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重症病患.
  • 72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玩笑 _ 白正 ( 2 ) 完








09.
「我想你現在應該不想見我吧,入江正一。」骸倚在門邊的牆上,沒有靠近入江的意思。
「相反的,我想見你一面。」入江臉上帶著歉意,「抱歉,白蘭大人給你添麻煩了。」
骸聽了他的回答微微笑了出來,他聽到意想不到的答案呢。

 
「吶,你看到我們那樣都沒什麼感覺嗎?」
「咦?要有感覺嗎?」

 
「呵呵。」骸笑得開心,看樣子他的計畫根本就沒有任何用處。
「……」入江不明白他在笑什麼,「反正一定又是白蘭大人無理取鬧要他幫你●●,我會教訓他的,請你不要介意……」
看著他正襟危坐拼命道歉的樣子,骸走到了身邊。
「這麼可愛的孩子怎麼會跟那個個性差到極點的人在一起呢?」骸逐漸靠近,在他的唇瓣貼了一下,「我就接受你的道歉,教訓他就不用了。」
免得教訓不成反被吃得一乾二靜。在他耳邊輕聲說著,弄的入江不自主地紅了臉。
「我先回去了,替我保密,好嗎?」輕撫著他的臉,入江傻傻地點了頭。

 
「嗚……」入江脹紅著臉,捂著嘴跌坐在地。
「入江大人?」回來的切爾貝洛不解地看著上司的反應。
啊啊,被親了。居然被白蘭大人以外的……

 
 
10.
快來了吧,小正的報告時間。一反平常地喝著甜死人的紅茶,棉花糖靜靜地躺在一旁。
「不知道小正有什麼反應吶……」愉快地低語著,開門聲隨之想起。
「小……」看見來人,白蘭馬上收起了笑容,「是你們啊……」
「抱歉,白蘭大人。」切爾貝洛微微鞠躬,「入江大人身體有些不適,今天的報告由我們執行。」
「小正身體不舒服?」白蘭要坐起身的瞬間,被兩人用力的壓下。
「除非您聽完報告,否則不會讓您去見入江大人。」
請您見諒,這是為了入江大人。切爾貝洛說得認真,而白蘭聽到是為了入江,反抗逐漸弱去。
「給我用最快、最簡潔的方式,」白蘭靠著椅背,「我沒耐心。」

 
 
11.
真是的,他們太小題大作了吧?入江看著手腕上綁著的細繩,臉上掛起了苦笑。
「我該感謝繩子夠長嗎?」即使被綁著還能夠翻身。將手擺在眼前,看著細繩發起愣。


我……被他給束縛住了嗎?


「小正在玩監禁遊戲嗎?」
不合時宜的聲音傳入耳中,入江翻身看向聲音來源,正好對上白蘭大大的笑容。
「白蘭大人?!」入江連忙坐起身想解開繩子,「你哪時候來的!」
呵呵,別這麼急著拆開嘛。白蘭溫柔地撫上入江纖細的手腕,弄得入江更急著解開繩子。
「你放心,我是聽完切爾貝洛的報告才過來的。」白蘭將入江弄鬆的細繩重新繫好。
「真的?」一臉狐疑地看著他,絲毫未發覺繩子被重新繫緊的事。
「就像我愛小正那麼真喔。」
「你果然沒聽完報告。」
你的反應好傷人。白蘭乾脆地壓在入江身上,佯裝受傷地磨蹭他的身體。
「你可以去問切爾貝洛喔,我被他們強押著聽完了吶。」白蘭這次說的認真。
「真的?」而入江還是打死我都不信的表情。
「我可以三天不吃棉花糖來表示。」
「好啦,我信了。別用你做不到的事來讓我相信。」
入江一臉無奈地說著,他要是再說他不信,他身上的男人絕對不會放過他。
「我就知道小正最疼我了。」
「是、是……」
白蘭突然眼神掃過他全身,弄得入江想逃似的扭捏。
「幹麻這樣子看我……」你這樣子是視姦。
「我只是在想,以前怎麼沒想到玩這招呢。」怎麼可以說是視姦呢。
這傢伙,又想到那種事了嗎?入江霎時間紅了臉,有種對方的變態想法都傳入腦中的感覺。
突然對切爾貝洛的關心感到厭惡。
「這只是切爾貝洛預防我逃下床,你別給我想到其他地方去!」輕捶著白蘭的胸膛,入江覺得那男人的眼神中似乎參雜了會妨礙他下半身安全的東西。
「只是預防小正逃下床就可以綁著小正,那我要預防小正離開我是不是也可以綁著小正?」
「啊?」
沒事,我說說而已。溫柔地撫著他的髮絲,爾後將臉埋進他的頸間。
總覺得他是認真的。入江在心裡想著,手上的束縛讓他放棄拍他頭的想法。
「對了,小正都沒有感覺嗎?」白蘭抬起臉問著,「看到我跟骸君。」
「呃……」好像被問過同樣的問題,「為什麼要有感覺?」
「咦?難道小正不愛我嗎?」白蘭洩氣似掛在他身上,「還以為小正會吃醋呢。」
很抱歉我不愛你,所以我不會吃醋。雖然很想這樣回他,但他就是說不出口。
「小正在想什麼?」白蘭湊近他的臉。
「我只是在想,要怎麼跟骸先生道歉罷了。」入江別過頭,「畢竟你讓人家做了非意願的事。」
「不用道歉啦。」白蘭說的理所當然,「我都給他報酬了。」
 

