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重症病患.
  • 72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小說寫手進化問卷

 
 
.請節錄三個月內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開頭】
荊棘般的影子,繞上了白袍男子的頸項。
彷彿再多用點力,就能奪走他的性命一般。
 
 
「賽爾提……有話好說啊……」
白袍男子試圖安撫著賽爾提,但對方不領情般,使力扯著手中的影子。
『你是故意讓我拿去給靜雄吃的,對吧?』
影子仍然緊緊纏著,賽爾提空去的手憤恨般地敲打PDA,然後狠狠地貼在白袍男子的眼鏡上。
「貼那麼近我看不清楚啊……」
有些無辜地說著,雖然大概知道對方為了什麼在生氣,但是一回來就這樣對他,讓他有些不知所措呢。
稍微拿遠了些,確定白袍男子看清楚後,賽爾提才收回繼續敲打著。
『你到底在想什麼?要是靜雄被我害死了怎麼辦?』
 
 
一想到有可能會害死自己的朋友,賽爾提顫抖著身子。
看在白袍男子眼中,有種賽爾提非常可愛的感覺。
 
 
【結尾】
要是現在帶著安全帽,我會做出搖頭的舉動吧。賽爾提如此想著,等進了房門後,他走到了窗邊,仔細地用影子將新羅全身纏緊後,才取下遮去對方雙目的影子。
『我要睡了,晚安。』
將新羅扔在地板上後,賽爾提爬上床,蓋上棉被後背對新羅睡去。
「咦?等等!不是說好了一起睡嗎?」
新羅不斷在地上扭動著,沒多久賽爾提用影子將PDA遞到了他的面前。
 
 
『好好在那裡反省吧!』
「咦耶?!」
 
 
今晚,有點冷呢。
 
 
【最喜歡的部分】
「唷!搬運工,這麼晚來少年的家裡做什麼呢?」
『你啊……真的是個變態。』
『絕對是個變態呢。』
賽爾提沒有直接回答他的問題,反而打出了心裡的想法,像是強調一般在最後又加了一句。
「哼,如果能扣除掉這個,我會謝謝你的稱讚唷☆」
情報販子指著纏繞頸脖的影子,用平常一般的笑容地說。
像是放棄交談般,賽爾提讓安全帽輕微的左右搖晃,逕自扯著影子往愛馬的方向走。
「欸、欸!這樣扯著走會出人命的。」
情報販子雖然臉上掛著笑容,卻用狼狽的腳步跟在後頭。
『委託人的要求,麻煩你忍耐到垃圾場吧。』
大概會這樣要求吧?將自己的行為合理化後,賽爾提用力一扯將人拉近綁到了座位後頭,在跨上愛馬的瞬間同時發動引擎,奔馳了起來。
 
 
不管對方是不是有拖地板。
 
 
.請節錄約半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開頭】
「試味道?」
拿下戴慣的紫色墨鏡靠近看著,詭異的色彩在飯盒裡翻騰。
『嗯,我嘗試做了名為咖哩的料理...
將飯盒交給靜雄,賽爾提沒有感到任何詭異。
『啊,你不願意幫忙也沒關係...
『我知道我做的料理,味道都...
停下打字的手,有著貓耳的安全帽微微低下。
「你是為了新羅那傢伙對吧」嘆了口氣,「放心吧。」
 
 
「朋友的困難就是我的困難,我是不會丟下你不管的。」

 
【結尾】
最後發生了什麼,少年完全沒有回想的意願。
正確說法是,沉浸在那氛圍裡,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小帝人醒了嗎?」
出聲問著,只見懷中的少年更往自己胸膛縮著。臨也看到後,只是發出輕笑。
「嘛,算了」輕吻他的額頭,「晚安,我的小帝人。」
 
 
「還有,咖哩很好吃唷☆」
 
 
在臨也闔上雙眼前,似乎看著帝人紅去的耳根。
 
 
內心滋長的莫名情感
就當作沒發現吧
 
 
【最喜歡的部分】
 突然的一聲大吼,賽爾提愣在原處。
「咖哩絕對不能加芥末和醬油...」站起身,「這已經不是單純做料理給他吃了吶。」
『靜雄?』
「你想謀殺他的心意」露出邪惡一方才有的笑容,「我確實收到了。」
『咦?!』
「放心地上吧,屍體我會幫你處理的。」
『靜雄...
靜雄揮手示意再見後,留下傻愣的賽爾提在原地。

 
.請節錄約一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開頭】
「只不過是一團毛線、只不過是一團毛線……」
「我對小正的愛是不會輸給你的!」
 
 
聽說這兩句不斷迴盪在米爾菲歐雷的義大利本部。
導致所有成員嚇得魂飛魄散,因而造成本部運作停止。
 
 
【結尾】
「咦?!圍巾呢?」入江慌張得在四周找著,就是找不到他的蹤影。
「小正在找它嗎?」
突然有東西繞上入江的脖子,纖腰也被摟住。
「白蘭大人?」有些驚訝地看著摟著他的男人,「您到了也不叫一聲。」
「因為小正睡得很熟嘛,」親暱地蹭著入江,「而且來的時候發現這個。」
「您已經看到啦……」入江微紅著臉。
「吶,小正……,」白蘭在入江耳邊輕語著,「這是為我編的嗎?」
入江沒有回話,只是微微點了頭。
 
