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重症病患.
  • 72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DRRR】系列04:岸谷新羅的嘆息 _ 新賽

 
 
好像快下雨的樣子。
新羅抬頭望著窗外的天空,灰濛濛的一片讓人感到憂鬱。
 
 
又好像是有什麼事要發生的前兆?
 
 
「希望賽爾提能早點回家呢。」
看著手中的信封,裡頭裝著同居愛人的委託物。
輕嘆出聲,將東西放到桌上後,視線突然全黑。
「誰?賽爾提嗎?」
一個撞擊讓新羅昏了過去,站在他身後的男人,拋下手中的頓器,將人扛起來後離去。
 
 
 
 
終於解決了。賽爾提拿下安全帽,微微拉下騎士裝的拉鍊。
耗了一整夜的工作,讓賽爾提感到疲累,打算跟同居人打聲招呼後就去休息,但是……
『新羅?』
在屋裡四處走著,就是沒有看見對方的身影。
是去工作了嗎?正當賽爾提疑惑的時候,看見了桌上的信封。
『這是……』
小心翼翼的將信封放在胸前,賽爾提突然覺得有點感動。
 
 
沒想到他這麼快就弄來了。
 
 
沉浸在感動中沒多久,賽爾提踢到了東西。
為打暈某人而出現的頓器。
看著撿起的東西,賽爾提又陷入了另一場疑惑之中,突然一個聲響打破了寂靜。
 
 
是簡訊的提示音。
 
 
 
 
「能請你好好解釋下是怎麼回事嗎?」
新羅沒好氣地問著中學時代就認識的傢伙,後者只是擺手佯裝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
 
 
醒來發現自己待在陌生的房間也就算了,居然還跟他關在一起,還真是莫名的詭異。
 
 
「這次我可是全然的受害者喔。」
掛著全然輕鬆的笑容,臨也靠著牆邊,等待著接下來會發生的「趣事」。
「你一點都不像受害者……」
「我可是被自己的下屬給打暈了呢。」
 
 
真抱歉,辜負你的期待囉☆
 
 
「肯定是你主動漏出破綻被打暈的……」
再一次嘆息著,新羅覺得他的幸福都快因為自己的嘆氣次數給跑光了。新羅來到了臨也身邊的空位坐下的同時,門恰巧被開啟,出現在兩人面前的是熟悉的慘白面具。
「老爸?」
新羅驚訝地看著來人,臨也則是一副「你終於過來」的表情。
「唷?兩位睡醒啦,比想像中的還快呢。」
倚著門邊,岸谷森嚴看著自家兒子和另一個傢伙,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被看的兩人,靜靜地等著對方開口。
 
 
「折原臨也。」
「我啊,最初就對你有興趣了。」
「從神話視點出發,進而展開實驗的人……」
「在我身邊都沒有呢,連我在內。」
「為了觀察你這樣的一個人,所以我決定……」
 
 
「把我兒子許配給你!」
 
 
森嚴突然地指向新羅,後者傻傻地看著自己的父親,而臨也的臉上出現了一絲驚訝。
「喂、喂,我是可以把剛剛的話當作稱讚喔。但是把新羅許配給我?這玩笑就有點開過頭囉!」
「是嗎?真可惜啊,我剛剛說的話都是認真的唷。」
「我記得你有在跟男孩子交往,是個叫竜之峰的少年吧?既然你跟男孩子都能這樣、這樣、那樣、那樣的,那麼同理跟我們家新羅也沒問題吧?」
「問題可大了呢」笑容逐漸黑去,「別忘了你們家新羅可是繼承你扭曲的性格,受得了的可沒幾個,再加上……」
 
 
「我可不想被搬運工給修理一頓吶。」
 
 
「如果你擔心賽爾提那個小屁孩的話,那可是白擔心了呢。像賽爾提那種笨笨的小屁孩,我用一根小拇指就可以解決囉,所以你儘管叫我岳父大人吧!」
「重點錯了吧……」
敢情兩位是不把我放在眼裡了?新羅無言地看著交談越來越熱烈兩人,不自主得又嘆了口氣,一邊想著賽爾提什麼時候才會發現他被「綁架」了。
 
 
「沒時間跟談話了,我得先去處理賽爾提那個小屁孩才行呢。」
「兩位先慢慢調情,生米煮成熟飯之類的舉動是被允許的喔!」
「啊對了,門我已經修改成只能從外面開啟,而且這裡是十七樓,千萬不要想從門或窗戶逃走喔!就這樣,掰掰!」
 
 
「真是的,跟他交談還真是累啊!」
「你們彼此彼此吧……」
等臨也察覺的時候,新羅已經爬上一旁的床躺好。
「反正現在也離不開,我要補眠,晚安。」
逕自拉上棉被,新羅將眼鏡隨手丟在一旁便沉沉睡去。
 
