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重症病患.
  • 72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玩笑 _ 白正 ( 1 )



01.
蓮花,說起來跟他還真不搭。

 白蘭心情愉悅地捏著棉花糖,照理說對方遲到應該感到不耐煩又或者是惱火。既然對方是他,感謝他露面都來不及了,何須在意他遲到的這件事。
「我跟你的交情,似乎沒有好到可以出來喝咖啡的地步。」聲音冷冷得從頭上傳來。
「你不介意的話,我可以去找他喝茶喔!我相信他來者不拒吧。」露出燦爛的笑容,不過被對方給無視。
「別找他,」坐上他對面的空位,「彭哥列會生氣。」
「究竟是彭哥列還是你會生氣呢?骸君。」白蘭看向窗外,吃下玩了許久的棉花糖。
「你看起來不像是有事找我幫忙。」喝了口剛送來的咖啡,對於他的問號給於無視。
「別這麼說嘛!我是真的有私事要請你幫忙呢。」白蘭面向他收起笑容,「不是骸君就不行呢。」

 
 
02.
「白蘭大人,這些文件……」入江抱著一大疊文件,「咦?」
不在嗎?入江一臉疑惑地看著空蕩蕩的辦公室,原本以為他沒來纏著他是因為他在工作,看來他的美夢再一次被他的首領給打碎。
「難道在臥房裡?」
 
 

03.
「就是這樣。」吃下最後一顆棉花糖。
「不怕這麼做,你親愛的入江正一會翻臉嗎?」骸扯出好看的笑。
「我還怕他愉快的拱手讓人呢。」我喜歡你現在的笑。
「我只幫明天一天。」骸站起身。
「剛我想的一樣呢。」白蘭改喝起甜死人的咖啡,「只幫明天是因為後天他回來吧?」
骸停頓了一下子,「你自己想辦法吧,我幫不了你。」
「我道歉。」白蘭拉住加快腳步要離去的骸,「明天一早我去彭哥列接你。」
骸看了他一眼,甩開他的手走人。
「嘛嘛,生氣了呀?」刻意學著某人的口氣,笑著看他的背影消失在街道上。
總之,我想的能進行就好。

 
 
04.
不知道小正有沒有找我呢。開啟屋內的燈,床上好像多了個人。
「小正?」有點驚訝地看著床上睡著的人,他想也沒想到入江會主動睡在他床上。
是有什麼好事要發生了嗎?忍住想撲上對方的衝動,坐在床沿輕輕順著他額邊的髮絲。
「睡得好熟吶。」輕笑出聲,他有多久沒看見他睡熟的樣子。正打算去沖個澡的白蘭,被拉住了手腕。
「白蘭大人……」入江緊閉著雙眼和渾身顫抖,一臉痛苦的樣子。
「我在這裡喔,小正。」握緊他伸出的手,進一步上床將人摟進懷中,「在這裡。」
甜膩的香氣──
入江並沒有睜開眼,熟悉的味道令他安心了下來,往對方的懷裡縮。
看著入江的反應與緩和下來的表情,白蘭淺笑著。
「要是醒著的小正老實點,我就不會想那麼做囉。」寵溺似地吻著他的額邊。
 
 
「入江大人,是時候起床了。」切爾貝洛搖著還在夢鄉的入江。
「是你們啊……」入江坐起身揉著頭髮,「現在幾點?」
「早上七點。」切爾貝洛將換洗衣物交到他手上,「您可以先去沖個澡。」
「七點?」看了看四周,再看了看蓋在他身上的薄被,「這裡是……」
對了,我在白蘭大人的房裡……
「我睡了這麼久啊?」入江有些苦惱,他居然把時間都睡掉了。「白蘭大人呢?他有回來嗎?」
面對入江的疑問,切爾貝洛互看了一眼。「白蘭大人昨晚在外頭過夜,有託人傳訊回來。」
他是交代要這麼說的。這句話他們當然沒有說出口。
「是這樣嗎?」所以是錯覺囉,明明有感覺到他在身邊。
不過真難得,他居然捨得在外頭睡。
 