 
我的小正,果然是世界第一可愛
 
 
「冬天……」白蘭將頭輕靠在他的肩上,「一起圍好嗎?」
「嗯……」入江將身體往他懷裡縮著。
 
 
這時候的入江還未發現,圍巾底部被白蘭繡上的字。
 
 
【最喜歡的部分】
入江看著手中的圍巾,總覺得額邊有什麼東西在跳動。
「就因為這個鬼圖案圍巾,讓我拋下日本那邊根本做不完的工作,來這邊處理被搞到不能運作的本部是吧?」
「小正?」
入江冷冷看了白蘭一眼,隨後動手摧毀著手中的圍巾,不久後變回毛線回到了白蘭手上。
「小正!」白蘭一臉快哭的樣子,「我努力為你織的你居然……」
「居然什麼?」入江使力揉著白蘭的臉頰,「我都快忙不過來了你還給我出亂子!」
「什麼?」白蘭伸手阻止入江繼續虐待臉頰的行為。
「本部被你搞到不能運作的事,難道你不知道嗎?」
入江沒好氣地說著,只見到白蘭一臉無辜地搖頭。
「為什麼米爾菲歐雷有這樣的BOSS,卻沒有垮掉啊……」入江重重嘆了口氣。
「原因很簡單啊,」伸手將人抱進懷中,「因為有小正在。」
聽到白蘭說的話,入江無力地靠在他肩上。
 
 
.請節錄約兩年前(或以上)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ES21童話故事不是這樣進行的 _ 進瀨
 【開頭】
 這是很奇妙的光景。瀨那坐在鞦韆上晃動著雙腿,眼睛直盯著眼前的傢伙。
『清十郎哥哥,你還要多久啊?』發出不滿的語調,嘟著小嘴、瞪著大眼。
『再一陣子。』訓練自我的動作未停。
『……』晃著鞦韆,剛才的舉動未停。
 
 
我只是想跟你膩在一起。
 
 
【結尾】
「你可能是過度勞累。」進伸手摸了摸瀨那的頭,「好好休息。」進站起身走到了門邊。
「阿進你要走了嗎?」瀨那突然激動地問著。
「我留在這也不太好吧。」進回答著,「我明天早上來接你。」之後離開了小早川家。
「好……」瀨那突然想到什麼的豎起頭上兩搓毛,「啊!!」
 
 
阿進明天早上要來接我、阿進明天早上要來接我、阿進明天早上要來接我、阿進明天早上要來接我、阿進明天早上要來接我、阿進明天早上要來接我、阿進明天早上要來接我、阿進明天早上要來接我、阿進明天早上要來接我、阿進明天早上要來接我、阿進明天早上要來接我、阿進明天早上要來接我、阿進明天早上要來接我、阿進明天早上要來接我、阿進明天早上要來接我……
 
 
瀨那的腦袋呈現LAG狀態,臉上佈滿紅潮。
 
 
等等!泥門跟王城不順路吧?
 
 
【最喜歡的部分】
「你在河堤上睡著,把你抱回學校似乎不妥,就擅自抱回你家。我會在這的原因是因為你不放手。」
 
 
我不放手?
 
 
瀨那看著自己的手,確確實實地緊抓著進的手。
「對不起!」瀨那放開手,瞬間羞紅了臉。
「沒關係。」進格外的冷靜。
 
 
我居然被阿進抱回家、我居然被阿進抱回家、我居然被阿進抱回家、我居然被阿進抱回家、我居然被阿進抱回家、我居然被阿進抱回家、我居然被阿進抱回家、我居然被阿進抱回家、我居然被阿進抱回家、我居然被阿進抱回家、我居然被阿進抱回家、我居然被阿進抱回家、我居然被阿進抱回家、我居然被阿進抱回家、我居然被阿進抱回家、我居然被阿進抱回家……
 
 
我居然被阿進抱回家,還緊握他的手不放?!
 
