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重症病患.
  • 72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DRRR】系列SP02:池袋路上我和你 _ 臨帝

 
 
傍晚
 
 
「吶,臨也是什麼時候跟正臣認識的啊?」
帝人身上穿著狩澤特別準備的侍應服,一邊將寫著「變態」的蛋包飯端上桌,一邊帶著笑容問著,額邊好像有什麼東西再跳動就是了。
「紀田?大概是他中學的時候吧。」
那時候的竜之峰也是中學生,啊啊!好想看竜之峰穿著中學制服的青澀模樣啊,改天去弄來讓竜之峰穿上好了,雖然現在來良的制服已經很適合竜之峰,偶爾也要換換口味才行☆
似乎查覺到臨也又在做詭異妄想的帝人,伸手敲了他的腦袋。
「怎麼突然問到紀田?」
拿起湯匙朝「變態」兩個字中間一劃,蛋皮被分了開來,今天是香腸丁炒飯。
「只是突然很好奇臨也跟正臣的交情到什麼程度而已。」
再次抬起頭來,帝人的手上多了手機,上頭顯示著一封被打開的訊息,臨也撇了眼內容,額邊冒出了冷汗。看向帝人的表情,是燦爛到快要發光的笑容。
「因為今天收到一封好像很有趣的訊息,內容好像是什麼『折原臨也跟紀田正臣曾經交往,傳聞紀田正臣是平和島靜雄的替代品』之類的,啊!比起跟正臣的交情,我是不是應該去好奇臨也跟靜雄先生『正確』的關係才對?」
「竜之峰……」
「我去幫你倒杯咖啡,要好好吃完喔。」
意外地在臨也的臉頰上落下親吻,當他有些錯愕地撫上自己的臉時,帝人已經小跑步離開了。
「居然,失常了。」
微微地瞇起紅瞳看向他的背影,揚起了笑容。
如果能看到竜之峰更多不同的反應,讓他知道「過去」好像也不錯?
 
 
「我到底在幹麻啊?」
一邊倒咖啡,一邊重重地嘆了口氣,引起了一旁門田的注意。
「帝人,咖啡要滿出來了。」
一聽到門田的提醒,帝人連忙停下動作,慌張地找著抹布或紙巾,門田看不下去似地嘆氣,然後將在帝人附近的抹布拿到他的眼前。
「謝謝,門田先生。」
「發生什麼事了嗎?看你心不在焉的,是被臨也那傢伙給刁難了嗎?」
門田先生好像也是從來良畢業的?從門田手中接過抹布的帝人,突然想到什麼愣了一下,然後下定決心似地握緊抹布。
「折原先生並沒有刁難我。」但是性騷擾沒有少過就是了。
「吶,門田先生也是從來良畢業的嗎?」
對於帝人突然拋出的問題並不訝異,門田思考了一下後才回答。
「正確的說法是,我跟臨也他們是在來良學園的前身,來神高校畢業的。如果你想問臨也之前發生過什麼事的話,建議你找新羅,他比我還更加的清楚。畢竟以前為了避免麻煩而跟他們保持距離,不像新羅那傢伙一直跟他們混在一起。」
對門田的回答感到有些驚訝,覺得好像被看透之類的。帝人小聲地說了謝謝,門田只是拍拍他的頭要他快點收拾。
「咖啡冷掉就不好喝了。」
 
 
 
 
夜幕
 
 
就算去問新羅先生也不會有答案吧。
抬頭望著天花板發愣,帝人抱著膝蓋坐在沙發上,突然對自己該做些什麼感到茫然。
「我洗好了。」
從浴室出來的男人,看對方縮在沙發上發呆,湊過去又是一吻。
「不是說不要突然親過來嗎?」
「因為竜之峰都不理我嘛。」
帝人鼓起了雙頰,低語著「這樣就可以偷襲我嗎」之類的話,男人拍了拍他的雙頰,然後坐上帝人面前的地板。帝人鬆開了抱著自己膝蓋的手,和微微分開雙腿後讓對方靠向自己,接過對方遞來的毛巾替他擦拭還在滴水的髮絲。
「折原先生不去拿一件睡衣來穿上嗎?」
「竜之峰在說什麼傻話呢,我的睡衣不是正被你穿在身上嗎?」
帝人一臉疑惑地發問,等臨也回答後他才想起來,他從浴室出來後只穿著對方的睡衣,所以臨也就理所當然的只穿睡褲就出了浴室,兩人身上的衣服是成套的。
「當我什麼都沒問。」
等頭髮被擦乾後,臨也躺上了帝人的大腿內側附近用臉頰磨蹭,惹得帝人連忙伸手固定住他的頭,雙頰也開始有了紅暈。
「吶,竜之峰。你很在意我的過去嗎?」
伸手撫著對方臉頰上的紅暈,臨也突然的發問,讓帝人有些不自在地別開視線。
「回答我。」手來到兩人的最常接觸的地方,用指尖描繪著脣形。
「就算在意,也什麼都沒辦法做吧。」
 
