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重症病患.
  • 72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DRRR】系列03:賽爾提‧史特路爾森的憂鬱 _ 新賽

「賽爾提……有話好說啊……」
白袍男子試圖安撫著賽爾提,但對方不領情般,使力扯著手中的影子。
『你是故意讓我拿去給靜雄吃的,對吧?』
影子仍然緊緊纏著,賽爾提空去的手憤恨般地敲打PDA,然後狠狠地貼在白袍男子的眼鏡上。
「貼那麼近我看不清楚啊……」
有些無辜地說著,雖然大概知道對方為了什麼在生氣,但是一回來就這樣對他,讓他有些不知所措呢。
稍微拿遠了些,確定白袍男子看清楚後,賽爾提才收回繼續敲打著。
『你到底在想什麼?要是靜雄被我害死了怎麼辦?』
 
 
一想到有可能會害死自己的朋友,賽爾提顫抖著身子。
看在白袍男子眼中,有種賽爾提非常可愛的感覺。
 
 
「那個……可以先放開我嗎?」沒辦法好好說話。
白袍男子舉起雙手像是在投降,看著對方帶些痛苦的神情出現在臉上的賽爾提,鬆開了纏緊對方的影子。白袍男子小聲地說著差點被殺掉之類的話,重重地嘆了口氣。
「我的確是故意要你拿去給靜雄吃的喔……」
「等等,聽我說完!」
才剛說完一句,賽爾提的影子馬上又纏了過來,白袍男子先一步逃到沙發後,用手表示賽爾提冷靜下來。
「那是因為賽爾提做得餅乾太好吃了,所以想跟其他人分享而已啊!」
順便想知道靜雄的胃強健到什麼程度。這句話白袍男子藏在心中並沒有說出。
『你說謊……』
「是真的!木炭般的口感,搭配上美乃滋跟辣醬,絕妙的搭配在證實賽爾提非常有做點心的天分喔!」
「而且要是我在說謊的話,為什麼我沒出事呢?」
『那是因為……』
賽爾提突然安靜了下來,思考著理由。
 
 
沒道理靜雄吃了有事,而新羅沒事。
 
 
在心裡頭糾結著,直到被白袍男子擁入懷中。
「是愛的力量喔。」
「有句話不是這樣說的嗎?愛情是最強的萬靈藥。」
『聽都沒聽過……』
聽著對方給他的答案,賽爾提像是接受般,輕輕地靠在他身上。
 
 
眼前這個男人的一言一行很容易牽動著自己。
不自主的去相信對方。
 
 
「賽爾提?」
突然被對方猛力推開,白袍男子跌坐在沙發上。
只見賽爾提戴上安全帽,迅速的消失在自己眼前。
「啊啊,剛剛氣氛很好的呢。」
躺上沙發,望著天花板的雙目黯淡了下來。
 
 
自私的希望,那無頭妖精的心中只有自己一人呢。
 
 
「這麼自私…會被賽爾提討厭的呢。」
縮在沙發上,白袍男子自嘲般地笑著。
 
 
 
 
2200 PM
 
 
奔馳,在池袋的路上。
黑色的騎士。
 
 
我到底在做什麼?
賽爾提疑惑著。
 
 
來到了門前,舉手按鈴的前一刻,停了下來。
會不會讓靜雄生氣呢?賽爾提想著,於是放下了手。
猶豫了一會,就在賽爾提打算轉身離開的時候,門開了。屋裡的人一看到他,顯得有些訝異,爾後將賽爾提領進屋裡。
「賽爾提?有事嗎?」
為鮮少直接找上門來的友人感到訝異,靜雄出聲問著。
賽爾提沒有回話,只是將手中的大袋子拿到了靜雄的面前。
 
