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重症病患.
  • 72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Sorry,my dear. _ 白正篇

 

 

 

「小正,怎麼在發呆呢?」白蘭貼在對方的背上。
「白蘭大人?」回神的入江說著,「您怎麼又拋下工作過來了……」
語氣中包含了許多無奈,只要這傢伙罷工,自己工作量增加的機率高達99%。
「來看小正啊。」白蘭蹭著他的肩窩,「剛剛小正在開會的時候看起來很疲累的樣子。」


百分之百是你造成的。


「等會休息一下就沒事了。」入江看著手中的文件。
「說是這樣說,小正根本就不會休息嘛。」白蘭抽走他手中的文件,「現在就去休息。」
「我說等會就會去休息。」對於白蘭抽走文件的行為感到惱怒,「把文件還我。」
「不要,」白蘭將東西扔到更遠的一邊,「工作就比你的身體健康還重要嗎?小正。」
聽到他的發問,一股無名火在心中燒了起來。


到底是因為誰逼的……


入江緊咬著下唇,胃開始隱隱抽痛。
「受夠了……」推開他眼前的男人,毫不猶豫的衝了出去。
「小正?!」


第一次,t無視他的呼喚。

 

01.
他,逃到了日本。


「好久沒有回來了啊……」環視著熟悉的街道和熙熙攘攘的人潮。


居然沒有懷念的感覺。


入江冷冷笑著,手貼上左胸前。
「明明這裡才是我的歸屬不是嗎?」


從什麼時候改變了呢?


「啊啦,這不是正一君嗎?」
略為熟悉的嗓音傳入耳中,入江回頭看著他。

 


「沒想到會在街上遇到正一君呢。」奈奈將茶遞到入江面前,「請用。」
謝謝。輕啜了口茶,入江向奈奈道謝著,讓後者露出更為開心的笑容。


明明才見過兩三次面,沒想到他還記得我。


「吶,阿綱他們在義大利過得好嗎?」沒來由的問出口,讓入江愣了一下。
「抱歉……」入江微低著頭,「我的工作有點忙,沒什麼跟阿綱連絡……」


現在的情況根本不允許我和他們有交流……


「這樣啊……」奈奈看著入江的表情,「謝謝你,正一君。」
入江不解地看著奈奈,他的表情似乎有別的意思。
「正一君要不要留下來吃頓飯?」奈奈突然開口,「孩子們走後,我都沒機會大展身手了呢。」
看著奈奈一臉期待的表情,入江不好意思拒絕。
「如果您不麻煩的話……」

 

阿綱的母親還是一樣熱情啊。


入江躺在床上想著。
剛剛他答應後,奈奈將他帶到了澤田的房間,說是他撘這麼久的飛機應該累了,在晚飯前可以睡一下。
「房間好乾淨吶。」入江看著四周。


像是隨時歡迎主人回來住一樣……
我的房間應該是滿滿的灰塵吧……


一想到自己的房間,入江是止不住的苦笑。
「不知道那些文件怎麼樣了……」閉上眼,浮現在眼前的是桌上成堆的文件和……


那個男人的面容。


入江不自覺的緊咬下唇,心中有些不甘心。
他居然就這樣子逃走,就因為那個男人。
「可惡……」翻過身,決定不再去回想。

 

02.
「找到小正了嗎?」白蘭坐在入江的位子上問著。
「不能說是找到,」切爾貝洛平淡地說著,「但是可以確定的是,入江大人回去家鄉了。」


回去……家鄉嗎……
「回去日本了啊……」白蘭握著手中的鋼筆,心不在焉地簽署文件。

 

03.
「謝謝招待,」接過奈奈遞來的茶,「晚飯很美味。」
「真是太好了。」奈奈開心地坐上入江對面的位置。
不知道說些什麼的入江,只是靜靜地喝著茶。
「我記得……」奈奈放下手中的茶杯,「阿綱也曾經像正一君一樣突然出現在街上呢。」


阿綱?


