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重症病患.
  • 72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Sorry,my dear. _ X27篇

 

 

 

 

垃圾,人造之不可二次使用的廢棄物。
另一個意思是,彭哥列直屬暗殺部隊‧瓦利亞的BOSS


XANXUS的口頭禪。

 

01.
「蠢綱,你最好給我一個交代。」
偌大的辦公室裡,里包恩壓低了禮帽,仍擋不住欲殺人的目光,渾身的殺氣使一旁幫忙整理文件的風太和獄寺不知所措。
「交代?」無視針對他的殺意,「只不過是『差點』把瓦利亞給滅了。」
單手撐著頭,澤田隨意地翻閱著桌上的文件,心根本不在上頭的內容。
「你也知道『差點』把人家給滅了啊?」
不同於剛剛,里包恩一派悠閒地坐上沙發,看著剛剛送來的請款單。
「算了,你也算有長進。」喝著下屬端來的Espresso,「你一個人造成的賠款,金額是所有守護者破壞總部的修繕費用的加總吶。」
「咦?!」
聽著里包恩的話,獄寺和風太臉上充滿了錯愕,澤田依然面無表情。
察覺一旁兩人的反應,里包恩很好心的將單子扔了過去,看到數字的獄寺瞬間昏倒在地上,風太慌張地想搖醒獄寺。
「總之,在瓦利亞的基地修復完成以前,先將所有人收留在總部。」
「你不會有意見吧?蠢綱。」
澤田別過頭,臉上帶著些微不悅,里包恩自動視為默認。

 

02.
「嘛嘛,史庫瓦羅你們還真慘吶。」


根本沒剩下多少了嘛。


「小鬼,給我閉嘴。」
史庫瓦羅朝山本投射殺人目光,爾後繼續指使著山本帶來的幫手。


房屋被破壞的很徹底,除了XANXUS沒事,史庫瓦羅等人輕傷外,其餘成員全部重傷躺地哀嚎。
很難相信眼前的畫面是一個叫澤田綱吉的人所造成。


「真不像阿綱的作風吶」抬起壓著傷患的殘壁,「他從來沒發過這樣大的脾氣。」
「喂!小鬼,你還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嗎?」
「哈啊?」
看著山本疑惑的樣子,史庫瓦羅有股衝動想把人給砍了。
「嘻嘻,你還不懂嗎?」趴上他的背,「兔子在生BOSS的氣喔。」
「阿綱生XANXUS的氣?」
「簡單的說」魯斯里亞將人給拎了下來,「情侶吵架啦。」
看山本一臉呆樣,三人管他是不是裝的,自動將他列為列維級的笨蛋。


「怎麼有一股惡寒……」
列維一臉疑惑地看向後方。

 

03.
XANXUS站在門前,猶豫要不要開門進去。


身為暗殺部隊的BOSS居然會猶豫?
這一切都是彭哥列第十代的豐功偉業。


一隻一無是處的廢柴兔子,輕易地改變一隻暴躁易怒的帝王獅子。


「那、那個,你、你不進去嗎?」
旁邊傳來拼命結巴的聲音,抱著棉被的藍波顫抖著身子看著XANXUS。
見對方沒什麼反應,藍波急了起來。
「這、這是,里包恩要藍波大人交給你的。」遞了出去,「他、他說你很需要。」


那該死的垃圾……


正當XANXUS伸手想給藍波一給痛快的同時,一隻綠色的變色龍突然出現在藍波頭上,警戒似地看著他。在XANXUS失神的剎那,藍波憑著本能將棉被塞到XANXUS的手裡後,用出生以來最快的速度逃離。
看了地上的棉被一眼,手觸及棉被的瞬間,傳來門開啟的聲音。


