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重症病患.
  • 72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DRRR】系列07:園原杏里的困惑 _ 臨帝

 
 
「門票?你被靜雄先生拒絕了啊?」
帝人對正臣手中的兩張票感到疑惑,下一秒他被重重巴頭。
「你才會被拒絕啦!這是多的兩張票。」
像是覺得巴頭還不夠表示憤怒般,正臣用拳頭奮力在帝人的太陽穴轉著,一直到對方投降。
「為什麼多了兩張票?」
揉著發疼的太陽穴,帝人一發問,正臣聽了馬上別過頭。
「意外事故。總之,票就讓給你。」
 
 
「要是沒約到杏里醬,你就要還我兩張票錢!」
「咦?」
 
 
以上是回顧本日上午的教室情況。
以下是回到本日下午的頂樓情況。
 
 
杏里先是有些疑惑地看著眼前的他,爾後靜靜地等著他開口,但是一直等下去好像不是辦法。
「竜之峰君……找我有什麼事?」
像是被杏里突然的開口給嚇到一樣的身子往後傾,從帝人的表情看得出來他很慌張。
「那、那個,園原同學……」
「是?」
「這個週末你有空嗎?」
他突然的大吼,讓杏里有些驚訝,隨即又冷靜了下來。
察覺到自己的舉動可能會驚嚇到對方,帝人紅了整張臉,不知所措起來。
「抱、抱歉,我不是故意這麼大聲的……」
慌張地舞動雙手,看在杏里眼中有些好玩。
「竜之峰君,深呼吸。」
「深呼吸?啊對!深呼吸。」
聽到杏里的話,帝人重覆做著深呼吸的動作,慢慢的冷靜下來後,從口袋拿出正臣交給他的東西捉緊。
「園原同學……」
 
 
再一次。
 
 
「能請你跟我去遊樂園玩嗎?」
「咦?」
一聽到杏里的反應,帝人知道沒希望了,正在盤算著怎麼生出這兩張貴死人的門票錢給正臣時,杏里再次地開口。
「只有我……和竜之峰君嗎?」
「是的。」
「那個……週日可以嗎?」
「咦?」
換帝人陷入驚訝狀態,但他還是嚥下口水冷靜了下來。
「不……行嗎?」
「當然可以!」
杏里朝帝人伸手,後者先是有些疑惑,爾後慌慌張張得將其中一張交給對方。杏里先是看了一下手中的門票,隨及收進了口袋。
「對不起,我先走了。」
禮貌性的朝帝人微微傾身,杏里立刻小跑步離去,消失在帝人的面前。
「居然約到了……」
抽光力氣般的跌坐在地,這是他第一次約女孩子出去玩,所以十分的緊張。
 
 
「啊!」
「忘記約集合時間了……」
 
 
 
 
一個人踏上歸途,平日陪在自己身邊的兩人,都有事先行離去。
從他遇上折原臨也,從他決定跟平和島靜雄在一起。
變成,獨自一人的感覺。
 
 
是不是太輕率了?
 
 
一想起下午就這麼答應對方的邀約,杏里覺得自己似乎欠缺考慮。
他忘了那個孩子,那個愛著人類的孩子。
忘了那孩子是如何愛人的。
 
 
──只要用我砍傷他,我就能代替你愛他。
──只要用我砍傷他。
──不管是他還是他。
──我都能代替你愛他呢。
 
 
不行,不能砍傷他。
不管是竜之峰君還是紀田君,跟其他人是不一樣的。
 
 
──是一樣的喔。
──是人類呢,我親愛的人類吶。
──讓我來代替你愛他們吧。
──你,不是沒辦法愛人嗎?
──所以你深愛著我啊。
──但是我卻沒辦法回應你的愛。
──讓我來代替你愛他們吧。
 
 
手臂,隱隱作痛。
那孩子聲音,顯得急躁。
想要愛人的心情無法忍耐。
 
 
『聽說你不能愛人?這是真的嗎?我可是感到非常好奇呢!不能愛人的話,可是會傷到竜之峰,啊!不過已經不重要了,因為竜之峰有我了嘛☆』
『竜之峰已經不需要你囉!要是繼續寄生在他身上就太過分了吶……』
『你的存在真是礙眼。原本想這麼說的,但你可是我所喜愛的人類吶,我就勉強收回這句。』
『但是……在未來可能就無法保證會收回呢。』
 
