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重症病患.
  • 72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微妙 _ 8069


----------------------------------------------



現在是什麼情況?



山本武手撐頭愣著,總覺得有些詭異,至少他看著坐在他眼前的友人是這樣的。


「怎麼了,直盯著我看?」帶著違和感的笑,雖然他本人沒有發覺。
「只是有點不習慣而已。」提起停滯許久的筆。
「呵呵。」一貫的笑聲,「還是很介意獄寺隼人被我附身的這件事嗎?」


六道骸看著他眼前的男人,期待著他的回覆。
他是故意附身在他身上,一是對付獄寺隼人比對付有超直感的彭哥列容易多了,二是這具身體的主人對山本武有莫名的好感。


「嘛,有些吧。」轉動著手中的筆,「要是阿綱看到肯定會被嚇到,獄寺知道會不爽,給雲雀前輩遇到就糟了,學校肯定會被你們給拆了八九成……」
「呵呵,說得理所當然的樣子。」不過那都是實話。
「還有就是……」山本突然不好意思地搔著頭,「我比較……想跟你本人在一起的樣子……」
「喔?」
「嗯。」山本別過頭看著窗外,他也搞不清楚他到底在說什麼。
「很抱歉要讓你失望了。」骸站起身,走到了他身邊撫著他的臉龐,「我的身體還在水牢。」
「抱歉……」雖然很明白那是獄寺的身體,他還是紅了臉。
 

「我想我該走了。」收回手,坐回了位置上,「下次再見了,山本武。」
「骸……」

 
「六道骸?」獄寺眨了眨眼,搞不清楚現在的狀況。
「沒事,」山本一如往常地笑著,「獄寺你可以先去找阿綱沒關係,我自己沒問題。」
「但是……你沒寫幾題吧?」獄寺看著桌上幾乎空白的卷子,面有難色。
「放心、放心。」給了他一個沒問題的笑。
獄寺愣愣地看著他一會兒,回神後拿起背袋迅速地走人。
 

山本看著他的背影,重重嘆了口氣,接著把注意力移回卷子上。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跟他有了微妙的關係。

 
不是朋友也不是敵人,更不是家人或者是情人間的關係。
偶然認出附身在其他人身上的他,爾後他開始一次又一次藉著獄寺與他聯繫。
 

「你在想什麼呢,骸……」
 

 
「真搞不懂你在想什麼呢,骸。」山本捲著他的長髮,空餘的手撫著他的背。
「嗯,」骸趴在他的胸膛上,享受他的撫摸,「你是指什麼?」
「我只是突然想到指環戰後,你總是附身到獄寺身上跟我聯繫。」
「喔?」骸調了姿勢,讓他緊緊摟在懷中,「你說那時候啊……」
「只是想看看你這個傢伙有什麼反應罷了。」骸將臉埋進他的胸膛,「看你這麼珍惜獄寺隼人跟彭哥列。」
 

「只是這樣?」
「嗯。」
「沒有別的?」
「沒有。」
「不是因為一見鍾情?」
「山本武你是在嫌我的身體讓你不舒服嗎?」
 

突然一陣緘默。

「我只是把埋在心裡很久的問題說出來而已。」你的身體當然讓我很舒服。
「喔?」骸挑眉看著他。
「我真的很好奇骸為什麼會跟我在一起嘛……」山本一臉無辜的樣子。

 
「笨蛋,」骸壓回了他身上,「因為愛你,這樣還需要理由嗎?」
山本紅了臉,他第一次聽到骸說愛他。
「呵呵,沒有想到你會這麼重視理由。」骸輕聲笑著。
「有什麼好笑的……」輕咬著他的肩膀。
「是、是,不笑了。」乖乖地窩回他的懷裡。

 
「吶,跟本人在一起的感覺如何?」骸沒由來的一句。
「當然是……」

 
 


很幸福。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