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重症病患.
  • 72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圍巾 _ 白正

 

 


「只不過是一團毛線、只不過是一團毛線……」
「我對小正的愛是不會輸給你的!」


聽說這兩句不斷迴盪在米爾菲歐雷的義大利本部。
導致所有成員嚇得魂飛魄散,因而造成本部運作停止。

 

01.
「要我趕回義大利?」入江揉著剛睡醒的眼,問著一旁的切爾貝洛。
「是,」整理著桌上的資料,「本部發出的求救訊號。」
「求救訊號?」戴上眼鏡,「白蘭大人又鬧出什麼事來了?」
「不清楚,但確定的是本部的運作已經停止。」將咖啡擺上空出的桌面。
「優尼大人呢?」迅速地敲著鍵盤,螢幕上出現一排又一排數據。
「似乎採取放任態度。」切爾貝洛退到了門邊,「請入江大人盡早回去處理。」
等切爾貝洛離開後,入江才重重嘆了口氣。
「說是要我盡早回去,」拿起咖啡喝了一口,「根本已經幫我決定好了嘛。」


在剛剛放咖啡的桌面上,有著一張前往義大利的機票。

 

02.
「就快完成了、就快完成了……」白蘭努力地編織手中的毛線,嘴裡的碎語和身後的怨念依然嚇人。
「白蘭大人……」里奧站在門口,帶著恐懼地說著,「入江大人他……」
「誰都不准妨礙我編織對小正的愛!」冷冷地回頭看著。
里奧嚇直了身子,爾後馬上說著抱歉之類的話語衝了出去。
「小正,我可愛的小正……」


那嚇人的碎語依然迴盪著。

 

03.
「這是什麼情況……」
入江看著行屍走肉的成員,頭痛了起來。
「看樣子要復原要花好一段時間了。」忍著長期工作累積的暴躁,推了推眼鏡。
「全員聽我的指令。」


入江一出聲喊,所有人全盯著他。



「辛苦了,正一。」跟著入江前來的斯帕納替他倒了杯茶。
「謝謝,」捧著友人遞來的熱茶,「抱歉,要你拋下工作陪我來一趟。」
「不用介意。」伸手揉著他的橘紅短髮,爾後飛快地敲著鍵盤。
「這是你要我查的東西。」
入江朝斯帕納指的螢幕看去,聽到傳來的聲響黑去了半邊臉。


『只不過是一團毛線、只不過是一團毛線……』
『我對小正的愛是不會輸給你的!』
『就快完成了、就快完成了……』
『誰都不准妨礙我編織對小正的愛!』
『小正,我可愛的小正……』


「那傢伙……」
「正一,保持冷靜。」
斯帕納拍著入江的肩膀,後者仍然一副氣得發抖的樣子。
「斯帕納,我去一下白蘭大人的臥房。」
入江露出有史以來最燦爛的笑容,斯帕納很識相地放手,順帶說了句慢走。
接著入江的身影消失在被重重關上的門後。
「正一,要大爆發了嗎?」


斯帕納咬碎了口中的扳手型棒棒糖。

 

04.
「終於完成了!」白蘭看著手中的成品,露出大大的笑容。
「什麼東西完成了?」一道聲音從後頭冷冷地傳出。
「我為小正編織的圍巾♥」白蘭沒有察覺地回著,「裡頭充滿了我對小正的愛喔♥」
「喔?」眼鏡在暗處閃著詭異的白光。


等等,房間不是只有我一個人嗎?
怎麼會有人跟我對話?


「是誰?」白蘭抱緊手中的東西,警戒似地看著四周,「難道是來破壞我對小正的愛的壞蛋?」
「什麼破壞對我的愛的壞蛋啊?」


這個聲音是……


「能不能請您把那什麼愛的放到工……」入江自暗處走出的瞬間,彷彿有個白色棉花糖巨人撲了過來。
「不是跟你說過多少次不要直接撲上來嘛!」撫著撞疼的腦袋,沒好氣地瞪著黏在他身上的上司。
「吶,小正怎麼來義大利也不跟我說一聲?」白蘭愉快地蹭著入江。
「還不是托某人的福。」入江試圖掙脫,「圍巾是怎麼回事?」
一聽到關鍵字,白蘭馬上離開入江,撿起剛剛掉落的東西放到他的手上。
「我特地為小正編的喔。」


充滿棉花糖圖案的橘色底圍巾?