 
男人的聲音,罪歌的聲音。
不斷的重覆,杏里靜靜地聽著。
 
 
然後,困惑。
再次起步向前,膩在一起的兩道身影擋住了去路。
 
 
「找到你了。」
 
 
 
 
「吶,竜之峰這個星期天有空嗎?」
「星期天嗎?」
帝人拿著水果刀的手停止動作,同時放下另一手上的蘋果。
 
 
他想起了與少女的約定,跟那位他曾經單戀的少女。
不過,單戀什麼的也已經是他踏入遊戲之前的事了。
現在的他,愛著現在在他身後的男人。
這場遊戲中,折原臨也就是他的幸福。
 
 
僅此而已。
 
 
「沒空,有什麼事嗎?」
「啊,還真是可惜啊。」
趴到了帝人身上,臨也佯裝可惜般的嘆氣。
你絕對沒有感到可惜。帝人在心中想著。
「原本想跟竜之峰來個久違的約會呢☆」
「我沒空真是太好了呢。」
還真是過份呢。咬上帝人的頸子。
「跟折原先生約會總是沒好事呢。」
伸手往後輕拍對方的頭,臨也終於願意鬆口,離開之前伸出舌頭舔了一下牙齒留下的痕跡。
 
 
「那,帝人星期天是要做什麼事呢?」
帝人才剛打算繼續切蘋果的動作,摟著他的那人馬上丟了問題下來。
 
 
絕對不能給他知道,不然一定會搗亂的。
不能給園原同學添麻煩啊。
 
 
「秘密。」
「不能告訴我是嗎?」
臨也的嘴角微微上揚,貼到了帝人的耳朵附近。
 
 
「該不會……帝人要去跟女生約會吧?」
「而那個女生,正好是巨乳眼鏡娘?」
 
 
帝人捂著耳朵回頭,臨也的唇瓣趁機貼上。
「該不會我猜對了吧?」
「沒這回事。」
羞紅了整張臉,帝人已經不知道是剛才的碰觸令他臉紅,還是被猜中而感到害羞。
「對了,蘋果都快黃……」
溫熱的東西打斷了話,直到帝人推開了臨也。
「比起蘋果,現在更想知道竜之峰的秘密呢。」
 
 
銳利的紅眸,包裹著慾望的糖衣。
 
 
「才不會告訴折原先生……」
「讓我只好問竜之峰的身體囉☆」
 
 
一個失手,蘋果與水果刀落到了水槽。
被壓制在流理台邊的少年失去了力氣,任由身上的男人擺佈。
 
 
為什麼總是會演變成這樣?
 
 
 
 
「因為有點擔心杏里,所以拜託誠二讓我來跟你說說話。」
「擔心我?」
「杏里又陷入思考了對吧?跟竜之峰和紀田有關的。」
 
 
意外的敏銳。
 
 
坐上了公園長椅,公園內只有他們兩人,正確的說法是三個人,三人之中唯一的男性沒有聽的意願,坐到了另一頭的長椅上等待。
「嘛,雖然我不知道杏里在煩惱些什麼……」
「不過到最後,最重要的是杏里的決定喔。」
「我的……決定?」
「對,杏里的決定。是外力沒有辦法干擾的。」
淡然地看著美香,那改變容貌的少女。
 
 
他曾經的宿主。
 
 
「啊,不能讓誠二等太久,我先走了。」
「杏里偶爾也要依賴竜之峰跟紀田喔!」
別獨自困惑著。美香走之前留下的話。
 
 
「依賴竜之峰君跟紀田君嗎?」
看著橘紅的天空,杏里依然坐在原位上。
 
 
他們,已經不在自己的身邊了吶。
往各自希望的方向前去。
剩自己,裹足不前。
 
 
「啊……」
「忘了跟竜之峰君約碰面的時間。」
 
 
 
