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重症病患.
  • 72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七夕賀文〉七夕短籤‧霧篇 _ 6927

 

 

終於到了啊。


澤田綱吉獨自一人走在回家的路上,在胸前握緊拳頭。


今天是七夕。


姑且不論為什麼他會做巧克力,總之他就是做了。
但是,他要交給誰?


腦海浮現了兩個人的身影,都是令他苦惱的對象。
心底回盪著一個聲音,他不想把巧克力交給他們以外的人。


這種心情,他不懂是什麼?

 

01.
「我回來了。」才剛踏進家門沒幾步,一個嬌小的黑色身影擋住他的去路。
「里包恩,你怎麼站在這?」
「當然是在等你啊,蠢綱。」里包恩掏出兩種顏色的短籤在手上,「吶,抽一張吧。」
又有什麼詭計了嗎?澤田只是看著,絲毫沒有抽的慾望。
「說什麼詭計還真是傷人啊。」里包恩毫不留情地踹了他一腳,「只是要你挑一個人邀請,順便叫他寫要掛七夕竹的短籤。」
「邀請?」澤田從地上爬起。
「媽媽說難得的日子大家一起吃晚飯。」里包恩將短籤放在地上,「邀請家族成員是首領的工作。」
「你是要我邀請誰啊?」澤田看著短籤愣愣地問著。
里包恩只是冷哼一聲,說什麼你自己不會看顏色啊阿呆。之後回到了飯桌喝奈奈泡的茶。


靛色和紫色……


「要是把他們都找來的話,我家肯定會被拆的。」澤田看著短籤苦笑著。


最後,他下定決心似地拿起其中一張。

 

02.
站在黑曜中心前,沒有進去的勇氣。
「都來到這裡了啊……」澤田挫敗地低著頭。


「喂!你這傢伙為什麼在這?」對方的口氣十分不善,「又來找麻煩的嗎?」
「犬,冷靜一點。」
犬和千種走了出來,不悅地看著澤田。
「那、那個……」澤田稍微後退了一些,「我是來……找骸的……」
聽到關鍵字,兩人同時皺了眉頭。
「骸大人不在,」千種搶在犬前頭開口,「你不是最清楚的?」
「我知道……但是……」
「死眼鏡的不要跟他囉嗦,」犬拿出變形用的牙齒,「把他幹掉就對了。」
「犬,我要生氣囉。」千種似乎對犬口中的稱呼有意見。
「現在不是在意這個的時候吧!」犬閃躲著,「不要刺我!」


他們的關係還是一樣差啊……


澤田抱緊手中的東西,退在不遠處緊張著。
「喔呀喔呀,讓我安靜一點不行嗎?」
突然一道聲音傳出,讓吵鬧中的兩人停了下來。
「骸大人?」犬和千種同時喊著。


骸……


「原來是彭哥列啊……」骸看向澤田的所在位置。
「不介意的話,跟我到裡頭談話吧。」朝他伸出了手,等待著。
澤田看著他的手,最後伸手覆了上去,和他一起消失在其他兩人眼前。

 

03.
「吶,找我有什麼事嗎?」骸坐上了沙發,「親愛的彭哥列。」


不喜歡他這樣叫自己。


澤田將短籤交到了他手上,後退了幾步。
「喔?」看著他交予他的東西,馬上了解他來的原因,「是阿爾柯巴雷諾的主意吧。」
「這個,讓庫洛姆那孩子寫應該沒關係吧?」
澤田微微點著頭,爾後不知所措地晃著腦袋。
骸看見他手中的東西。
「那是要給我的嗎?」指著被他抱在懷中的東西,他僵直了身子。
澤田緊咬下唇,下定決心似得將東西塞到他手裡後,退了好幾步。
「巧克力?」看著手中包裝拙劣的東西。
「是我自己做的……」澤田不知所措的食指相碰,「希望你能……收下……」
聽到他所說的話,骸忍不住地笑出聲來,將人拉到他腿上坐著。


「你這是什麼意思呢?親愛的彭哥列。」
「什麼什麼意思啊……」
骸如此靠近地說著,澤田羞紅了雙頰。
「你知道我在問什麼的。」一如往常地笑著,把他弄得更加慌亂。
「你明明知道的……」澤田有些不滿的嘟嚷,為什麼大家都喜歡看到慌亂的樣子。
輕拍他的腦袋,骸解開包裝,扔了一個到口中。
「好甜……」
「咦?我明明做的有些苦才對啊?」
因為不曉得他的口味,所以他才做苦了一些。
「你還不懂嗎?」骸在他耳邊輕語著,「因為是你做的,才顯得特別甜吶……」
澤田迅速捂住了雙耳,不想讓對方看見紅透的耳根。
看著他可愛的行為,骸的笑意加深。


很難想像他是要成為黑手黨教父的傢伙。


「謝謝。」
澤田愣愣地看著他,他剛剛好像聽到很稀有的話。
「雖然很想現在把你吃了,」將人摟緊了些,「不過這樣好像對庫洛姆過意不去。」
「骸……」一想到他的身體還在水牢,澤田有些難過地回抱著他。
「把左手伸出來。」骸突然說著,澤田愣愣得將手交了出去。
爾後,冰冷的觸感從指尖傳來,有什麼套上了他的手指。
「這是……」澤田看著無名指上的指環,說不出話來。
「算是巧克力的回禮。」骸親吻他的手指,「原本想讓庫洛姆替我送去,沒想到有隻兔子自己跳了過來。」
「骸……」
「這是我與你的契約。」將人緊緊抱著,「等我,綱吉。」
澤田閉上了雙眼,伸手環住他的頸脖。
「我會等你。」


等你回到我的身邊。

 

04.
「為什麼這女人會在這裡啊!」獄寺沒禮貌地用筷子指著一平旁邊的庫洛姆。
「嘛嘛,獄寺你冷靜一點嘛!」山本將獄寺的手給拉了下來。
「獄寺先生你不要這麼沒禮貌好嘛!」小春朝獄寺說著。
「你這個蠢女人給我閉嘴!」
「小春才不是蠢女人!」
「好了,小春你就別跟獄寺君計較了。」
「喔──!極限的熱鬧啊!」
「這些都是藍波大人我的!」
「藍波,這是大家一起吃的東西!」
「來,親愛的里包恩請張開嘴巴。」
「媽媽,我還要一碗。」
「好、好,媽媽我會幫小里包恩盛很大碗喔。」
奈奈開心地笑著,還是大家一起熱鬧地吃飯感覺最棒了。


但是有個人顯得特別的安靜。


澤田靜靜地坐在餐桌的一角,默默地吃著飯。
偶爾看向骸替他戴上的指環。


「BOSS……」算是吵鬧源頭的庫洛姆,一臉擔心地看著他。
小小的手替他夾了一隻炸蝦放到碗裡,引起了庫洛姆的注意。
「不用擔心。」一平說著,「阿綱不會有事的。」
看著一平對他笑,心裡頭暖了起來。
「媽媽做的菜很好吃,對吧?」看著庫洛姆露出笑容,一平開心地問著。
「嗯。」


澤田家的餐桌今天也很熱鬧。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