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重症病患.
  • 72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DRRR】消失、安靜、擔憂 _ 臨帝

 
 
看著正臣把妹把到嬰兒車內的小女娃後,不忍心吐槽(正確說法是懶得吐槽)的帝人,趁正臣不注意的時候離開。
毫無目的地走在街上,看著四周往來的人潮,原本應是喧鬧的街道,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好安靜,又好像是少了些什麼。
 
 
黑色身影。
 
 
腦海中不斷浮現的黑色身影,似乎是讓他覺得安靜的主因。
「折原先生…」
沒想到我居然在想他,想那個男人。心中如此想著的帝人來到公園,坐上了老位置。
「不知道他怎麼了呢…」
抬頭看向橘紅的天空發呆,沒多久被在他旁邊坐下的「影子」給中斷。
 
 
「賽爾提小姐,今天不用工作嗎?」
帝人向賽爾提問著,後者先是做出點頭的動作,爾後敲打著PDA
『最近這個禮拜都沒有收到工作的通知。』
所以有點閒。賽爾提在句尾補充著。
「這樣啊…」
『怎麼了?不回去還待在這裡發呆?』
螢幕上傳來關心的問句,帝人的雙目黯淡了下來。
「回去…也是安靜的令人害怕吧…」
『帝人?』
賽爾提對帝人的低語感到疑惑,而帝人卻沒有再說些什麼。
『雖然我不知道你怎麼了,不過有我幫得上忙的地方就告訴我吧。』
『我會幫你的。』
看著螢幕上的字句,帝人恢復平常的笑容。
「賽爾提小姐,謝謝你。」
 
 
 
 
── 賽頓進入聊天室 ──
─ 田中太郎進入聊天室 ──
【晚上好。】
﹝晚上好。﹞
【只有賽頓桑在線上嗎?】
﹝是啊。﹞
 
 
有一搭沒一搭的和賽頓聊天,沒有甘樂的聊天室顯得特別的冷清。
「完全的消失呢…」
帝人往後躺去,縮在榻榻米上,掏出手機看著,依然沒有任何未讀的訊息。
「為什麼有這種感覺…」
指尖有些猶豫地移到按鍵上,按下幾個鍵後來到了確認鍵,有些遲疑地按下。
 
 
是不是這樣做,就能消除那種感覺…
 
 
闔上眼,將手機放在一旁。沒多久傳來了聲響,是他回的簡訊。
「數字?」
帝人看著一列數字發愣,搞不懂數字所代表的意義,跟他發給他的問句有什麼關係。
 
 
即使見不到,還是會令人困擾呢。
找他…問個清楚吧…
 
 
帝人默默在心中想著,再次闔上眼,就這樣睡去。
 
 
 
 
「會因為這個理由而躺在床上一個禮拜,除了你應該找不到別人了。」
「不介意我讓『他』增加工作吧?」
新羅刻意拍著臨也的患部,遭來後者的燦笑加青筋。
「對了」拿起櫃子上的咖啡喝著,「聽賽爾提說,最近靜雄特別的暴躁呢,是因為你的關係嗎?」
「那是小靜的事囉。」
「啊,不止靜雄呢,好像連一個來良的學生都顯得不對勁似的。」
「來良的學生?」
聽到關鍵字,令臨也想起了一個少年,一個被他黏個死緊和弄得很困擾的少年。
 
 
也是他特別的…
 
 
「你該不會誘拐未成年吧?」
「你管太多了呢。」
見對方沒有說下去的打算,新羅丟下一句明天再過來看看,就離開了。
 
 
手機傳來了聲響,來自少年的簡訊。
 
 
「沒想到竜之峰會主動傳簡訊呢…」
螢幕上顯示著簡短的問句,卻讓臨也放聲笑著。
 
 
活著嗎?
這是少年傳給他的第一封簡訊上,所顯示的問句。
 
 
「抱歉,我還活得很好喔。」
這麼說起來,已經有一週沒觸摸到他了呢。臨也看著手機想著,腦海中浮現中他困擾的神情、害羞的模樣和傻楞楞的表情。
 
 
什麼時候,愛少年比愛人類更多了呢?
 
 
「真是…不平等的愛呢…」
臨也的指尖移到按鍵上,迅速按下幾個數字後送出。
「竜之峰的表情一定又充滿困擾跟疑惑吧☆」
 
 
 
 
「不知道怎麼找啊…」
帝人苦惱地搔著後腦勺,現在是放學時分,刻意支開正臣和杏里後,來到了公園坐著。
「難道要去新宿碰運氣嗎…」
閉上眼的同時嘆了口氣,熟悉的聲響引起了帝人的注意。
「賽爾提小姐?」
『上車吧。』
賽爾提將安全帽交給了帝人,爾後補了一句。
『是工作。』
 
 
「請問…這裡是…」
被賽爾提帶到了一棟大樓前,將安全帽交給對方後,帝人忍不住地發問。
「賽爾提!你是特地來接我的嗎?我好感動喔
在賽爾提回答之前,一道男聲引走兩人得注意,穿著白袍的男子出現在兩人面前。
『新羅?你怎麼會在這?』
看著賽爾提的反應,新羅有些失落。
「我不是有告訴你,我最近都會到臨也這來嗎?」
新羅帶著苦笑說著,塞爾提才想起來有這回事。
 
 
臨也?
 
