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重症病患.
  • 72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仙人掌 _ 6927



 -----------------------------------------------------------------

 
我,六道骸,遇上人生中最不像危機的危機。
 

『從今天開始,你要跟它好好相處喔。』
澤田愉快地笑著,微微捧高他手中的盆栽。
『它是我們家的一份子。』

 
為什麼綱吉要帶它回家?為什麼綱吉對著它笑得這麼溫柔?為什麼綱吉這麼喜歡它?
它只不過是盆帶刺的仙人掌!

 
「骸,怎麼在發呆?」擦拭著滴落水珠的髮絲,一臉疑惑地看著眼前的他。
「我沒有在發呆。」面帶微笑回應著,「我在觀察仙人掌。」
一聽到他在觀察那盆仙人掌,澤田興奮地跑到他身邊。
「骸也覺得仙人掌很有趣對吧?」期待他的回答,澤田趴到了他身上。
深怕他站不穩摔了跤,骸扶著澤田的腰,順手接過毛巾替他擦拭著。
「還好……」面有難色地回答著,他一點都不覺得它有趣,他只覺得它……
 

很可恨?

 
「你知道嗎?當我第一次看到它的時候,很糗唷!因為我不知道它的刺是它的葉子……」
澤田開始述說著為什麼會看到仙人掌,然後開始介紹它的品種、種植方式、特性等等的。總而言之,從相遇到它祖宗十八代都說的清清楚楚。
骸盡量保持一貫的笑,免得綱吉看到他不耐煩會討厭他。
 

他第一次知道,兔子感興趣的不是紅蘿蔔而是仙人掌。
 

「好了,綱吉,時候不早該睡囉。」輕輕點了他的鼻頭,骸柔聲在他耳邊說著,「明早還有會議,你想當阿爾柯巴雷諾標靶嗎?」
「嗚……」說得正起勁的兔子,一聽到自家老師相關名詞,乖乖閉上了兔嘴。
「等等!」正當骸要將他抱上床的同時,澤田掙脫跑到了一邊,「我想看看它再睡,骸你先上床吧。」
看著澤田踏著輕快的腳步窩到仙人掌旁,臉上掛得是那天看到的溫柔微笑。
專屬那盆仙人掌的溫柔……
 

「我比不上那盆仙人掌嗎?」骸喃喃自語著。
「骸,你剛剛有說話嗎?」澤田疑惑地回頭。
「沒事,今天我回房去睡了。」骸毫不猶豫開門走了出去。
「仙人掌君,骸怎麼了嗎?」澤田朝仙人掌問著,後者只是依然挺立。
 

 
「骸大人,您今天不跟BOSS睡嗎?」庫洛姆看著突然進門的骸說著。
「我可愛的庫洛姆──」骸撲到了她身上,「果然還是你最好了吶──」
「骸大人?」伸手安撫著骸,她感覺到她的骸大人很不開心。
「妳說,我比不過一盆仙人掌嗎?」骸淚眼汪汪地看著庫洛姆。
「啊?」眼睛眨啊眨的,她不懂他的意思。
 

 
「吶,仙人掌君,今天也要跟他好好相處唷。」會議完後,澤田小心翼翼得將仙人掌盆栽捧到了首領辦公室,輕輕地將它放上窗台。
 

據說那是骸常待的位置。

 
「綱吉,你找我嗎?」骸一臉愉快地走了進來,但是在看到那盆仙人掌後,臉微微垮了下來。
「骸,我希望你能和我出席這個宴會。」澤田遞了份文件交給骸。
「喔?」表面上是出席宴會,實際上是屠殺是吧?「能和你單獨出席,是我的榮幸吶,我親愛的彭哥列。」
 

彭哥列?

 
澤田聽到久違的稱呼,微愣了一會兒。
「我先去為晚上的宴會作準備了。」骸皮笑肉不笑地說著,隨後快步走了出去。
 

「骸……叫我彭哥列……」澤田覺得渾身不對勁,從他們開始交往到現在,骸就再也沒叫他彭哥列……
「是因為不高興任務嗎?」翻著備份文件,原本以為骸是心情不好,所以他才安排原本是雲守的屠殺任務給他,難道骸不喜歡這種任務了?
 