 
然後,等待他伸手接下。
 
 
靜雄雖然搞不清楚對方在想什麼,伸手接過袋子一看,忍不住嘆了口氣。
「你…我不是說我沒事嗎?」
看著袋子,裡頭全都是胃藥。
『任性……』
「任性?」
賽爾提在PDA打著,但是靜雄還是不了解他的意思。
『就當作是我的任性吧!請你收下,不然我會不安的!』
看著賽爾提補充,靜雄臉上掛著無奈的笑。
「你啊……我們都認識幾年了,還不清楚嗎?」
這次換靜雄的話令賽爾提感到疑惑,在PDA打上『清楚什麼?』
 
 
「我沒有那麼容易被擊垮的。」
「安心下來吧。」
 
 
『但是……』
「而且你用的材料根本吃不死人啊,你大可放心。」
只是混在一起後的味覺衝擊很強就是了。這句話靜雄將他放在心底沒有說出。
『是這樣嗎?』
「而且,多虧了你啊……」
靜雄望向餐桌上的兩個空盤,想起什麼而淺淺笑著。
『靜雄?』
「讓我認識了個很愛笑的傢伙。」
很愛笑的傢伙?賽爾提沒有繼續追問下去。但是他感覺到,靜雄口中的那個很愛笑的傢伙,讓他的心情變得非常愉快?
『很難得靜雄會因為剛認識的人而笑得那麼愉快呢。』
「好像是這樣呢。」
對於賽爾提的話沒有否認,靜雄從袋子取出了一罐,看著上頭的包裝。
「稍微等我一下。」
靜雄說著,賽爾提看著他的動作。先是到廚房倒了一杯水出來,接著扭開藥罐、倒出了成人服用的量,扔進嘴裡、喝水灌下一起喝成。
「這樣總行了吧?」
朝賽爾提笑著,這像是怕前面說著話不夠份量般而補的舉動,令賽爾提安心了下來。
『謝謝,非常的感謝。』
 
 
『抱歉,這麼晚還打擾你,我先回去了。』
擔心的事放下後,賽爾提也不好意思繼續待著打擾對方休息。
「嗯,回去的路上小心點。」
送人到玄關後,靜雄突然想到什麼的捉著賽爾提的肩膀。
『靜雄?』
「啊啊,差點有話忘了說呢。」
 
 
「麻煩幫我帶話給新羅那個混帳……」
「遇到一次就宰了他一次,以上。」
 
 
感受到肩上不斷加重的力道,和察覺友人額邊跳動的青筋,賽爾提突然感到害怕。
看樣子,最近絕對不能讓新羅遇到靜雄,絕對不行!這是賽爾提在心中下的結論。
 
 
 
 
離開靜雄家裡的同時,賽爾提取出手機沉思著。
 
 
總覺得還想做些什麼?
 
 
手指有些遲疑地按下,訊息發了出去,沒多久收到了回覆。
確認回覆的內容後,賽爾提跨上愛馬,調頭奔馳在夜晚的池袋。
 
 
 
 
2300 PM
 
 
「還想做些什麼事嗎?」
少年聽了對方的話後,微微歪著頭思考。
 
 
〝什麼都不要做〞是賽爾提小姐還能做的事。」
思考後的結論,令賽爾提有些疑惑地用PDA發表疑問。
「啊……換個說法是,賽爾提小姐做得夠多了,不需要多做些什麼。」
「所以啊,只要像平常一樣和靜雄先生相處就行了。」
拿起剛剛打算拿給對方喝,但忘了對方根本喝不了的茶一飲而盡。
『我了解了。』
『那個,帝人……從剛剛開始我就很在意……』
賽爾提有些遲疑的舉起右手,指著電腦螢幕上不斷跳動的小動畫,他並不是刻意觀察著別人電腦的螢幕畫面,而是那些小動畫的色彩鮮艷到他無法不去注意。帝人順著手指的方向,看到對方可能在意東西,過去移動滑鼠將畫面切換到了首頁。
「正臣剛剛丟給我的遊樂園廣告,是一間新開幕的大型遊樂園呢。」
「因為有很多好玩又刺激的遊樂設施,所以很有名氣。」
察覺到對方靠過來,帝人點著官網的選項,一個一個地介紹著。而賽爾提因為十分好奇,對於帝人的解說聽得十分認真。
突然,帝人的動作停了下來,面部表情黑了一半。正在賽爾提在PDA打著關心的語句時,帝人背對窗戶站了起來。
「抱歉,賽爾提小姐。之後我在把詳細的資料用MAIL傳給你,現在……」
「有件事想請你幫忙。」
『是什麼事情呢?』
看到賽爾提那已經答應般的問句,帝人臉上掛著笑容,用手指著窗外。
 