 
知道了又如何?那是他沒有參與到的「過去」。
現狀也不會因為知道了「過去」而產生什麼變化。
但又為什麼,會渴望知道「過去」。
──即使那是荒誕的笑話。
 
 
「竜之峰嫉妒了嗎?嫉妒紀田正臣,甚至是平和島靜雄?」
「誰在嫉妒了……」
「沒有在嫉妒嗎?如果要提到我的『過去』,那兩個人都是重要的主角之一吶。」
 
 
膽小退卻。
自暴自棄。
 
 
放下撫摸的手,離開帝人的身體站起身,背對帝人的那雙紅瞳,不知道在看著什麼。
「主角有兩個,但實際上佔據全部的卻是一個。」
已經好好的道別了吶。一想到最後的接吻,臨也像是自嘲般地揚起嘴角。
跟小靜接吻什麼的,果然最討厭吶,感覺之類的到現在還很清晰。
 
 
炙熱到冰冷。
 
 
聽到臨也的喃喃自語,帝人的臉色難看了起來,感覺好像有什麼桶子之類的被打翻一般,從沙發上站起身,伸手抱著眼前的男人,將臉埋在他的背上。
「竜之峰?」
對於對方主動的擁抱感到意外,但也沒有拒絕的意思,將手覆蓋上與他十指相扣。
「吶,折原先生。我不會再問以前的事了,所以……」
「以後可以不要在我面前提到靜雄先生嗎?」
帝人用有些沉悶的聲音開口,他突然很不喜歡從男人的口中聽到『平和島靜雄』這個名字。
「不要,竜之峰吃醋的樣子很可愛呢。」
「誰在吃醋了?」
聽到臨也那像是玩笑一般的話,帝人張口咬上對方的肩膀,以表達自己的不愉快,反而惹得對方大聲笑著。
 
 
這時候的少年還不知道,兩人的「未來」……
被兩人之間的沒有盡頭遊戲給佔據。
 
 
 
 
黃昏
 
 
「帝人,這是到今天為止的薪水。」
門田將薪水袋拿到了帝人的面前,後者有些遲疑地接下。
「所以,工作只到今天而已嗎?」
看到門田點頭,帝人鬆了一口氣,畢竟天天穿著女僕裝給某人性騷擾,這種日子實在是不怎麼好過啊!
「老闆跟那些員工明天就會恢復上工,他們想見你順便請你吃飯,你要來嗎?」
他們的意圖很明顯,順便請吃飯作為謝禮只是個藉口,重點是想看看這個偽娘女僕到底有多少能耐。但那些傢伙的行為模式八成跟狩澤一樣,會強迫他換上各式的侍應服拍照,然後賣個好價錢。基於朋友跟保護人的立場上,門田不怎麼希望少年赴約。
「吃飯什麼的還是算了,幫我謝謝他們的好意。」
既然狩澤小姐的朋友,會做出一樣的行為並不奇怪吧?還是避開吧,我可不想穿著一堆奇怪的衣服,一邊做出一堆詭異的姿勢然後被瘋狂拍照。一想到可能的下場,帝人連忙說出拒絕的語句。
「我會幫你傳達的。」
 
 
「對了,這兩天臨也都沒有來嗎?」
門田背對帝人開始換著衣服,順口問著這兩天沒有出現的常客。
「聽說是被員工拋棄了,所以正在趕工作。」
矢霧小姐終於要放棄臨也先生了嗎?帝人打開鐵制的衣櫃門板擋著,迅速地換上女僕裝。
「對了,說到工作……門田先生的工作沒有影響到嗎?」
帝人關上鐵櫃的門板,一臉疑惑地問著門田,後者突然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該老實告訴他嗎?他被臨也委託的事。
 
 
有你在裡頭我會比較安心吶,這樣那兩個人就沒辦法對竜之峰作怪了呢。
我可不允許我以外的人去欺負竜之峰喔
 
 
「佔有慾還真強啊……」
「什麼佔有慾?」
「沒什麼我在自言自語,準備好了就快去上工吧。」
門田拍拍帝人的腦袋後,便逕自走了出去準備開店的工作,留下帝人一臉疑惑地留在員工休息室內。
 