 
「呿,果然被拿走了呢。」
臨也伸手摸向外套口袋,沒有手機的存在。
真想看看竜之峰呢。臨也在心中想著,爾後他換了個位置,靠上床的旁邊,也閉上眼休息。
 
 
 
 
「吶,今天去哪逛逛吧?」
正臣搭上帝人和杏里的肩膀,滿臉春風的問著。
「你今天不用去找靜雄先生嗎?」
帝人反問著正臣,杏里也用疑惑的眼神看著正臣。
「你們什麼時候這麼有默契了?靜雄先生今天晚上有工作,所以沒辦法見面。」
你們兩個快來陪陪被拋下的人家吧!正臣佯裝可憐地說著,帝人用眼神表示嫌棄,而杏里則是不知道怎麼回應地低下頭。正當正臣要說些什麼的時候,簡訊的提示聲阻止了他。
「抱歉,是我的。」
有兩封訊息啊。帝人打開手機看著,開啟後黑去了半張臉,看到最後身子微微顫抖著。
「竜之峰君……」
「抱歉,我臨時有事先離開了!」
杏里輕聲喚著,帝人沒有回應。沒多久後,帝人說完話便跑了起來,留下兩人傻傻地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那傢伙……怎麼了啊?」
 
 
 
 
「賽爾提小姐!」
帝人慌慌張張地跑到黑色騎士的身邊,還沒喘口氣就被對方抓著使勁地搖。
「等、等!讓我先喘口氣啊!」
『抱歉……我太激動了……』
聽到對方努力說出的句子,賽爾提連忙放手,讓他休息喘口氣。
「新羅先生「也」被綁走了嗎?」
沒頭沒腦地丟出這一句,賽爾提一時之間無法反應過來。於是,帝人幹脆得將手機交了出去。
『所以……你認為新羅跟臨也有可能一起被綁走了?』
「正確說法是,新羅先生被綁走,而折原先生是自己故意被綁走的。」
『但是……』
「總之,我們先去上頭的地址看看吧。」
帝人雖然表現的冷靜,眼神卻能察覺到焦慮。
 
 
他在擔心那個男人。
 
 
賽爾提用影子做了個安全帽交給帝人後,兩人隨即往簡訊上的地址奔馳而去。
 
 
 
 
「讓前‧義父大人等著久,還真是個壞小孩吶,賽爾提。」
『我早該想到是你這個傢伙幹得好事。』
『還有你那「前‧義父大人」是什麼意思?』
 
 
等兩人到達樓下,馬上被人團團包圍給帶了上來。
而賽爾提看到那慘白的面具後,隨即反應過來。
 
 
「賽爾提小姐,他是……」
『他是新羅的父親。』
「咦耶?!」
 
 
「喔,原來竜之峰小朋友也跟過來了啊。」
森嚴看了賽爾提身後的帝人一眼,爾後輕咳了幾聲。
「就讓我來告訴為什麼是「前‧義父大人」吧!」
 
 
「我把新羅許配給別人了。」
「你已經被取代掉了!」
 
 
森嚴指向賽爾提,讓後者不自覺地退了一步。
『開什麼玩笑!新羅不可能答應的!』
『一定是你擅自主張把他推給別人!』
『對,一定是這樣!』
賽爾提激動的打著字,森嚴看了直搖頭。
「你這樣逕自說著讓我很困擾呢。」
「這可是兩家同意的婚事吶。」
『絕對不可能!』
「你憑什麼這樣認為?」
『因為……』
 
 
『新羅那種跟你半斤八兩的扭曲性格,除了我以外誰受得了?』
 
 
而且新羅說了,他只能相信我一個。
也只會愛我一個,不可能輕易改變。
 
 
「嘖,你這小屁孩什麼時候變這麼堅定了。」
森嚴不悅地嘖聲,爾後看向帝人。
「不過啊,賽爾提你絕對不懂……」
「物以類聚的話,就不會受不了了吧?」
聽到這句,帝人瞬間明白。
 
 
「該不會……是要新羅先生跟折原先生在一起吧?」
帝人有種快暈倒的感覺,他不懂眼前的傢伙在想什麼。
「還真聰明呢,難怪折原臨也還沒把你拋棄。」
正當森嚴忙著感嘆的時候,荊棘般的影子毫不客氣地纏上脖子。
『我要見新羅。』
「哼,我不會讓你去打擾他們小……等等!好痛啊,不要再纏緊,謀殺!這是謀殺!好啦,我讓你去見他就是了啦!」
 
