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重症病患.
  • 72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DRRR】最後 _ 臨帝

 
 
「那個…可以跟我解釋一下聊天室的〝變態告白〞是怎麼回事嗎?」
趴在臨也的胸膛,帝人有些不悅地看他問著。
「什麼變態告白?我怎麼聽不懂竜之峰在問什麼呢?」
不要裝死。帝人額邊有著跳動的青筋,忍不住伸手捏了臨也的臉頰。
「嘛,是賽頓桑說的吧?那有什麼問題嗎?」拉開他手握著。
「問題很大吧…」
帝人的臉莫名地紅了起來,其實他也不知道確切的問題在哪,他只知道要是連網路身分都被這個男人給綁住,他就再也沒有地方可以逃了。
「原本我還想跟賽頓桑說我們同居了呢,啊!其實甘樂跟太郎已經結婚囉☆」
「折原先生…能請你收斂一下你的妄想嗎?」
 
 
「話說回來,那個問題還是一樣的答案嗎?」
一個翻身,將帝人壓在身下,臨也移動身子讓自己躺上他的胸膛磨蹭著。
「不然呢…」輕柔地順著他的髮絲,「不管是你搬到池袋還是我搬到新宿,都會造成生活上的不方便,而且…」
「而且什麼呢?」
「我以為…折原先生比較喜歡通勤妻…」
 
 
啊啦,似乎聽到什麼好玩的詞語呢☆
 
 
帝人小聲地說著,依然逃不過臨也的耳朵,讓臨也露出像是在算計什麼的笑容。
「原來竜之峰已經把自己當作我的妻子了嗎?」
「才、才沒有…」
「啊!臉變得好紅呢☆」
聽到他的話,帝人連忙把手收回,雙頰的滾燙令他不知所措。臨也看到他的反應,先是輕笑出聲,爾後伸手拉過他的手放到唇邊親吻。
「竜之峰真的很可愛吶。」
輕吻轉變為輕咬,畫面的轉變令帝人不自主地別過頭,對方舌尖纏上手指的感覺更加得清晰。
「如果我說還想要的話,竜之峰會生氣吧?」
臨也放開他的手指,挺身往前讓兩人的額頭相抵,舔著帝人有些乾燥的唇瓣。
「剛剛那些…還不夠嗎…」
「我啊…」
 
 
好像一輩子都要不夠你呢
 
 
 
 
沒有結論。
 
 
『我們同居好嗎?』
這是在那次約會後,回到對方家中,折原臨也所提出的問號。
 
 
無解的問號。
 
 
不管是聊天室中甘樂對田中太郎的告白,還是同居提案,都像是要加深魔法一樣。
更加維繫由魔法所形成的愛戀遊戲。
雖然他不知道折原臨也的想法,但是他知道…
這次再放任他,肯定就真的無法回頭了。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
 
 
「是在垂死掙扎嗎…」
帝人單手撐著頭,窗外的藍映上眼眸,看著浮雲的流動。
「垂死掙扎?是指明明還是初心者,遇到了終極BOSS不知道要跑卻硬要打的情況嗎?」
「非常感謝你那非常不知所謂的解釋。」
「喂喂,居然用了兩次非常…」
冷淡地回著突然冒出的友人,正臣坐上帝人前的空位,身手彈了他的額頭。
「怎麼?在耍憂鬱吸引少女們的注意嗎?」
「我吸引注意幹嘛啊…」摸著被彈紅的額頭。
「喂,你這小子該不會對少女沒興趣嗎?你這樣對得起可愛的杏里醬嗎!」
正臣作勢要再彈一次他的額頭,帝人先一步把他的手擋了下來。
 
 
「說到園原同學…最近有發生什麼事嗎?」
帝人有些遲疑的開口,正臣一臉疑惑。
「最近?沒有吧,因為我perfect護衛,sexual harassment都沒有再發生了呢。」怎麼了嗎?正臣補上了這句。
「只是覺得…園原同學好像在想什麼事情…」麻煩你整句用日文表達。帝人補上了這句。
「這麼說起來…好像從你準備考試的那段期間就這樣了呢…」佯裝沉思的樣子,「嘛!也許是杏里醬發現自己愛上了我,正在考慮要怎麼把你除掉喔!」
「那是不可能的」迅速回應,「還有為什麼是把我除掉啊?」
「因為紀田正臣真正愛的是竜之峰帝人喔。」
「這樣啊…咦?!」
 