 
12.
「啊啊!又是請款單!」澤田一臉哭喪的大吼,他的辦公桌快被請款單給埋了。
「呵呵,又在為賠款煩惱嗎?親愛的彭哥列。」
收起哭喪臉,澤田憤恨地看著開門的傢伙,據說他也是請款單的貢獻者。
「你今天不是請假外出搞外遇嗎?」說得咬牙切齒,在骸眼裡看起來不知為何的可愛。
「說什麼搞外遇,我還沒有情人好嗎?」逕自坐上沙發,悠閒得從懷中掏出書來看。
「還是把他當你的玩具嗎?」澤田沒好氣地簽著文件,「我說過不要玩弄笨蛋的感情。」
我並沒有玩弄。骸的表情沉了下來,爾後想到什麼的走到桌前。
「我想你應該會很喜歡這個。」
「空白支票?」
澤田一臉懷疑地看著那張票子,骸則是一副不用懷疑它是真的的表情。
「寫你喜歡的數字上去吧。」就算是賠款總額都沒關係喔。
「等等,這筆錢是誰付?」澤田將它視為救命浮木般地抓著。
「白蘭‧傑索。」
 

 
13.
原來是交易嗎?那……
入江突然想到什麼的撫著嘴唇,臉瞬間脹紅了起來。
「怎麼了嗎?小正。」一臉疑惑地看著他的反應。
「啊啊,白白被親了。」入江說得小聲,但還是確實地傳入白蘭的耳中。
「什麼!那傢伙偷襲小正嗎?」白蘭使力搖著入江。
「等等,別搖了!頭會暈。」快暈過去的入江吼著,白蘭才停下了動作。
這傢伙在激動什麼啊!乾脆地依賴在他胸膛休息,他被他搞到沒什麼休息到。
「……」頓時間他安靜下來,弄得入江感覺奇怪。
「怎麼了?」柔聲問著,他沒有回答的緊緊摟著他。
「如果我不要想用這個辦法讓小正說喜歡我的話,小正就不會被偷襲了……」
白蘭悶悶地說著,不知道為什麼入江聽了想笑。
「自作自受……」親吻著他的額邊,「想知道為什麼我都沒有誤會嗎?」
「小正願意說嗎?」白蘭一臉驚訝的樣子。
「第一,是因為你看我的眼神還是一樣變態。」
「還有呢?」
入江看了他一眼,臉不自主地紅了起來。
「秘密……」
 

就是因為太愛你,才知道是假的。
 



 

FIN.

 




「奇怪,繩子怎麼解不開?」入江扯了有扯,細繩沒有鬆開的跡象。
「咦?小正沒有發現到嗎?」
「什麼?」
「我剛剛看繩子鬆開了,所以又把它重新繫好囉。」而且是保證打不開的死結喔。說這句時,白蘭臉上掛著特別燦爛的笑容。
「咦?!」
「藉這個機會,我們來好好玩吧!」愉快得將人壓在身下。
「什麼?」
「監、禁、遊、戲♥」
 

「給我住手!你這個變態棉花糖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