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重症病患.
  • 72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DRRR】系列06:竜之峰帝人的裝扮 _ 臨帝

 
 
時間倒回一個禮拜。
看著錢包嘆氣的少年,竜之峰帝人。
 
 
「怎麼了帝人?最近看你一直在嘆氣呢。」
兒時玩伴趴到了自己身上,帝人很難得的沒叫對方起來,而是看著錢包繼續哀傷。
「出了一點小問題…」
微微偏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兒時玩伴,帝人的臉上除了哀傷還是哀傷。
「喂、喂,你那個臉不是小問題而是大問題吧。」
正臣拍了拍他的頭,要他恢復正常。
「生活費出現危機了嗎?」
突然的一句,讓帝人愣了一下,爾後默默地點頭。
「真是的,你這傢伙都把錢花去哪了?」
「超市跟車站。」
毫不猶豫的回答,換正臣愣了一下。
「總之…沒辦法跟家裡要錢吧。」
正臣閉上眼深思,而帝人趴回桌上。
 
 
來城市念書的代價,生活費要自己想辦法。
現在的打工薪水,沒辦法支付這樣的開銷。
 
 
要是被那個男人知道,絕對、一定會被他以「我來養你吧☆」的名義,而軟禁在他的床上。不然就是藉由「來幫我的忙☆」的名義,進行各種職場性騷擾。不管哪個都不想要!帝人在心中默默地想著。
「那只好增加一份打工囉!」
正臣的臉突然的逼近,嚇得帝人跳起來。
「你說得那麼簡單,現在工作不好找啊…」
「有現成的唷。」
「咦?」
 
 
 
 
「你來啦,啊!旁邊那位就是上次看到那位吧?名字很像漫畫主人公的那位?」
從店裡出來迎接正臣和帝人的人,是遊馬崎跟狩澤。
 
 
為什麼他們會在女僕沏茶店裡頭?
重點是一個穿著執事服,另一個穿著女僕裝?
 
 
「上次跟你提的事,有看到適合的人選嗎?」
「啊,說到那件事啊…」
遊馬崎向正臣問著,在帝人充滿疑惑的時候,正臣將他推了出去。
「我找了這傢伙唷!」
「等等,正臣你們到底在說什麼?」
換遊馬崎和狩澤先是呆了一下,然後思考了起來。
 
 
「吶,遊馬崎。『偽娘女僕』應該會有賣點吧?」
「嗯,反正竜之峰還蠻可愛的,應該可以當成招牌…」
 
 
「先來個人跟我解釋清楚啊!」
帝人突然的大吼,讓身旁三人安靜了下來。
 
 
「總之,遊馬崎先生跟狩澤小姐是這家店的常客,然後這家店的老闆跟幾名服務員罷工休假,剩下的服務員不知所措,然後你們自告奮勇要幫忙經營?」
 
 
「嗯,反正老闆都點頭答應。」
「嗯,在不弄垮這家店的條件之下。」
「「對吧?」」
 
 
遊馬崎跟狩澤很默契的對看,說出了一樣的話。
「然後昨天我遇到他們,他們麻煩我在學校找適合的女生來打工,說是很缺人手」正臣接著說,「原本是想找杏里醬的啦,但是杏里醬那種好料的當然是要自己留著珍藏囉!所以…」
「把我推出去了?」
帝人接下去,正臣毫不猶豫的點頭,茶色頭顱就這樣被巴下去。
 
 
「吶,竜之峰要不要來試試看?」
「肯定會幫助店裡的生意的!」
狩澤突然眼睛閃亮地抓著帝人的手,讓帝人不知所措。
「但是…」
「只要做我們幫忙的這段期間就行了,大概兩、三個禮拜吧?」
「可是…」
「帝人你不是很缺錢嗎?這家店的時薪還蠻高的喔。」
見帝人猶豫的樣子,遊馬崎跟正臣也開口說服帝人,讓帝人更加的猶豫。
「保證不會讓我們以外的人知道的,就試試看嘛!」
狩澤不斷地貼近帝人,手更加緊緊抓著。
 
 
系統訊息:玩家竜之峰帝人NPC 狩澤繪理華閃亮亮的眼睛投降。
 
 
 
 
時間倒回兩個小時前。
穿著女僕裝奮鬥的少年,竜之峰帝人。
 
 
「人家等你回來找我唷,主、人♥」
「女僕」臉上掛起職業笑容,等客人終於收起色瞇瞇的眼神離開後「女僕」忍不住伸手揉了揉自己笑到酸痛的臉頰。正當「女僕」期待暫時不要有客人來的時候,門上的鈴噹響起。
「歡迎回來,主…」
「人…」
「女僕」看到來人後,一臉驚恐的往後退了一步,勉強將歡迎的話語說完。
「怎麼?可愛的女僕不歡迎我嗎?」
皮笑肉不笑,看在「女僕」的眼裡,那男人的笑容就是如此。
「我記得你是這家的招牌吧,偽娘女僕?意思是說你是男的?居然會願意穿女僕裝呢。是說,你不請我進去嗎?」
「請、請進,請、請往這邊走…」
 