 
真是的。
遊樂園門口的某位少年,不自在地拉扯領子,像是想遮掩什麼。
 
 
從那天起,某個情報販子為了從他口中套出話,動不動就把他拖上床,或者是將他「就地正法」,期待他在過程中吐露出實情。
「這幾天好難熬啊……」
幾乎都做過了吧?折原先生家中的每一個角落。帝人微紅著雙頰想著。
「幸好不是在自己家……」不然他可能沒辦法繼續活在這世界上了。
 
 
「園原同學好慢吶。」
後來約的時間是九點半,而現在時間是十點。
拿起手機查看著,沒有未接來電。
「不會今天來不了了吧?」
「抱歉。」
面前傳來微弱的女聲,抬頭一看熟悉的人站在那裡。
 
 
「對不起,我遲到了。」
杏里在帝人面前低著頭,不知道該怎麼辦。
「因為做便當,所以……」
便當?帝人似乎聽到很重要的關鍵字,稍微驚訝了一下。
 
 
正臣要是知道了,不會殺了我吧?
 
 
「園原同學做的便當嗎?」
「是……」
「我很期待喔。」
「咦?」
抬頭一看,帝人的臉上掛著靦腆的笑容,沒有生氣的意思。
「我們快點開始玩吧!不然會玩不完的呢。」
帝人取走杏里手上的野餐籃,逕自朝門口走著。
走沒幾步路,因為對方拉住自己的衣角而停了下來。
「對、對不起……」
杏里低著頭,伸手指了不遠處的遊樂設施。
「可以從那個先開始嗎?」
帝人從對方指的方向看去,瞬間慘白了一張臉。
 
 
那是……
絕叫系列的TOP.1
 
 
 
 
躺在長椅上,帝人的雙眼上蓋著濕冷的手帕,一陣子後才取下。
「對不起,因為我的任性……」
站在一旁的杏里有些慌張,他不知道對方禁不起這樣的刺激。
「不是園原同學的錯啦。」
坐起身,帝人還覺得有些頭暈。
 
 
我真是太沒用了。
 
 
看著眼前像是完全沒事般的杏里,帝人又一次得在心裡罵自己沒用。
「所以不要再道歉了。」
「對、對不起。」
 
 
一時之間要他改過來很困難吧?
 
 
「被我浪費了那麼多時間啊?」
看著時計柱上的時間,帝人不自覺地嘆了口氣。
「那個,我們吃午飯吧。」
杏里如此提議,帝人同意般地點頭。
「請等我一下,我去買飲料。」
「等等!園原同學……」
不理會對方的叫喚,杏里跑了起來,消失在帝人的眼前。
「居然讓女孩子一個人去買飲料……」
 
 
我到底在做什麼啊……
 
 
「希望園原同學不會遇到麻煩呢。」
靠著椅背,帝人閉上眼,趁這個時段繼續休息著。
 
 
 
 
居然讓竜之峰君接受自己的任性,還真是差勁呢。
杏里抱著兩杯飲料,在心中默默想著。
一直到某個人擋住他的去路。
 
 
「我都看到囉☆」
 
 
熟悉的嗓音。
令人厭惡的黑色身影。
 
 
折原臨也
 
 
「一開始就玩這麼激烈的遊戲,你還真是奇怪呢。」
沒有回應的打算,杏里只是警戒般地看著他。
 
 
罪歌騷動起來。
他,對眼前的男人沒有好感。
即使是人類,還是有例外的。
他擅自替罪歌這樣的想著。
 
 
「不打算說話嗎?沒關係的喔,我也不怎麼想聽你說話呢。」
臉上的笑容燦爛,還是藏不住眼神的銳利。
「安心吧,這次不是特別找上門來,也不是來搗亂。」
「只是來談事情順便看看約會之中可愛的竜之峰☆」
臨也愉快地拋接著手機,杏里對他的行為感到困惑。
「你問我為什麼要出現在你面前?硬要說的話,是代替可愛的竜之峰當護花使者囉!竜之峰也真是過份呢,放你這樣可愛的女孩子一個人來買東西。啊,剛剛說的可愛是以一般人的眼光來看的喔。對我來說,可愛的只有竜之峰呢。」
 