 
 
 
「真是的,居然請這麼多天假。」
臨也處理著這幾天累積下來的工作,一邊給買情報的客戶撥電話。
看樣子,波江小姐的底線大概只有這樣而已。
計算著以後要丟多少工作,才不會導致員工罷工的現象。掛上電話後,臨也躺上了椅背,輕輕嘆了一口氣。
「好懷念竜之峰穿著女僕裝的模樣啊。」
只不過是兩天沒見到而已,竟然讓他有種懷念的感覺。自嘲般地揚起嘴角,什麼時候被少年給牽制住了,可真不像他啊。
「說起來,差不多也到這個時候了呢。」
臨也來到窗邊,看著流動的車輛與民眾。
 
 
「不知道竜之峰的班上會做些什麼?真讓人期待☆」
 
 
 
 
傍晚
 
 
「吶,帝人。你們班的節目決定好了嗎?」
正臣朝垂頭喪氣的帝人一個重拍,險些讓帝人重心不穩摔倒,回過神的帝人,毫不留情地朝正臣的腦袋巴回去。
「是女僕沏茶店……」
回答的是在一旁看著的杏里,正臣一聽到答案,馬上理解為什麼帝人會如此垂頭喪氣。
「女僕沏茶店的打工剛結束,班上學園祭的節目就是開女僕沏茶店?帝人你這傢伙到底是跟女僕多有緣啊!」
正臣幾乎快笑了出來,但是在接到帝人的一個狠瞪後,連忙忍了下來。
「安心吧,班上那麼多女生,還輪不到你穿啦!」
正臣拍拍帝人的肩膀,但帝人好像是被戳到痛處般更加的消沉。
「……竜之峰君要代替我當外場,穿上女僕裝。」
「咦?」
「張間同學說園原同學要是安排在外場當女僕的話,肯定會引起性騷擾糾紛,所以要求一同當班級委員的男生代替。然後提議的同學說什麼衣服早就準備好了,所以我只有園原同學原本要穿的那套可以選擇……」
這次回答的帝人本人,聽他的語氣,看樣子很想宰了提議的那個傢伙。
「對不起……」
「這不是園原同學的錯啊。」
杏里不知道是第幾次道歉了,帝人有些不知所措。
「吶,杏里醬就安心的跟帝人這傢伙交換吧。他『(穿女僕裝的)經驗豐富』得很,不用替他擔心啦!」
「不知道為什麼,現在好想把正臣解決掉。」
說穿了他會經驗豐富,還不是紀田正臣引起的?帝人額邊爆出了青筋,然後用拳頭奮力轉著正臣的太陽穴。
「等等,別這樣弄!痛!會痛啊!」
兩人就這樣打鬧了起來,一旁的少女覺得有趣而淺淺笑了出來。
 
 
希望那天會平安落幕。
 
 
「對了,那正臣你們班呢?」
「咖哩專賣店。」
帝人突然發問著,正臣馬上就給了答案。
「舉凡蘋果咖哩、印度咖哩、『香腸咖哩』之類的應有盡有,還有一年B班的特別新品‧『咖哩香蕉』喔!」
「咖哩香蕉?」
杏里明顯的對咖哩香蕉感到疑惑,看見杏里的疑惑,正臣馬上一副「解決全天下少女的疑惑是我的使命」的態度繼續說下去,完全沒發現帝人突然黑去的表情。
「吶,巧克力香蕉不是很常見嗎?所以我就想說,試著把咖哩跟香蕉這樣搭配看看,沒想到得到全班的認……」
「紀田君!」
一個衝擊讓正臣摔倒在地上,當他回過神來對上帝人難看的神情。
「怎麼了?帝人你的表情……」
「沒事,只是聽到很熟悉的東西而已,對!就只是個熟悉的名稱而已。呵呵,學園祭什麼的果然還是翹掉好了……」
帝人搖搖晃晃的逕自往前走去,留下錯愕的正臣和杏里。先恢復過來的杏里伸手把正臣拉了起來,後者看向帝人的背影邊指著說。
「吶,帝人那傢伙不會是壞掉了吧?不對,根本是壞掉了吧?」
 
 
 