 
「能請你幫我把那個猥瑣變態……不對,是垃圾給拿去丟掉嗎?」
 
 
在帝人說完的瞬間,賽爾提感到一股惡寒。對方臉上是掛著笑容沒錯,但是額邊青筋的跳動也太明顯。而且他有種感覺,如果他不答應幫忙的話,他會跟那個猥瑣變態……不對,是垃圾一起被少年給處理掉一般。
『只要丟掉就好了嗎?』
「嗯,啊!請幫我丟到垃圾場,謝謝。」
帝人強調「垃圾場」三個字,賽爾提在PDA打上了解後,隨即準備往外走。
「抱歉,這麼晚了還麻煩你這種事。」我會給予報酬的。
『不會,至於報酬什麼的就不用了,我們是朋友吧?』
 
 
揮手示意道別後,賽爾提離開了帝人的房間,看著窗外的位置。
 
 
果然是這傢伙。
 
 
「唷!搬運工,這麼晚來少年的家裡做什麼呢?」
『你啊……真的是個變態。』
『絕對是個變態呢。』
賽爾提沒有直接回答他的問題,反而打出了心裡的想法,像是強調一般在最後又加了一句。
「哼,如果能扣除掉這個,我會謝謝你的稱讚唷☆」
情報販子指著纏繞頸脖的影子,用平常一般的笑容地說。
像是放棄交談般,賽爾提讓安全帽輕微的左右搖晃,逕自扯著影子往愛馬的方向走。
「欸、欸!這樣扯著走會出人命的。」
情報販子雖然臉上掛著笑容,卻用狼狽的腳步跟在後頭。
『委託人的要求,麻煩你忍耐到垃圾場吧。』
大概會這樣要求吧?將自己的行為合理化後,賽爾提用力一扯將人拉近綁到了座位後頭,在跨上愛馬的瞬間同時發動引擎,奔馳了起來。
 
 
不管對方是不是有拖地板。
 
 
 
 
0000 AM
 
 
應該已經睡了吧。
賽爾提輕手輕腳的關上門走進屋裡,來到客廳看見同居人躺在沙發上睡著。
放下安全帽後,賽爾提先摸回房間取了薄被,爾後來到沙發旁。在幫他蓋上的同時,對方突然睜開雙眼,伸手將他扯了過去緊緊抱著。
「歡迎回來,賽爾提。」
『原來你醒著啊。』
等對方稍微鬆開手,賽爾提才能拿出PDA交談。
「也不是,我是聽到開門聲才醒的。」
我已經盡量不出聲,沒想到還是吵醒了他。賽爾提有些罪惡感,新羅察覺到對方的不對勁,硬是將人壓向自己的胸膛,輕拍著他的背。
『下次我會早些回來的。』
「嗯,我會等你。」
 
 
突然想起什麼的賽爾提,推開新羅後來到了筆電前,迅速地動著滑鼠。被推開的新羅什麼都沒說,將薄被折好放在一旁,來到賽爾提身後伸手環抱著他。
「在看什麼?」
『帝人傳來的資料。』
「是那家遊樂園啊?」
新羅推了推眼鏡,看著螢幕上的頁面。
「最近廣告打的很兇呢。」
『既然你知道的話就好辦了。』
『能麻煩你幫我買兩張票嗎?』錢會給你的。
環繞自己的手臂突然放了開來,賽爾提微微轉身,發現新羅倒退了好幾步,臉上還掛著震驚的表情,令螢幕上的對話視窗多了好多個問號。
 