「你剛剛……想殺了藍波嗎?」
澤田面無表情地開口,語調充滿了失望。
「你自己隨便找個角落睡吧。」
門被使力關上,傳來頗大的碰撞聲。


傻眼。
XANXUS開始懷疑剛開始的那隻兔子去了哪,爾後撿起棉被朝某方向前進。



他,史佩爾畢,史庫瓦羅,原要成為瓦利亞BOSS的二代劍帝。
現在正因為自家混帳BOSS的任性打地舖中。


「喂,混帳BOSS……」
史庫瓦羅出聲喊著,對方毫無回應。
「你不是應該去跟那個小鬼睡的嗎?」


根據分配的結果,除了XANXUS和史庫瓦羅分別借住首領和雨守房外,其餘全都擠在客房。
至於史庫瓦羅為什麼一人在房內,據說是因為山本武以史庫瓦羅需要個人空間為由,跑去擠某人的床。


「閉嘴,垃圾。」
經過了許久,XANXUS才丟下了這句話。史庫瓦羅收起防禦的姿勢,因為XANXUS遲遲都沒有砸東西下來。


「喂!混帳BOSS,這些話我只說一遍……」
「或許所有人在你眼裡都是垃圾,但你自己應該很清楚,澤田綱吉那傢伙跟其他人不一樣。」
「還當他是你情人就改改對他的稱呼吧。」
「身為最強的暗殺部隊還需要寄人籬下,頗丟臉的。」
史庫瓦羅從地舖爬起,開門走了出去。

 

04.
「蠢綱,你還要鬧多久?」
坐在高檔的沙發上,手裡拿的不是喝慣的Espresso,而是藍波練習泡的紅茶。
「我聽不懂你再說什麼。」
澤田的視線依然停留在桌面上的文件,對於里包恩所說的似乎想略過。
「有人在抗議」放下手中的茶杯,「說是吃飯的時候比出S級任務還緊張呢。」


吃飯的時間,是唯一澤田綱吉和XANXUS同在一個空間的時候。


「那又如何?」
用力的蓋上死炎印,一想到XANXUS就會有一股無名火燃起。


他只是希望聽到他叫他的名字。
雖然他知道那是他的慣用語,他明明是最清楚的……
但他還是希望他改口,證明自己和其他人不一樣的地位。


「啊啊──是談了戀愛都會變成笨蛋嗎?」
毫無形象地抓著頭髮,崩潰似地趴在桌面哀號。
「喂,垃圾腦袋用久了變白癡嗎?」


這聲音是……


「XANXUS……」迅速恢復正常,「誰放你進來的?」
「那該死的垃圾。」
XANXUS坐在里包恩剛剛的位置上,慣性得將腳放在桌上。


儼然的帝王姿態。


「那麼,你有什麼事?」
「重要到讓你親自來找我這個被人上過的垃圾。」


刺痛。
不希望聽到他那樣說……


「綱吉……」
澤田一臉不可置信地看著XANXUS,他剛剛好像聽到夢寐以求的話。
「這樣還不夠嗎?」
只見澤田低下了頭,一句話也未說地站起身,靜靜地走到他身旁。


然後,冷不防地撲進他懷中。


「夠了。」
使力抱著眼前的男人,蹭著他的胸膛。


他有一種感覺,要他現在被某前任家庭教師射成蜂窩他也甘願。


看著懷裡的澤田,感覺心中落下一大塊的石頭。
將人抓到腿上,澤田配合地跨坐在他身上。
「我只說這一次」XANXUS在他耳邊輕語,「Scusa。」
聽到XANXUS說的話,澤田感覺有什麼東西劃過他的臉頰。

 

05.
「所以現在是,和好了?」
山本看著餐桌的另一頭,似乎有好多粉紅色小花跟愛心在空中飄。
「嗯哼,BOSS進去彭哥列的首領辦公室後,粉紅氛圍就不斷擴大呢。」
魯斯里亞愉快地說著。
「嘻嘻,這樣的兔子可愛多了。」
貝爾啃食著眼前的食物,不時將視線移到澤田身上。
「只要十代目開心就好。」
獄寺替自己空去的茶杯添茶。


今天,彭哥列的飯廳充滿祥和,以及
粉紅氛圍加閃光。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