 
嘛,人類也很可愛就是了。
 
 
杏里聽著他的自言自語,並沒有任何反應。
只不過是畫框內的畫面在動而已。他這樣想著。
 
 
「吶,來做交換條件吧。」
「交換條件?」
臨也指向其中一項遊樂設施,杏里朝他指的方向看去,是巨型摩天輪。
「唯獨那樣設施,我可不希望竜之峰跟你一起吶。」
 
 
要是竜之峰改變心意,我可是會很苦惱的呢☆
 
 
「什麼意思?」
「就當作是小心眼的人在吃醋吧,年輕的少年少女在密閉空間可是很容易出差錯的喔。」
 
 
尤其是,竜之峰很喜歡你呢。
 
 
杏里低下了頭,不知道該怎麼做反應。
「作為交換條件,我跟你見面的事情會對竜之峰完全保密的。」
「當然,包括那件事。」
那件事?杏里微微睜大了雙眼,隨後冷靜了下來。
 
 
對方知道罪歌的存在並不是奇怪的事。
應該說,不知道才奇怪?
 
 
看著杏里冷靜的反應,臨也沒多說什麼的背過身。
「竜之峰也真是的呢,居然瞞著我出來和你約會。但是,明知道瞞不了我卻又拼了命瞞我的竜之峰,最可愛呢☆」
說完後,對方消失在人群之中,留杏里一人在原地。
 
 
畫框中的畫面停了下來,杏里鬆了口氣。
那個男人,也許是最令人厭惡的畫面吧。
 
 
「要趕快回去才行。」
杏里跑了起來,朝著帝人所在的方向。
 
 
 
 
吃過午飯後,兩人繼續玩著各式各樣的遊樂設施。
像是有所顧忌般,杏里拒絕了所有跟絕叫系列的遊樂設施有關的邀約,怕帝人像早上那樣的倒下來。一直到帝人向他解釋說只有那個受不了後,杏里才逐漸點頭。
「園原同學很厲害呢,居然玩了之後都沒事。」
「很奇怪嗎?」
杏里小小聲地問著,帝人突然覺得自己是不是說了很奇怪的話。
「不會啊!很厲害呢。」
被帝人那樣一說,杏里羞紅了雙頰,前者看到他的反應後,有些不好意思得搔著後腦勺。
 
 
時間逼近黃昏,略過一些評價不好的遊樂設施後,兩人來到了巨型摩天輪前。
「這個結束後,差不多也該回家了呢。」
帝人朝身旁的杏里說著,後者朝他微微點了頭。
 
 
第一次,跟一個女孩子待在一起那麼久呢。
 
 
「也許要好好感謝正臣呢……」
「感謝紀田君?」
「沒、沒事。」
帝人慌張揮舞著手,杏里看著他的動作笑了出來。
「那我們去排隊吧。」
「等一下……」
杏里出聲阻止著,在帝人還沒反應過來前,手上的野餐籃被奪了過去。
「園原同學?」
「對不起,我突然想起來等下有事,必須要趕過去了。」
「對不起。」
「既然有事的話,園原同學就先走吧。」
不需要一直道歉喔。帝人對杏里強調著。
「那,明天學校見吧。」
「真的非常對不起,明天見。」
杏里向帝人微微行禮後小跑步的離去,消失在人群之中。
 
 
「接下來呢?」
看著眼前的巨型摩天輪,突然覺得有些可惜。
「很想坐坐看吶。」
 
 
但是,只剩下我一個人了呢。
 
 
「那就去坐吧。」
不該出現在這裡的聲音敲打著帝人的耳膜,那個男人就站在他的身後。
「折原先生?」
「居然放女孩子自己回家,竜之峰還真是壞心眼呢。算了,這都不是重點喔!走吧!我們去排隊☆」
跟你去排隊就是重點嗎?帝人在心中說著。
臨也硬是拉著帝人去排隊,沒多久後在工作人員的指示下上了摩天輪。
 
 
 
 
「為什麼折原先生會在這裡?」
帝人有些不高興地看著坐在對面的男人,後者保持著一貫的微笑。
「當然是為了偷看可愛的竜之峰囉♥」
至於去見靜雄的事,臨也很自然地略過。
 
 
這樣我辛苦隱瞞不就沒意義了嗎?
 