 
「賽、賽爾提……」
「終於願意跟我來場甜蜜蜜的約會了嗎?!我好激動啊!!已經死而無憾了呢!!」
『誰說我要跟你約會了?!』
 
 
看到賽爾提的回答,新羅瞬間定格,先是維持奇怪的舞姿,爾後垂下手滿臉哀傷。
『是要給靜雄的啦。』
「什麼?!賽爾提你要跟靜雄去遊樂園?我絕對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
新羅激動地抓著賽爾提的肩膀,使力的搖晃著。
『冷靜點!不是我要跟靜雄去,而是要送票讓靜雄跟其他人去!』
賽爾提掙脫新羅的雙手,快速得在螢幕上留下字句,這才讓對方冷靜了下來。
「那就好……」
『真是的,你想我怎麼可能去得了那種地方啊。』
 
 
就算可以,也是跟你去啊!
 
 
察覺到賽爾提的不對勁,新羅將人拉起擁入懷中。
「抱歉,我太激動了。」
「我明天會去幫你購票的。」
『謝謝。』
 
 
「吶,賽爾提……你不會喜歡上別人吧?」
「我啊,很怕賽爾提被搶走喔。」
「能不能只喜歡我、只在意我就好?」
 
 
新羅將臉埋在賽爾提肩上悶悶地說著。
『笨蛋。』
「說別人笨蛋的話,自己也會是笨蛋喔。」
抬起頭來,盡是令人不捨的苦笑。
 
 
我,讓新羅不安了吧。
 
 
『吶,新羅……』
『今天……一起睡嗎?』
「賽爾提?!」
新羅的表情瞬間換成滿臉驚訝,賽爾提連忙敲著鍵盤。
『當然,要是你敢亂來就死定了。』
「是、是!我會非常珍惜跟賽爾提同床共枕的機會的!」
看到新羅發誓的樣子,賽爾提輕輕推開了對方。
『那我先去沖個澡,你先去睡吧。』
「遵命!」
『啊,對了!靜雄有話要我傳達給你……』
 
 
遇到一次就宰了他一次,以上。
 
 
不顧新羅看到的反應,賽爾提伸懶腰後便往浴室走去。
「看樣子……最近不能遇到靜雄了呢。」
打了個冷顫,新羅拍了拍臉頰,換上滿是期待的表情。
「在準備跟賽爾提相親相愛相擁而眠之前……」
新羅輕手輕腳地來到浴室門前,將門稍微打開了細縫。
「讓我來好好欣賞賽爾提的……」
 
 
下一秒,視線全黑。
接著,一個衝擊讓新羅貼上冰冷的牆壁。
 
 
賽爾提迅速地穿上睡衣後,帶著無奈的情緒站在新羅前面。
 
 
什麼時候才會改掉偷窺的習慣啊?
 
 
蹲下身用手指戳著對方,確認對方沒有昏死後,賽爾提拉著對方的領子往房間走去。
「啊、啊!賽爾提我知道錯了,不要拖著我走啊!等等,先還我光明啊!!」
要是現在帶著安全帽,我會做出搖頭的舉動吧。賽爾提如此想著,等進了房門後,他走到了窗邊,仔細地用影子將新羅全身纏緊後,才取下遮去對方雙目的影子。
『我要睡了,晚安。』
將新羅扔在地板上後,賽爾提爬上床,蓋上棉被後背對新羅睡去。
「咦?等等!不是說好了一起睡嗎?」
新羅不斷在地上扭動著,沒多久賽爾提用影子將PDA遞到了他的面前。
 
 
『好好在那裡反省吧!』
「咦耶?!」
 
 
今晚,有點冷呢。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