「似乎是跟里包恩在鬧彆扭呢,」奈奈笑著,「因為工作方面的事。」
入江一愣,總覺得澤田那次的情況跟現在的自己有點相似。
「後來啊,里包恩親自過來找阿綱呢。」替自己倒了一杯熱茶捧著,「阿綱那孩子跟他哭鬧後,就乖乖地回去了吶。」
「我啊,真的很高興里包恩愛著那孩子。」
「這樣我不在阿綱身邊也能安心了吶。」
奈奈露出了笑容,眼眶含著淚。
「伯母……」
「正一君,你今天就住下來吧,好嗎?」奈奈站起身走向流理台。
「好的。」看著他的背影,入江回著。

 


他也會過來找我嗎?


躺在澤田的床上,入江如此想著。
「是一定會過來吧……」淺笑著,不知為何他堅信著。


「白蘭大人……」

 

04.
清晨,入江來到了公園,坐在鞦韆上輕輕晃著。


雖然對澤田的母親不好意思,他選擇不告而別。
不想,再接受他給的好意。


「回去……想辦法聯絡他好了……」
「想辦法連絡誰?」
熟悉的嗓音從身後傳出,爾後身體陷入溫暖的懷抱中。


「您來啦……」
「白蘭大人……」


「小正都不驚訝嗎?」有點不喜歡他的反應。
「為什麼要驚訝?」入江淡淡地說著,「都已經知道您會過來了。」
「嗯?有人先通知你了?」白蘭一臉疑惑。
入江輕搖著頭,爾後起身回抱著他。
「直覺,」將臉埋在他的胸膛,「堅信著你會到我身邊。」


然後帶我走。


聽著入江的話,白蘭先是一愣,爾後笑了出來。
「小正……」輕靠著他的頭,「工作很累吧……」
「嗯……」加重了力道,「暫時……讓我這樣好嗎……」


不想分開。


「小正想抱多久都行喔。」


緩緩升起的朝陽,溫暖的光芒逐漸照射在兩人的身上。

 

05.
「小正──」
「該起床囉!」
白蘭輕拍著懷中人的背,他似乎沒有醒的意思。
「你不醒來我會很苦惱的喔。」


突然的靈光一閃,白蘭想到了一個對身體有益(?)又能叫起入江的絕佳辦法。


偷襲


正當白蘭要實行他所想到的辦法時,冰冷的硬物抵上了他的脖子。
「您要是堅持用這種方法叫醒我的話,我立刻、馬上斷您的後代。」
入江拉過被單遮住身子,勉強撐開疲累的雙眼,銀灰色的扳手仍然抵在對方的脖子上。
「我的小正什麼時候變這麼厲害?」不怕死得把他的手移開,將人撲回床上。
「多虧您的長期訓練。」用手推拒著,「白蘭大人我很難受……」
抱歉。白蘭稍微移開身子躺回了入江的身旁。
「可是這樣就不能偷襲了吶。」佯裝一臉可惜的樣子。
「偷襲本來就不應該……」窩回他的懷裡,「替我的身體想一下好嗎……」


先是蹂躪整個夜晚,早上再來個偷襲。
您撐得住,我撐不住好嗎!!


「是、是……」將人摟得更近些。
「對了,」想到什麼似地開口,「我的工……」
話還沒說完,白蘭的舌不請自來地鑽進微啟的雙唇,進一步奪去他的呼吸。


「白蘭大人……」入江不解地看著他。
「放心」輕蹭著他的鼻尖,「我把小正所有的工作都分散給其他幹部解決了,重要的文件我都親自看過也簽名了唷。」
那兩個女人可以作證。白蘭補了一句,入江還是一臉不信任地看著他。
「是真的……」
白蘭佯裝無辜貌地低下頭,弄得入江嘆了口氣。
「我信你就是了……」
「小正果然最疼我了吶。」
白蘭像孩子般地蹭著入江的胸膛,惹得後者的嘴角微微上揚。


我還真的……
拿他沒辦法呢……


「再陪我睡一下,好嗎?」
輕抱著他的頭,入江說出連自己都不可置信的話。


「樂意至極。」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