「BOSS,我替您端咖啡來了。」庫洛姆敲了門,見沒有回應就擅自走了進來。
「謝謝你。」
在遞咖啡過去的瞬間,庫洛姆的視線對上了那盆仙人掌,心中升起一股厭惡感。
「怎麼了,庫洛姆?」澤田喚著突然不動的庫洛姆,後者連忙回神。
「我不喜歡搶走BOSS的仙人掌……」抱緊托盤,庫洛姆帶著惡意盯著它。
「咦?!」
 

 
前往宴會的路途上,澤田的視線沒有離開過骸。
「我臉上有什麼?親愛的彭哥列。」視線朝車窗外,要是現在正視他的臉,他一定會破功。
「沒什麼,」澤田連忙別過視線,「對了,骸,你的領帶歪了。」
「喔?」骸不在意地說著,爾後面向澤田,「那只好麻煩親愛的彭哥列幫我調正了。」
「好、好的。」
指尖接觸到他領帶的瞬間,感覺好像回到了什麼時候。
 

 
『骸,難得穿得這麼正式不打領帶嗎?』澤田趴在床榻上問著。
『我不喜歡被約束的感覺。』骸坐回床邊揉著他凌亂的髮絲。
『好嘛!答應我,打領帶好嗎?』慵懶地發出撒嬌的聲音。
『如果綱吉幫我的話。』一臉拿他沒辦法的樣子,親吻著他的額。
『那,以後穿西裝時,我都幫骸打領帶好嗎?』
『呵呵,綱吉願意的話。』
 

 
因為那仙人掌,他已經很久沒有碰他了。
總覺得有什麼要流了下來……
「彭哥列?」
 

「司機,用最快的速度到我說的地點。」
 

 
「親愛的彭哥列,你不去參加宴會了嗎?」骸直視著澤田顫抖的背影。
 

這裡是屬於他和他的小公寓。
 

「我已經叫山本跟雲雀學長出席了……」微帶哭音的語調,聽得骸有些愣。
下一秒,他撲進自己的懷中,拼命說著對不起跟數落他的過錯。說他不應該只注意那仙人掌、他不應該晚上把他丟一邊、他不應該在他的專有位置放它……
「對不起,骸……」澤田死巴著骸,「我求求你不要再叫我彭哥列了好嗎?我願意接受處罰,求求你叫我的名字好嗎?」
骸看著在他懷裡哭得亂七八糟的兔子,要是他這模樣傳出去了,黑手黨教父的名譽鐵定掃地。
「我的好綱吉乖,不要哭了好嗎?」撥開他額邊的髮絲親吻著,「再哭我不要你囉。」
聞言,兔子瞬間靜了下來,吸了吸鼻子,可愛的模樣讓骸有些把持不住。
「我答應你,不叫你彭哥列,也不會處罰你,不過……」骸輕輕點了他的鼻頭,「欠我的27天,你要好好還我。」
「嗯。」澤田漾開了笑容。
 

 
夜深,她拿著大剪刀摸進了首領的辦公室。
 

「我是不會原諒你的。」庫洛姆認真地盯著她眼前的它,「欺負骸大人,還霸占BOSS。」
仙人掌的刺在月光的陪襯下,顯現出詭異的閃光。
庫洛姆鐵了心地靠近,伸手將它拿出窗外,大剪刀毫不猶豫地架著它。
「去死吧!」用力一剪,伴隨著瓦盆的碎裂聲,她消失在黑暗中。
 

 
「啊勒?」隔天,回到辦公室的澤田總覺得少了些什麼。
「怎麼了?綱吉。」骸走到他身邊摟著他。
「不,沒事。」那盆仙人掌呢?
他沒有察覺,庫洛姆躲在門後愉快地看著眼前的景象。
 


事實證明,熱帶水果戰勝了熱帶植物。
 



 


FIN.
                                                            靈牙 2009.02.03 01:28am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