 
「怎麼了?帝人你的臉色不怎麼好…」
為代替翹班去買電擊新刊的兩人來上班的是剛好休假的門田,看見帝人臉色不好的樣子,放下手中的箱子,伸手摸頭慰問著。
「門田先生…」
帝人語帶哭音,沒多久感受到背部被視線狠狠刺著。
「啊啦,田田親也在這裡工作啊?」
朝聲音來源望去,臨也皮笑肉不笑地站在帝人身後,不知道為什麼他感到一股殺氣,明明是跟平常看到一樣的笑容,他卻感受到對方想把他千刀萬剮。
 
 
難道是因為這個少年嗎?
 
 
一這樣想,門田突然覺得自己受了狩澤的影響。
「帝人,把他帶到裡邊的位置吧」拍拍帝人的頭,「然後你服務完他後,就可以下班了。」
「可以先下班嗎?」
帝人怯弱地問著,門田有一瞬間覺得對方很可愛。
對少年覺得可愛,應該很沒禮貌吧?雖然很少人這樣認為。門田在心中想著。
「反正遊馬崎跟狩澤一定有讓你超時工作或做工作以外的事,你就安心的提早下班,而且…不放你走,有人也會強行帶你走吧?」
門田看了臨也一眼,後者只是依然保持著令人毛骨悚然的笑。
 
 
 
 
「主、主人,請、請用水。」
帝人努力穩住手沒打翻水,現在的他只怕之後發生的事。
絕對要找正臣算帳。這是在帝人心中不斷默念的話。
「請、請問,有需要更換稱呼嗎?」
「更換什麼?」
臨也佯裝聽不到地問著,帝人只好抱緊托盤貼近並官方地解釋著。
「那就…親親臨也、臨也親親、親愛的臨也、臨也哥哥、臨也少爺、老公,從這些中選一個吧。」
親親臨也跟臨也親親是有什麼差別啊!還有怎麼連老公都出現了?這傢伙到底在想什麼啊?帝人不斷在心中吶喊著,這些他全部都不想選啊。
「怎麼,不聽主人的話了嗎?」
見對方沒有回答的意願,臨也不著痕跡得將手探入裙襬內,挑逗般地撫著帝人的大腿。
「真是不乖的女僕呢…」
「臨也先生…」
帝人連忙單手壓下裙擺,另一手拿托盤遮去臨也伸進裙擺的手。
「『臨也先生』不在選項範圍喔☆」
臨也的手變本加厲往上,在探進底褲內的前一刻…
「臨也哥哥!今天想要吃些什麼呢!」
帝人大叫著,邊瞬間拿起菜單放到臨也面前。
「蛋包飯吧,記得要寫『最喜歡臨也哥哥♥』喔。」
把手伸回,臨也將手擺到唇邊親吻,一邊用人畜無害的笑說著。
「才不會寫呢…」
帝人臉頰微紅,小聲地嘀咕著。
「你剛剛說了什麼?」
「人家會用滿滿的愛寫喔♥請臨也哥哥好好期待…」
帝人勉強地揚起職業笑容,用可愛的語調說著,有一瞬間他好想挖地洞把自己埋進去。
 
 
「讓你久等囉!臨也哥哥…」
帝人又勉強地用可愛的語調說著,一邊忍住把蛋包飯砸往臨也臉上的衝動,一邊把用番茄醬寫好字的蛋包飯端上桌。
「啊,果然如預料般的呢。」
「什麼?」
「是用很心不甘情不願的態度所寫吧。」
歪七扭八的喔。臨也用湯匙指著蛋包飯上所寫的字,帝人別開視線。
「嘛,這點就不計較囉☆」
挖了一口吃著,臨也將注意力放在眼前的蛋包飯上。帝人發現對方的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後,打算偷溜到廚房去幫忙。突然,臨也伸手拉住了他。
 
 
「吶,你知道嗎?」
「我跟某個人正在玩遊戲。」
「但不論怎麼做,那個人都不願意叫我的名字呢。」
「到底該怎麼做,才能聽到他叫我的名字?」
 
 
只是一個小小的願望,卻無法成真吶。
紅瞳直盯著帝人,惹得帝人不知所措。
 
 
「我不知道…」
「真的不知道…」
「折原先生…」
 
 
臨也放開了手,站起身脫下外套,披在帝人身上後,替他戴上了衣帽。
「走吧。」
取走托盤隨意扔在桌上,牽起帝人的手將人帶走。
 
 
「他的包。」
「還有,月底結清。」
門田在店門口等著,將帝人的包交到臨也手上後又補了一句。
「田田親人真好呢。」
這是臨也回給門田的話,後者無視他後,來到了對方剛剛的位置。
 
 
「蛋包飯…被浪費了呢。」
門田看著剩下一半的蛋包飯,嘆了口氣。
 
 
 