 
來良學園祭當日。
 
 
午後
 
 
「竜之峰,換你去休息囉!四點過後回來幫忙收拾。」
「我知道了。」
聽到被安排為領班的同學出聲,竜之峰應了一聲後,連忙跟正在服務的客人道歉,然後退到了內場裡頭。忙碌了一個早上,到了下午兩點終於獲得解脫。
「辛苦了。」
「謝謝。」
接過杏里遞過來的水瓶,帝人接過後喝了一口,接著捧著水瓶跪坐在地上。
「客人比想像中的還多啊……」
休息時間只有兩個小時嗎?算了,有總比沒有好。是說,一直有奇怪的感覺在心裡揮之不去,感覺好像少了些什麼。
「竜之峰君……」
杏里拿著提袋跟一件外套站在帝人面前,表情有著淺顯易見的猶豫。
「有什麼事嗎?園原同學。」
帝人連忙站起身開口詢問,他覺得對方手上的黑色毛邊外套有點眼熟。
 
 
就像某個情報販子身上穿的……
不會吧!他有來過?
 
 
「有個人要你穿著他的外套去頂樓見他,還特別強調不能換回制服。」
杏里將外套交給帝人,然後拿高了一些提袋繼續說著。
「這是他在班上買的食物,錢已經付清了。」
「我知道了,謝謝你。」
帝人有些無奈地穿上某人的外套,遮去自己身上大部份的裝扮,將頭上的女僕帽塞進外套口袋後,才從杏里那邊將提袋拿過來。
「不用急著回來……我會幫忙收拾你負責的部分。」
這是謝禮。杏里小聲地對帝人說,因為對方的代替,他才能避免那些可能發生的事,他覺得自己很狡猾,如果不做些什麼事情回報,心裡會過意不去。
帝人沒多說什麼,只是給了杏里一個微笑,然後說著我會準時回來的話,便跑了出去。
「竜之峰君……」
杏里低頭看著自己的腳尖,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這就是咖哩香蕉嗎?好奇妙的味道啊。」
吃著委託別人買來的咖哩香蕉,臨也靠在牆邊等著少年的到來。
應該不會辜負我的期待吧,那個傢伙。想起方才跟少女的對話,對方的臉上有很明顯的不情願,但基於沒有拒絕的理由,而選擇幫他的忙。
「沒想到竜之峰又穿起女僕裝了呢,打工不是才剛結束嗎?」
 
 
果然,是為了那個女孩嗎?為了園原杏里。
 
 
抬頭望著藍天,紅色的眼眸逐漸黯然,複雜的情緒在心底燃起。
「折原先生?」
少年的嗓音拉回了臨也的神智,將視線拉到了穿著自己外套的少年身上,嘴角微微地揚起。但是,複雜的感情並沒有淡去。
「這是你要的東西。」
「吶,竜之峰把嘴張開。」
帝人將袋子交給臨也的同時,臨也要他把嘴張開。帝人傻傻地張開嘴,對方將吃一半的咖哩香焦放到他的嘴裡,他有些遲疑的咬下,奇妙的感覺在嘴裡散開。
「這是什麼?」
「是一年B班的咖哩香蕉喔。」
「原來吃起來是這種味道嗎?」
看到帝人皺眉頭,臨也將剩下的一口吃掉,然後將帝人的拉近抱著,低頭就是一吻。
「這樣味道有好一點了嗎?」
兩人分開後,臨也用指腹抹去帝人嘴角的津液,用人畜無害地笑容問著。
「你覺得呢?」
帝人紅了雙頰,然後將臉埋在對方的胸膛上,不想去面對那討人厭的笑臉。
 
 
「說起來,竜之峰還真是聽話呢。」
稍微讓兩人分開,拉開外套的同時,女僕裝的扮相出現在自己眼前。
「不是折原先生要我這樣直接過來的嗎?」
帝人有種被人視姦的感覺,臨也取出外套口袋中女僕帽,替帝人戴上後退了一步,異常認真地審視著,然後走近幫帝人把外套脫下隨意扔在一旁。
「嗯,其實我原本的預估是竜之峰會換好制服過來,然後把外套扔在我臉上之類的。」
害我都做好被外套砸的心理準備了呢☆
一聽到臨也說的話,帝人突然有股衝動想把他推下樓去。
「嘛,這樣也好。反正,我已經有兩三天沒看到竜之峰穿女僕裝的可愛模樣了吶。」
臨也湊近帝人的頸肩舔咬著,久違的氣味讓他有點無法自拔。
「等等,我等下還要回去工作啊。」
帝人連忙推開了臨也,卻讓他看到了對方神色複雜的表情。
「折原先生?」
「既然竜之峰不肯陪我玩的話,至少要幫我一個忙喔☆」
收起令帝人困惑的表情,臨也的臉上換上了燦笑,將帝人壓到了牆邊。
「要……幫你什麼忙?」
「大概像是加料之類的事情吧?」
 