 

05.
「你不覺得你來得有點早嗎?」骸倚著圍牆邊。
「那骸君又是為什麼這麼早在外頭呢?」白蘭笑著回應。
只是不想引起無謂的麻煩罷了。骸逕自坐上了後座。
「吶,骸君。」白蘭由後照鏡看著他,「不怕我擦槍走火嗎?」
「只不過是多一次『噁心』的性愛紀錄罷了。」骸如往常地笑著。
「你知道嗎?你強調『噁心』這個形容詞很令我受傷喔。」
 
 

06.
真是的,公文一份都沒批閱。入江有些哀怨地看著逐漸增高的文件,明明不是他的工作,為什麼最後都是他在做?而該做的那人在外頭逍遙?
「入江大人……」切爾貝洛一出聲就換來入江的禁言手勢。
「文件的話直接疊上去。」已經不想聽到這些文件麻煩您的入江,直接地說著。
「不是,是白蘭大人的命令。」從上司的回答中,切爾貝洛感受到他的疲累。
「他回來了?」
「是的,白蘭大人帶著彭哥列霧守回來,人在臥房裡。」
在臥房裡?跟那個六道骸?
「有什麼事不能藉由你們傳達?」不知道為什麼,心裡頭有種不好的預感。
「很抱歉,我們並不清楚。」
入江看著他們,最後重重嘆了口氣。
「我知道了,我會過去。」入江指著一旁的文件,「能先幫我挑重要的出來嗎?」
「是。」
 
 

07.
「我是入江。」恭敬得在門口說著,裡頭的人要他進來。
在他開門後,他後悔了,為什麼他要開啟那扇門?
白蘭坐在床沿,骸跪在他的下半身前,他們……
入江愣在那裡一動也不動,白蘭滿意著他的反應。
「小正來得有點慢喔。」笑得非常愉快。「我有事情要交代小正呢。」
我總覺得你沒有事要交代我。回神的入江撇過頭,不願再看到那畫面。
「小正還不習慣看到這畫面吧,」白蘭的手撫上骸的頭,後者理解似地換著角度。
「既然您在忙的話,我先離開好了。」入江想也不想的往後跑去。
「啊,」白蘭釋放了出來,「小正跑的好快吶。」
「你確定讓他看到這種畫面有用?」嫌惡似得將口中的液體吐了出來,狠狠地擦了嘴。
「有吧。」白蘭整理著衣著,「就算沒有,小正也會胃痛。」
 
 

08.
好難受。入江回到了研究室,剛剛的奔跑奪去了他的力氣,倚著牆滑坐在地。
「入江大人……」切爾貝洛連忙趕到他身邊,「您沒事吧?」
「我沒事……」大概吧?入江緊摀著腹部,痛苦的縮成一團。
切爾貝洛互看了一眼,他們大概猜的到,自家首領的惡趣味又引起他們上司的胃痛。
「抱歉,可以去幫我拿胃藥嗎?」入江勉強站起身,「我把它忘在臥房裡了。」
「我們知道了,請您等一會兒。」其中一位跑了出去,剩下的另一位將入江扶到座位上。
謝謝。入江靠著椅背閉上雙眼,他希望腹部的絞痛早點停止。
那個混帳到底想幹麻,一副要跟我表示什麼的樣子。脫下眼鏡遮著眼,入江重重嘆了口氣。
居然還讓骸先生替他做那種事,啊啊!要是被山本先生知道我要怎麼解釋啊!
「入江大人,我替您拿藥來了。」切爾貝洛將藥跟溫水遞到他手中,「彭哥列霧守希望能見你一面。」
原本在吞藥的入江,聽到切爾貝洛的話差點吐了出來,那個六道骸主動要見他?
「我知道了,」入江放下水杯,「等等你們先出去,我跟他單獨談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