 
一想起前幾天那些辛苦,帝人有些欲哭無淚的感覺。
「我就是因為知道竜之峰努力的想瞞我,所以才拖到現在出現喔☆」
「那為什麼不乾脆的完全不要出現呢?」
「因為我吃醋了。」
「咦?」
 
 
臨也坐到了帝人身旁,臉上的笑容轉為陰沉,讓帝人有些害怕。
「要我看著竜之峰跟女孩子在這麼密閉的空間單獨相處,我可是做不到的喔。」
 
 
尤其對象還是園原杏里,竜之峰帝人單戀的女孩子。
 
 
「折原先生,該不會園原同學是你……」
「誰知道呢。」
掐著帝人的下顎,硬是將人拉近,奪去了對方的呼吸。
 
 
「現在可不是說話的時候呢☆」
 
 
分開的時候,臨也愉快地舔著唇瓣,而帝人羞紅了整張臉,大口大口呼吸著。
「折原……先生……」
「嗯?」
「只能接吻喔……」
「收到☆」
得到允許後,臨也幫帝人跨坐到了自己的身上,不客氣地享用著。
 
 
是說,這裡好像也算是公共場合呢?
但是,礙於氣氛的關係就不管了☆
 
 
 
 
隔天,帝人如死人般的趴在桌上,偶爾伸手揉著自己的腰。
一定是病了才會放縱那個男人亂來。帝人如此想著。
 
 
『因為我吃醋了。』
 
 
「原來折原先生也會吃醋啊……」
帝人嘆息著,突然有股不好的預感,沒多久便被不明物體給高速衝撞。
「等等,你剛剛把我想成了不明物體對吧?」
從身後扯著兒時玩伴的臉,正臣的臉上滿是不悅。
「你在胡說什麼啊?快放手!」
「不放!除非你跟我報告昨天的約會如何?」
話鋒一轉,提到了昨天的約會。而此同時,杏里正好走了過來。
 
 
「吶,杏里醬。這傢伙有對你亂來嗎?」
大概是察覺到帝人沒有說的打算,正臣朝杏里問著。杏里像是受到驚嚇般愣了一下,爾後輕輕搖著頭。正臣看了之後,反而更奮力地扯著帝人的臉頰。
「你這傢伙也太沒用了吧!難得我都給你製造這樣Perfect機會,你這樣對得起我嗎?」
「痛、痛啊!」
「紀田君,能不能放手?」
看不下去似的,杏里終於開口要正臣住手。後者秉持著「看在可愛的杏里醬幫你求情的情況下,老子就放你一馬」的理由,停止了對帝人的制裁。
「真是的……」
帝人撫著自己可憐的雙頰,同時鬆了口氣。
「總有一些感想吧?昨天可是可愛的杏里醬陪你去玩的呢。」
不放過般,正臣坐上了帝人前面的位置繼續逼問著。
「昨天啊……」
 
 
『現在可不是說話的時候呢☆』
 
 
「嗚哇哇哇哇──」
帝人突然抱頭痛苦呻吟了起來,弄得身旁的兩個友人感到錯愕。
 
 
為什麼腦海浮現的都是折原先生啊?
 
 
看著帝人突然出來像是自暴自棄的行為,杏里先是錯愕,爾後淺淺笑了起來。
 
 
『不過到最後,最重要的是杏里的決定喔。』
『是外力沒有辦法干擾的。』
 
 
腦海中,響起了美香的聲音。
 
 
不希望有任何改變。
想要,和他們一起笑著。
不管用什麼方法,他都會阻止其它人的破壞。
不管用什麼方法──
 
 
杏里悄悄按著罪歌所在的手臂,同時下了決心。
之後,笑了出來。
 
 
「杏里醬。」
「是?」
正臣突然轉向杏里,無視趴在桌上哀嚎的帝人。
「玩得很開心對吧?」
「嗯。」
 
 
兩人同時笑著,爾後趴在桌上那人終於恢復了正常,看著身旁的兩位友人開心地笑著,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他也像是受感染般,嘴角微微上揚。
 
 
今天沒有什麼事情發生呢。
 
 
FIN.
( 小小的PS:開頭的罪歌是出自於原作小說第二卷喔。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