 
這就是他所為的加料嗎?
帝人拉著裙襬,底褲早已被對方扯了下來。
「真是殺風景的四角褲呢。」
臨也看著手邊的底褲,將他收進了褲子的後邊口袋,避免被對方搶了回去。
「你到底想幹什麼?」
「我想幹什麼嗎?」
伸手撫摸上裸露在空氣中的小傢伙,緩緩地搓揉,已經半挺立了是嗎?
「不是說了是加料之類的事嗎?是讓食物更加美味的行為喔。」
指甲摳弄著上頭的小洞,不意外看見少年的身體顫抖,緊咬著下唇不知道在忍耐什麼。
「折原先生!你該不會是要……」
「看樣子,可愛的竜之峰已經猜到了喔。」
舔去指尖上的體液,臨也伸手進袋子裡取出紙盒,打開後帝人看見有些熟悉的東西。
原來他買了班上的巧克力香蕉嗎?啊,至於為什麼女僕沏茶店有賣巧克力香蕉,這點就不要去特別計較了。
「我在想啊,如果能讓巧克力香蕉沾滿竜之峰的●液一定更加美味。啊,你看!我還特地多買一跟沒有切開的喔,這樣竜之峰的(嗶──)也可以好好品嚐呢☆」
無視對方黑去的表情,臨也逕自愉快地說著,然後單膝跪在帝人的面前,舔了一口已經挺立到在滴水的小傢伙。
「啊……」
「看,竜之峰這裡很期待的樣子呢。」
 
 
那麼事不宜遲,我要開動了☆
 
 
 
 
「抱歉!我回來晚了。」
帝人用力地開著教室門,身上依然穿著某人的外套,看向教室四周,裡頭只剩下杏里一人。
時針目前在5的位置上。
「只剩下園原同學了嗎?」
「大家……去參加最後的活動了。」
坐在位置上的杏里小聲地回答,依然是低頭看著桌面。
「是這樣嗎?」
帝人來到自己的位置,從包內取出了自己的制服。
「園原同學……你一直在等我嗎?」
對於帝人的問題,杏里沒有回答,只是靜靜地點了頭。
「抱歉,讓你沒辦法參加。」
「……沒關係。」
啊啊,竜之峰帝人你真是個糟糕的傢伙啊。沒準時趕回來就算了,居然還讓女孩子等你!帝人在心中狠狠地罵自己沒用,一邊發射對某人的怨念。
「吶,園原同學我先去換衣服,然後……」
帝人抱著衣服來到了門邊,回頭看著一動也不動的杏里。
「我送你回去,好嗎?」
 
 
 
 
「你啊,還真是變態呢。」
出現在臨也身後的,是穿著白色大衣的男子。
「新羅?怎麼,你也來參加母校的學園祭嗎?」
臨也望著橘紅的天空,一點也不意外對方的出現。
「不只我,門田跟靜雄也都有來的樣子。」
沒想到章魚燒這麼搶手呢。吃著碰巧買來最後一份的章魚燒,新羅感嘆著,一邊思考無頭妖精做給他吃的可能性。
「是嗎?有某種意義上的全員到齊吶。」
臨也從對方手中的盒子裡搶了一顆來吃,無視對方的哀嚎。
「回到變態的話題,吶!這麼做不怕被帝人討厭嗎你?」
「竜之峰他才不會討厭人家,剛剛明明就很配合呢,你沒看見嗎?」
臨也他很清楚,他跟帝人玩到最後一段的時候,眼前的傢伙就已經捧著章魚燒在附近等他們結束了呢,從冷掉的章魚燒就可以確定。
「好像把我當偷窺狂似的,我只不是想來頂樓吹風享受著這一份代表『最後』的章魚燒,誰知道會碰到某一對在玩野外Play,還浪費了香蕉這種營養的水果?」
連香蕉都知道,看樣子看到的還不少嗎?
「你們想怎麼玩我是不反對啦,但是別把對方年輕的身體給玩壞了呢。」
「是、是,我會謹慎處理。」
「你這傢伙果然沒聽進去。」
新羅無奈得將最後一顆章魚燒扔進嘴裡,臨也則是看向落下的太陽笑出聲。
 
 
好期待呢☆
下一次的學園祭,要跟竜之峰玩什麼好呢?
 
 
扭曲的日常,將在「未來」繼續下去。
 
 
【特別篇‧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