 
「吶,喝紅茶好嗎?」
將帝人甩上沙發後,臨也逕自泡起紅茶了,問句只是隨口說一下。
緊捉著身上的外套,帝人突然不安了起來。
 
 
他不知道眼前的男人在想什麼。
他不知道眼前的男人在想做什麼。
他只知道眼前的男人在生氣,而且是針對他。
 
 
「折原先生…」
「紅茶泡好囉。」
帝人拿起眼前的紅茶,小口的啜飲著。臨也坐上他旁邊的位置,像是在想什麼。
 
 
「很可愛呢,是叫帝帝親嗎?還是親親小帝人呢?」
臨也沒來由的一句話,讓帝人口中的紅茶噴了出來。
「怎麼突然…」
「竜之峰穿女僕裝的樣子還是一樣非常可愛吶!」
沒有理會帝人的驚訝,男人自顧自地陶醉著,爾後皮笑肉不笑地看著帝人。
「怎麼可以瞞著我呢?帝、人、小、親、親☆」
臨也扯下外套,女僕裝的模樣完整的出現在自己面前。
「等等…」
「折原先生…你是在生氣?」
帝人往旁邊退去,臨也逼近,甚至是直接壓了上去。
「我沒有在生氣喔☆」
修長的手指勾上帝人胸前的領結,輕輕一拉鬆了開來。
 
 
「要說的話,是嫉妒吧?」
「沒想到竜之峰會主動扮成這樣供人觀賞呢。」
「居然讓其他男人用色瞇瞇看著可愛的竜之峰,還讓可愛的竜之峰去服侍他們。」
「啊啊,不只嫉妒還包含了羨慕呢。」
 
 
完全聽不懂對方在說什麼。帝人腦中充滿了問號在打轉。
「我不是自願的啊…」
帝人有些不滿的嘀咕著,他到底是為什麼去那裡打工賺錢的。
「我知道喔,是因為我吧。」
躺上帝人的左胸位置,聽著微微敲打耳膜的心跳聲。
「因為把錢都花在超市和車站了對吧。」
臨也帶著笑意說著,帝人伸手抱住了他的頭。
 
 
「竜之峰想找工作的話,為什麼不找我幫忙呢?」
「找折原先生幫忙的話,不是被軟禁在床上就是一直被性騷擾吧。」
帝人理所當然地說著,惹得臨也大笑著。
「這麼說好像是這樣呢。」
完全沒有否認的意思,臨也突然停止了笑聲。
「啊,先不談這個了。」
臨也站起身後,順手把帝人抱了起來。
「折原先生!」
突然騰空嚇得帝人抱緊臨也的頸子,惹得臨也又是笑著。
「請好好服侍我吧,我可愛的女僕☆」
親吻帝人的臉頰,帝人聽懂服侍的意思後,臉燒紅了起來。
 
 
「折原先生,變態!」
 
 
系統訊息:玩家竜之峰帝人臣服於變態折原臨也的淫威中。
 
 
 
 
時間前進一個禮拜。
因為那兩人,而充滿閃光的女僕沏茶店。
 
 
「不是說了不要亂摸嗎?」
「因為帝人小親親都不理人家嘛!」
 
 
店內最裡邊的座位,男客人和偽娘女僕甜蜜蜜地爭吵著。
「吶、狩澤,女客人是不是比平常還多啊?」
而且每個人的眼神都閃亮亮地往裡邊的座位看。遊馬崎發表著疑問。
「那是因為宣傳的效果喔,我到處說這裡有閃光可以看」燦爛地笑著,「多虧了臨也跟帝人,最近的業績非常好呢!」
「他們還真是能不分地點的打情罵俏呢…」
遊馬崎感嘆著,而狩澤跟著其他女客人一樣,以閃亮亮的眼神關切著裡邊的座位。
 
 
「為什麼臨也總是愛摸我大腿呢?」
這是帝人跟臨也的妥協,至少在店內的時候要叫他的名字,不能加上其它稱謂。
 
 
單純的只叫他的名字。
 
 
做為交換條件,臨也成了店內的常客,替帝人擋掉了不少性騷擾。
「嗯…這個可能要問那位一直想寫我們卻常常詞窮根本毫無文筆只會重覆相同語句的那個笨蛋吧?」
「哈啊?」
帝人完全不知道對方在說誰,臨也說完後,拿起咖啡喝著。
「算了,今天的晚餐想吃什麼?」
放起糾結,帝人將菜單放到了臨也手上,卻被臨也塞回自己手上。
「老樣子吧。」
「一直吃蛋包飯不會膩嗎?」
 
 
「只要是竜之峰端上來的就吃不膩喔☆」
 
 
「在胡說些什麼啊。」
帝人紅了臉,抱緊托盤往廚房小跑步過去。
「不知道今天會寫什麼呢?」
臨也用雙手撐著頭,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期待著。
 
 
男人帶著笑容所期待的,
只不過是「變態」兩個字罷了。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