入江看著手中的圍巾,總覺得額邊有什麼東西在跳動。
「就因為這個鬼圖案圍巾,讓我拋下日本那邊根本做不完的工作,來這邊處理被搞到不能運作的本部是吧?」
「小正?」
入江冷冷看了白蘭一眼,隨後動手摧毀著手中的圍巾,不久後變回毛線回到了白蘭手上。
「小正!」白蘭一臉快哭的樣子,「我努力為你織的你居然……」
「居然什麼?」入江使力揉著白蘭的臉頰,「我都快忙不過來了你還給我出亂子!」
「什麼?」白蘭伸手阻止入江繼續虐待臉頰的行為。
「本部被你搞到不能運作的事,難道你不知道嗎?」
入江沒好氣地說著,只見到白蘭一臉無辜地搖頭。
「為什麼米爾菲歐雷有這樣的BOSS,卻沒有垮掉啊……」入江重重嘆了口氣。
「原因很簡單啊,」伸手將人抱進懷中,「因為有小正在。」
聽到白蘭說的話,入江無力地靠在他肩上。


「抱歉……毀掉了你的心血……」過了好一陣子入江才緩緩開口。
「沒關係……」白蘭將臉埋在他肩窩,「是小正的話沒關係……」
「但是……」
「反正它讓我見到小正了。」
白蘭輕捧著入江的雙頰,朝他笑著,但看在入江眼中……


他的笑容很苦澀。


「還是有些難過對吧?」入江說著。
「果然瞞不過小正啊……」白蘭將人摟得更緊,「原本我很期待可以跟小正一起圍的吶。」


在下雪的日本,小正喜歡的地方。


聽白蘭說著,入江有些發楞。
「就因為這個理由嗎……」入江悄悄地回抱著白蘭,讓身子更靠近他。
「嗯。」察覺到入江的動作,白蘭有些高興地親吻他的額邊。


「不過還是毀掉好。」入江沒來由地說了一句。
「為什麼?」
「因為很丟臉。」
「棉花糖的圖案很棒啊!怎麼會丟臉呢?」


接下來是棉花糖圖案的爭論迴圈。

 

05.
「啊啊,還是覺得很可惜吶。」白蘭把玩著桌上的玫瑰。


事發後的一個月,米爾菲歐雷本部在入江的薪資威脅之下,正常地運作著。


「白蘭大人,日本分部傳來的訊息。」里奧盡責得在白蘭附近報告著。
「是要我工作的叮嚀嗎?」白蘭吃著原味的棉花糖。
「不是,」里奧仔細確認著手中的板子,「是要您以最快的速度到達日本。」
「是入江大人……」
里奧看著眼前的景象,好像少了個人。


「交代的……」

 

06.
「小正!我趕來囉!」白蘭開啟研究室的門,剛好看著入江趴在桌上睡著。
「小正?」走近一看,他手下似乎壓著什麼。


淡紫色……


白蘭突然眼睛一亮,悄悄得將東西給拿了起來。
「小正真是的……」白蘭看著手中的圍巾,笑的非常愉快。
「嗚……」入江微微抬起頭,最後還是趴著再次睡去。
白蘭伸手輕撫著他的髮絲,有著止不住的寵溺。
「小小的惡作劇應該沒關係吧?」

 


「嗚……」入江抬起頭戴上眼鏡,「我睡了多久……」


總覺得少了什麼?


「咦?!圍巾呢?」入江慌張得在四周找著,就是找不到他的蹤影。
「小正在找它嗎?」
突然有東西繞上入江的脖子,纖腰也被摟住。
「白蘭大人?」有些驚訝地看著摟著他的男人,「您到了也不叫一聲。」
「因為小正睡得很熟嘛,」親暱地蹭著入江,「而且來的時候發現這個。」
「您已經看到啦……」入江微紅著臉。
「吶,小正……,」白蘭在入江耳邊輕語著,「這是為我編的嗎?」
入江沒有回話,只是微微點了頭。


我的小正,果然是世界第一可愛♥


「冬天……」白蘭將頭輕靠在他的肩上,「一起圍好嗎?」
「嗯……」入江將身體往他懷裡縮著。


這時候的入江還未發現,圍巾底部被白蘭繡上的字。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