍耐一下袖子囉。」
正臣毫不害羞地說著,倒是靜雄的臉上突然出現了些微紅暈。
真糟糕,靜雄先生的反應超可愛的!
「吶,靜雄先生請在這裡等我一下,我馬上回來。」
正臣用最快的速度脫下圍裙,然後跑進了內場,不到幾分鐘又跑了回來。
「走吧!不是約好了嗎?」
正臣一臉笑意地朝靜雄伸出手,靜雄將手放了上去,隨即被正臣給拉著跑。
待在1-B的所有人,看著眼前的景象而錯愕,有很久的時間沒有人做出任何動作。
剛剛,是不是看到了很奇妙的畫面?
 
 
 
 
「啊,靜雄先生吃過飯了嗎?」
兩人在外頭的攤子逛著,正臣看到食物才想起來他忘記先問對方有沒有吃過飯了。
「嗯,跟湯姆先生去露西亞吃過了。」
「是嗎?那就好。要是沒吃過的話,剛剛就可以先在班上吃一吃再來逛了呢。」
「正臣的班上,是在賣什麼?」
剛剛似乎有聞到很熟悉的味道。
「是咖哩專賣店,舉凡蘋果咖哩、印度咖哩、『香腸咖哩』之類的應有盡有,還有一年B班的特別新品‧『咖哩香蕉』喔!」
正臣將不就前跟友人說過的話再重複一遍,換來的卻是靜雄疑惑的表情。
「咖哩香蕉?那是什麼東西?」
「就是在香蕉上面淋上一層咖哩,就像巧克力香蕉一樣。」
味道一定很奇妙吧。聽到正臣的解釋,靜雄在心中默默想著。
「如果靜雄先生想吃吃看的話,我可以回家後做給你吃喔,用……」
正臣踮起腳尖,在靜雄耳邊說著,後者突然捂起耳朵,正臣開心地笑了出來。
「喂,那根本不是用香蕉了吧……」
「但是形狀很像啊!靜雄先生的可是非常好吃呢。」
靜雄放棄遮著紅去的耳根,換成遮去半張臉。
居然被一個少年給弄得臉紅心跳,他快沒臉面對其它人了。
「吶,靜雄先生,我們找個沒有人的地方吧。」
正臣突然小聲地說著,靜雄恢復冷靜地看著他。
 
 
有種得救的感覺。
圖書室裡,現在只有靜雄和正臣兩個人。
「學園祭的期間圖書室不開放,所以不會有人過來的。」
正臣確認身上的備份鑰匙還在後將門反鎖,突然很慶幸他最近因為常幫忙圖書委員的工作,所以才能借到備份鑰匙,也才能跟他在圖書室幽會()
「不開放?這樣擅自進來不會有問題嗎?」
靜雄先生果然是好學生型的呢,跟平常在街上的行為一點都不搭。聽到靜雄的問題,正臣突然笑了出來,惹到靜雄更加的困惑。
「不會有事的,所以……」
伸手抱著靜雄,讓彼此更加地貼近。
「靜雄先生就一邊臉紅一邊盡情地對我毛手毛腳吧。」
 
 
 
 
學園祭隔天
 
 
來良學園
 
 
「正臣今天沒有來學校嗎?」
帝人站在1-B的門口問著,正臣的同班同學一臉正在哀悼的表情。
「我想,紀田他人正在醫院吧。」
「咦?」
之後,「紀田正臣被平和島靜雄揍進醫院」的新聞傳遍整個學園。
 
 
池袋街上
 
 
「很順利嗎?真是太好了。」
因為靜雄沒有進公司而直接來跟他會合,所以田中湯姆順便幫他把東西拿了出來。
靜雄接過袋子後,取出黑色背心穿上,戴上紫色墨鏡、繫好領結,恢復平常完整的酒保服模樣。摸了摸背心口袋,原來昨天晚上找不到的菸在背心口袋裡,找回後靜雄有些安心。
「不過,正臣現在沒辦法下床就是了。」
取出一根菸點燃,在他旁邊的田中湯姆呈現錯愕狀態。
這兩個傢伙根本不是進展的順利,而是玩到不知節制了吧!!
「你們兩個真是的啊。」
田中湯姆一邊碎碎念一邊把記錄板夾在腋下往前走,靜雄一臉疑惑地看著他的背影。
湯姆先生怎麼了嗎?
「啊,忘了傳簡訊給門田那傢伙。」
 
 
箱型車內
 
 
「真是太好了吶。」
副駕駛座上的門田看著簡訊,臉上掛著笑容。
「什麼東西太好了?」
而駕駛座上的渡草,則是一臉疑惑地看著他。
「認識的人感情進展順利,大概是這樣子吧。」
門田說著渡草聽不懂的話,逕自放低了座椅,然後躺了下去。
看著對方沒有詳細解釋的打算,渡草也沒有問下去的意願,趴上了方向盤,跟門田一起等著去搬新刊的一男一女回來。
 
 
靜雄住家
 
 
凌亂的床上,躺著茶色髮絲的少年。
薄被底下的身軀,只穿了件過大的白襯衫。
少年緊緊抱著枕頭,沉浸在令自己安心的氣味而睡著。
 
 
「靜雄先生……」
「咖哩不能剩下來……」
 
 
臉上,掛著幸福的笑容。
 
 
至於「紀田正臣被平和島靜雄揍進醫院」的新聞,要等明天新聞中的受害者,紀田正臣到學校後才知道後續囉。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