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重症病患.
  • 72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七夕賀文〉七夕短籤‧雲篇 _ 1827

 

 

終於到了啊。

 
澤田綱吉獨自一人走在回家的路上,在胸前握緊拳頭。


今天是七夕。


姑且不論為什麼他會做巧克力,總之他就是做了。
但是,他要交給誰?


腦海浮現了兩個人的身影,都是令他苦惱的對象。
心底回盪著一個聲音,他不想把巧克力交給他們以外的人。


這種心情,他不懂是什麼?

 

01.
「我回來了。」才剛踏進家門沒幾步,一個嬌小的黑色身影擋住他的去路。
「里包恩,你怎麼站在這?」
「當然是在等你啊,蠢綱。」里包恩掏出兩種顏色的短籤在手上,「吶,抽一張吧。」
又有什麼詭計了嗎?澤田只是看著,絲毫沒有抽的慾望。
「說什麼詭計還真是傷人啊。」里包恩毫不留情地踹了他一腳,「只是要你挑一個人邀請,順便叫他寫要掛七夕竹的短籤。」
「邀請?」澤田從地上爬起。
「媽媽說難得的日子大家一起吃晚飯。」里包恩將短籤放在地上,「邀請家族成員是首領的工作。」
「你是要我邀請誰啊?」澤田看著短籤愣愣地問著。
里包恩只是冷哼一聲,說什麼你自己不會看顏色啊阿呆。之後回到了飯桌喝奈奈泡的茶。


靛色和紫色……


「要是把他們都找來的話,我家肯定會被拆的。」澤田看著短籤苦笑著。


最後,他下定決心似地拿起其中一張。

 

02.
懷裡抱著包裝拙劣的巧克力和短籤,站在並盛中學的接待室前。
明明已經來到這裡了,連碰上門把的勇氣都沒有。


「委員長請您早點休息。」草壁從裡頭走了出來,看見退到另一邊的澤田,「澤田?」
「你好啊,草壁同學……」有些害怕地回著。
草壁看了他一眼後,看向了他懷中的東西。
「你要找委員長的話,他剛好回來。」草壁靠近他,「加油。」
拍了拍他的肩膀後,草壁離開了原地,身影逐漸消失在走道的另一頭。


加油?


「他都……不覺得奇怪嗎?」意識到自己拿著巧克力在街上走來走去,澤田的臉不自主地紅了起來。
「站在門口做什麼?」門再次被開啟,聲音冷冷地傳出,嚇得澤田縮到了角落。

 

03.
「我沒什麼耐性。」將澤田領進門後,雲雀逕自回到了座位上批閱文件。


雲雀學長好像很忙的樣子……


澤田小心翼翼地往前,再小心翼翼地將巧克力連同短籤放到桌上的空位。
雲雀只是瞥了一眼他所放下的東西。
「那是什麼?」淡淡地開口。
「短籤嗎?」澤田慌張地說著,「那是要掛七夕竹的,想說請學長寫一張掛在我家的七夕竹上,順便留下來吃晚飯……」
停下了書寫的動作,冷冷地看了他一眼。
「我問的是這個。」
看著被雲雀拿起的巧克力,澤田更加地慌張加不知所措。
看著那樣的澤田,雲雀不悅地起身走到他身邊,捉著他的手。
「冷靜回答,不然咬殺」雲雀將臉靠近他說著。
「那、那是……」澤田羞紅了雙頰,「情人節巧克力……」
澤田別過頭,不敢正視雲雀的臉,後者微揚起嘴角,將人摟近。
「為什麼給我?」在他耳邊低語著。
「因、因為……」緊張地說不出話來。
「因為?」雲雀難得耐著性子地等著。


這根本是在欺負人嘛!


澤田快被急出了眼淚,他就是說不出口。
「你再不說的話,我只好問你的身體了。」雲雀突然地說著。
看著他被嚇壞的模樣,心裡被愉快的感覺所充斥。
坐上了沙發,強迫對方跨坐在自己身上。
「是你自己做的嗎?」
澤田沒有說話,只是微微點著頭。
「包裝真拙劣。」


你不要的話可以還我。


澤田在心裡頭想著,在那同時雲雀已經拆開包裝擺在他眼前。
「啊?」不解地看著他。
「餵我。」簡單地命令著,「用手,咬殺。」


不用手的話怎麼餵啊!


意識到雲雀的意思後,澤田瞬間漲紅了臉。
「動作可以慢點,」雲雀愉快地笑著,「我不介意讓你交不了差。」
想起短籤的事,澤田認命似地取了一顆叼在口中緩緩靠近著。
對方像是等不及似得扶住他的後腦杓,將他壓上。


「別……把舌頭伸進來啦……」輕推著他的胸膛,才讓這個要奪走他所有呼吸的男人放開他。
「不過你好像很喜歡的樣子。」舔著流出津液,「不是嗎?」
被他這麼一說,澤田的臉紅到快滴出血來似的。


「我不會放你走的。」
「一切都怪你所有的行為。」

 

04.
澤田微睜開,雲雀的睡臉映入他的眼簾。


我被帶回雲雀學長的家了啊……
結果也沒有回去,媽一定很擔心吧。


正當澤田想伸手撫摸雲雀的臉時,電話突然響起。
只見雲雀瞇起眼,手上不知何時多了根拐子。
「抱歉,雲雀學長。」扳開摟著他腰的手,隨便抓起雲雀的襯衫穿上後,奔到了差點陣亡電話旁。


「這裡是雲雀家。」聽到來人的聲音,「里包恩?」
沒多久後,澤田面色凝重地掛上電話。
同時,有人將他摟進懷中。
「誰?」將臉埋在的肩窩,不悅地問著。
「是里包恩啦……」
「小嬰兒?」
「說什麼回去我就完蛋了。」想到里包恩那沒人道的懲罰,臉上掛起了兩行清淚。
「那就不要回去了。」雲雀乾脆地說著。
「咦?!」
「我不介意藏著你一輩子。」將人壓倒在地上。
「你在胡說什麼啊……」別過頭羞紅了臉,總覺得他眼前的人跟平常所知道的不一樣。
「我像會胡說的傢伙嗎?」吻著他的頸部,留下艷紅的印記。
「不像……」總覺得有什麼頂著他。
「雲雀學……」招來狠狠一瞪,「恭彌……」
「嗯?」
「你又……餓了嗎……」澤田小聲地問著。
「現在是吃早餐的時候吧?」雲雀理所當然地回著。


但是,我不是食物啊!


「早餐剛好想吃兔肉。」雲雀重重咬了一口他的肩膀,「認命吧。」
「咦──」


今天的早晨也很美好。

 

05.
「阿綱怎麼還沒回家啊……」奈奈擔心地說著。
「媽媽你就別擔心蠢綱了。」里包恩陰著半邊臉,「他現在被一個好學長好好照顧著。」


蠢綱,你就期待我的懲罰吧。


里包恩露出陰狠的笑,嚇得風太和一平同時停下動作。


阿綱大哥 / 阿綱,千萬不要回家!


兩個小孩在心中默默為澤田綱吉祈禱著。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