 
 
 
少女,疑惑。
同時對那個男人的話語充滿了厭惡。
 
 
『為什麼找你?連我自己都不知道吶,明明暗地裡觀察就足夠,但是我卻把你約來喝茶了,這是為什麼呢?啊!是因為竜之峰帝人唷,因為那個少年喜歡著你,所以我才會把你找出來,對!與其暗地裡觀察情敵,不如實際跟情敵交鋒比較快呢。』
『聽說你不能愛人?這是真的嗎?我可是感到非常好奇呢!不能愛人的話,可是會傷到竜之峰,啊!不過已經不重要了,因為竜之峰有我了嘛☆』
『竜之峰已經不需要你囉!要是繼續寄生在他身上就太過分了吶…』
『你的存在…真是礙眼呢。原本想這麼說的,但你可是我所喜愛的人類吶,我就勉強收回這句。』
『但是…在未來可能就無法保證會收回…』
 
 
男人自顧自地說著,而少女只是靜靜地聽著。
 
 
竜之峰帝人,是話中的重點。
 
 
這個男人到底知道他多少?
到現在,他還記得男人的眼神,諷刺而銳利。
看他的同時像是,在他身上尋找著什麼…
 
 
我…對竜之峰君…
 
 
少女困惑著,像是踏進漩渦般,沉在疑惑之中。
 
 
 
 
「吶,你覺得小箱子和大箱子哪個才裝載著幸福?」
伸手摟著帝人的腰,將頭靠上他的肩,臨也開口問著。
「小箱子吧…怎麼突然這樣問?」
「好奇而已…」
臨也將臉埋上帝人的頸間,淺淺地笑了起來。
 
 
現在,只是在扮演『深愛竜之峰帝人』的這個角色。
折原臨也最愛的,果然還是人類啊…
 
 
「能放開手嗎?我沒辦法繼續…」
呼吸被奪去,帝人發現這個男人很喜歡在他做飯的時候跟他接吻。
「是大箱子唷」分開後的第一句話,「因為才能把帝人裝進去嘛☆」
 
 
這場遊戲中,竜之峰帝人就是我的幸福。
僅此而已…
 
 
臨也伸手關去爐子的火,將帝人拉到了一旁。
「折原先生…請不要妄想把我裝進箱子裡。」
「竜之峰還真是冷淡呢…」
臨也伸手從口袋拿出了小盒子,放到了帝人的面前。
「這是?」
「回應竜之峰的答案囉☆」
 
 
小箱子才有幸福,對吧?
 
 
臨也緩緩得將小盒子打開,看到內容物後帝人傻在原地。
「吶,能讓我幫你戴上嗎?」
湊近一吻,換回了他的神智。看著帝人紅去整張臉,眼眶逐漸濕潤起來,臨也不由得心情好了起來。
「這是…在開玩笑的對吧?」
「喂喂,我這麼用心幫竜之峰挑選還被懷疑真是令我傷心吶…」
臨也不等他的答案,硬是拉起帝人的左手,套上了無名指。
「嘛,看在我非常有眼光的份上就不跟你計較囉☆」
 
 
指環,順利地套上。
兩人,十指交扣著。
 
 
「為什麼…」
「不讓我跟你24小時在一起,那就只好請你24小時都想著我囉☆」
臨也十分自然地說著,爾後將人扯進懷中。
 
 
「折原先生還真是過分呢…」
「一切都只是為了讓竜之峰更愛我喔…」
 
 
帝人在他懷中帶著哭音說著,臨也的語調充滿了笑意。
 
 
──怎麼辦,好像完全逃不開這個男人吶。
──比想像中,更加地沉淪在這個遊戲呢。
 
 
「我該拿你怎麼辦啊折原先生 / 竜之峰…」
 
 
相擁的兩人,說出相同的語句。
同時,笑了出來。
 
 
現在的時間,晚上六點。
 
 
FIN.
 
 
有找到錯或看不順眼的話,請不要打臉拜託!()
莫名其妙地接下去,時間點是約會→回家之後→考試準備→這篇。
其實每一篇都是分開的,只是剛好扯到上一篇(你尸比)
啊,太多話了。以下略OAO/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