 
聽到關鍵字,帝人整個人愣在原處。
「這位來良的學生是…」
新羅推著眼鏡,檢視著眼前的帝人,弄得帝人有些不自在。
『工作。』
賽爾提如此回應,新羅立刻點頭表示了解。
「總覺得沒有那麼單純吶…」
新羅伸手拍了拍帝人的肩膀,後者一臉疑惑。
「進去後的頂樓,那間就是了。」
「嗯…」
『帝人,要回去的時候通知我,我來接你。』
「謝謝你,賽爾提小姐。」
「不用謝了快進去吧!」
新羅將人推了進去,爾後撲向賽爾提說什麼我們去約會吧,馬上被施予重擊。
 
 
「那個…是賽爾提小姐的同居人嗎…」
帝人稍微回頭看著,爾後進入了電梯。
 
 
「原來折原先生的房間是用密碼鎖嗎?」
帝人好奇地看著眼前的東西,他突然想起簡訊的那列數字。
「不會吧…」
秉持著好奇心一一輸入數字,門出乎預料般的開鎖。
 
 
「打擾了…」
小心翼翼地探頭看著,帝人就這樣闖入別人的房裡。
「不在嗎?」
環視四周,視線落到棋盤上,混合各種棋子而佈成的棋局,像是代表著什麼。
「這要…怎麼下啊…」
 
 
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很像那男人會下的棋。
 
 
握緊身上的背帶,帝人再次看向四周,發現了半掩的門扉。
被吸引一般,帝人朝那裡靠了過去,伸手推開門,黑色的房間映入雙瞳。
 
 
令他困擾的男人,就躺在床上。
 
 
「折原先生…」
帝人出聲喚著,對方並沒有回應。
 
 
平穩的呼吸聲,就像是熟睡著。
 
 
帝人的眼神黯淡了下來,將背袋隨意放在地上後,走近坐上了床沿。
 
 
想也不想捏上了臨也的鼻尖。
 
 
「你這樣的行為是謀殺親夫喔,竜之峰。」
臨也伸手拉開帝人的手,大口呼吸著。
「誰是誰親夫?」
噯呀,竜之峰還在害羞呢。臨也坐起身將人扯進懷中,輕蹭帝人的頸間。
 
 
沒想到少年的一切都讓他很想念呢。
只是分開一個星期…
 
 
「如果能被竜之峰吻醒就好了呢…」
臨也一臉感到可惜的樣子,帝人選擇無視。
「很抱歉,折原先生並不是故事中的睡美人,要麼也應該是詛咒睡美人的那個壞仙女。」
「竜之峰的話還真是傷人呢。」
臨也佯裝受傷的表情,依然被帝人給無視。
「是你讓賽爾提小姐帶我來的吧?」
「是啊」抱著人一起躺上床,「因為我聽到了很有趣的消息…」
很有趣的消息?帝人一臉疑惑地看著他。
「有個來良的學生在我消失的這段時間變得很不對勁呢。」
 
 
……
……
 
 
「才沒有變得不對勁…」
愣了許久,帝人才悶悶地說著。
 
 
只是覺得有點安靜。
 
 
「安靜得令你受不了對吧?」
臨也一臉燦笑得在帝人耳邊低語,鼓動著他的耳膜。
帝人對上了臨也的視線,環上了他的頸肩。
「既然知道的話…」
 
 
就別再隨便消失,好嗎?
 
 
 
 
「怎麼了?一副不安的樣子?」
新羅拿著馬克杯來到客廳,看著賽爾提很不安的樣子。
『新羅…臨也不會傷害帝人吧?』
螢幕上傳來擔心的字句,新羅只是拍拍他的肩膀要他冷靜下來。
「不會啦,那孩子又不是靜雄。」
『但是都這麼晚了,帝人還沒通知我去接他…』
時鐘上所顯示的時間,是深夜兩點。
「搞不好他已經回去了呢,頂多…」
『頂多?』
「跟臨也在床上打滾吧。」
新羅的眼鏡逆著光,聽到他的話,賽爾提更加的不安。
 
 
 
 
這時候的那兩人…
 
 
「不過因為這種原因而一個禮拜下不了床,大概只有折原先生吧。」
「怎麼連你也這樣說…」
帝人在完事後知道原因,窩進他的懷中開心地笑著,臨也的臉上難得露出無奈。
 
 
是什麼原因,就不方便多說了。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