 
瀨那的腦袋呈現當機狀態。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寫景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
 
 
 2010/06/12
「我一定要住下來嗎?」
 
 
被強迫換上過大的睡衣,臨也窩在帝人懷中。
「當然,明天員工休假」蹭著他的胸膛,「小帝人不用怕被看見唷☆」
「不是這個意思…」我怕被臨也先生…
「放心吧,我今晚什麼都不會做」頭往上抵著他的額頭,「安心的睡吧。」
「臨也先生…」闔上眼,「晚安…」
「晚安,我親愛的小帝人♥」
 
 
在熟睡前,他彷彿感受到熟悉的溫度落在他的唇上。
 
 
 2010/12/20
「一定要住下來嗎?」
 
 
帝人被迫換上過大的睡衣,而臨也窩在他的懷中。
「當然,明天員工休假」蹭著他的胸膛,「竜之峰不用擔心會跟波江小姐碰面呢。」
「不是這個意思……」
「那是什麼意思呢?」
聽到臨也的反問,帝人的眼神游移著,爾後微紅了雙頰。
「放心吧,今天竜之峰可愛的那裡放假喔☆」
將頭往上抵著他的額頭,臨也拉起對方的手十指交扣著。
「折原先生真是的……」
別開對方的視線,帝人的雙頰比剛剛還更紅潤一些,和對方十指交扣的那手,不自覺的加重力道。察覺到對方反應的臨也輕聲笑著,臉上掛著寵溺般的淡笑。
 
 
「晚安,我親愛的竜之峰。」
「晚安,我討厭的折原先生。」
 
 
在闔上眼前,熟悉的溫度落在彼此的唇上。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H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如果沒寫過的話請跳過,或著放放前戲或接吻也行喂)
 
 
2008/09/13
〈【KHR】再次會面 _ 80S
「腰動的不夠厲害,骸。」使力拍上他的臀瓣。
「嗚……」骸的眼角泛著淚光,「沒想到恭彌喜歡在這裡做。」
「與其說是我喜歡,倒不如說你喜歡。」恭彌帶著惡趣味彈著骸的硬挺,「瞧,你這裡多興奮。」
「啊……哈啊……恭彌……嗯……再快一點……啊……」
雲雀帶著邪美的笑,一次又一次加速撞擊六道骸的身體。
 
 
 2010/05/25
「要仔細的舔乾淨唷☆」
單手將少年的頭下壓,在少年的面前的是沾滿咖哩的男根。
「臨也先生…」羞紅了臉。
「怎麼?小帝人不喜歡我準備的『咖哩香腸』嗎?」笑得更加愉快。
 
 
「我可以拒絕食用嗎?」
「那我只好請另一張嘴巴好好的品嚐囉☆」
 
 
「嗚…」
嚥下口水,伸出紅舌輕觸,爾後舔了上去。
 
 
仔仔細細
舔拭著上頭的咖哩
 
 
最後
演變成無法自拔地吞吐、搓揉、按壓著
 
 
服侍著那個男人
 
 
突然,壓著頭的那手加重了力道。
射進了他的嘴裡,無法吞嚥的部分延著嘴角流下。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甜/歡樂的文章。
 
 
 「說謊,得把帝人養得白白胖胖才行吶。」
「如果臨也先生不要老是在吃飯時間對我性騷擾,我就能好好吃飯了呢。」
 
 
「撇開那些不談…」
讓帝人跨坐在自己身上,頭貼上他的胸膛並緊緊抱著。
「能這樣抱著帝人和賴在一起,我一點都不覺得重喔。」
 
 
大概就是…所謂幸福的重量吧。
 
 
「臨也先生…又再胡說八道了呢。」
伸手抱著臨也的頭,帝人緊咬著下唇像是在忍耐什麼。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痛/悲傷的文章。
 
 
血腥味瀰漫空中,那人的屍體倒在自己的面前,令他無法闔上眼。
 
 
「再怎麼美艷的人類,最後都得成冰冷的屍體呢。」
習慣性地捏了捏棉花糖,然後扔入口中。
 
 
連小正最喜歡的彭哥列都沒辦法幸免唷。
 
 
「為什麼…」掩去半邊的臉,「為什麼要殺了他…」
「難道剛剛小正沒有聽清楚嗎?」
不在意般地踏過血泊,湊近入江的耳邊說著。
 
 
「原因很簡單,因為澤田綱吉被你愛著。」
「小正的愛只有我能擁有喔。」
 
 
扳開入江的手,強吻著。在入江眼眶打轉許久的淚水,流了下來。
 
 
.請節錄一段動作戲。(EX:打鬥、追逐……
 
 
「賽爾提……」
新羅緩緩得從床上爬起,先是揉了揉眼睛後,四處摸找著眼鏡。
「賽爾提!終於等到你來接我了唷喔喔喔!」
新羅從床上起步往賽爾提的方向飛撲過去,下一秒被賽爾提踹去貼壁。
 
 
.請節錄一段自認為最芭樂/肥皂的劇情/對話。
 
 
「不行,待會就要出發了。」
「反對不行,竜之峰一定要賠償人家才行。」
「反對反對不行,要是真讓你做了一定會來不及的啦!」
「反對反對反對不行!萬一有人很期待我們這樣、這樣,那樣、那樣的話該怎麼辦?」
「沒有人會期待的啦!」
「我啊☆」
 
 
.追溯黑歷史羞恥PLAY完後請說下感想吧!
 
 
如果有時光機,一定奔回去蓋自己布袋?
然後寫到後來根本是亂回答了啊哈哈,有很多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啊OO
總之,我打完了。看看就好?
( 幸好更黑的歷史早就不在了。 )
一點長進都沒有好想死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