 
森嚴將兩人帶到厚重的門前,打開門後看見兩人正睡著。
賽爾提跨出第一步前,一個身影穿過了他,趴倒在臨也身旁。
 
 
「折原先生?」
帝人才剛出聲,就被對方扯進懷中。
「好慢呢。」
臨也張開了雙眼,一點都不像剛睡醒的樣子,不知道為什麼,帝人有點不悅。
「真是的,居然給別人添麻煩……」
終於忍不住般地伸出手,帝人使力扯著對方的臉頰。
「痛!我只不過想看竜之峰為我擔心的表情啊!」
「你這個笨蛋!」
「罵別人笨蛋的也是笨蛋喔☆」
「啊,真令人煩躁!」
兩人就這樣不顧其它人,逕自打情罵俏起來。
 
 
「這年頭的年輕人啊……痛、痛!快鬆開啊!」
森嚴一開口,賽爾提就忍不住扯緊手中的影子。
「賽爾提……」
新羅緩緩得從床上爬起,先是揉了揉眼睛後,四處摸找著眼鏡。
「賽爾提!終於等到你來接我了唷喔喔喔!」
新羅從床上起步往賽爾提的方向飛撲過去,下一秒被賽爾提踹去貼壁。
『真是的!居然讓我這麼擔心……』
 
 
『對了,你怎麼突然起意要把新羅跟臨也給……』
沒辦法嘛!我對折原臨也蠻好奇的,只好把兒子許配過去當間諜……喂、喂!我可是犧牲岸谷家的後代呢!」
森嚴邊嘟嘴邊說著,不過沒人看的見他嘟嘴就是了。
「啊!搞不好未來連男人都能生孩子了呢,岸谷家有救了!先說好,所有的男孩都要姓岸谷,女孩才能姓折……」
森嚴突然想到地說著,最後因賽爾提的暴擊而被強制中斷對話。
 
 
「吶,竜之峰。我們先回去吧?」
臨也先是撫者被對方扯到紅腫的雙頰,爾後將帝人拉了起來的同時,順便將手放在他的腰側。
「等等!折原臨也你不能辜負我的期……」
「請問還有什麼事嗎?」
帝人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同時用不知何時冒出來的原子筆毫不猶豫抵著白色面具的眼睛部位,好像在說敢繼續說下去就捅爆面具、戳瞎眼睛。森嚴側過身子擺出投降的姿勢,讓兩人順利離開。
 
 
「現在的少年都這麼兇猛嗎?」
『是你太欠揍了#
「怎麼又扯緊了!停、停,真的會死人啊!新羅還不快來盡做兒子的義務……」
「你就安心去死吧。」
新羅整理好儀容後,邁開步伐準備離開。
「賽爾提,我先回去等你喔。」
 
 
別太晚回來。
 
 
新羅在賽爾提身邊輕語的同時,微微牽了他的手。
等新羅走遠後,賽爾提舉起自己的手,爾後緊緊握拳。
 
 
『接下來……』
『該來處理你這傢伙了。』
指節喀喀作響,森嚴忍不住冒著冷汗。
「等等,你想對你未來的義父大人做什麼?」
『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所以……』
 
 
『請你去死吧!』
 
 
 
 
「雖然有睡了一下,還是覺得好累啊……」
新羅望著自家的天花板,又是一陣嘆息。
正當打算起身去泡杯咖啡,玄關那頭傳來關門的聲響,新羅隨即跑了過去。
 
 
「歡迎回來,賽爾提。」
『我回來了,新羅。』
賽爾提將安全帽放在一旁,越過了新羅,來到客廳坐上沙發。
「怎樣?處理好了嗎?」
『嗯……確實的讓他變成毛毛蟲了。』
「毛毛蟲啊……」
坐上了賽爾提身旁的空位,新羅馬上感覺到對方靠了過來。
「總之,辛苦你了。」
 
 
『對了……』
賽爾提掏出影子做的皮夾,在他要將鈔票拿出前被新羅制止。
「如果是要給我遊樂園的門票錢就免了。」
就當作是我送給靜雄的賠罪禮吧。新羅帶著笑說,邊拉過賽爾提手緊緊握著。
『新羅……謝謝。』
「傻瓜,說什麼謝謝。」
 
 
「賽爾提從昨天到現在都沒休息吧?趕快去洗澡睡覺吧。」
我要先去睡了,感覺好累啊。放開賽爾提的手,新羅往自己的房間走去。
 
 
「晚安,賽爾提。」
『晚安,新羅。』
 
 
關上房門的同時,窗外傳來雨聲。
「下雨了啊……」
搔了搔後腦勺,打了聲哈欠後躺上床,閉上眼準備睡去。
 
 
剩下的……
等醒來後再說吧。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