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重症病患.
  • 72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Relaxation _ 白正







-+--+--+--+--+--+--+--+--+--+--+--+--+--+--+--+--+--+--+--+--+--+--+-





「就算你是白蘭大人,我還是不會答應你的要求。」
「別這樣嘛!小正,一次、一次就好了。」
 
 
入江正一冷冷地看著在他身後的白蘭,而後者則是一臉哀求地看著他。

 
不行,入江正一,你絕對不能再被牽著鼻子走了。為了你的貞操,把持住啊!
「我不會答應。」入江推了推眼鏡,將視線移回電腦螢幕上。
「小正!!」不行!再不想想辦法,我為小正精心準備的服飾不就浪費了!!
「好了,我還要工作,白蘭大人請您回房去吧。」迅速地敲打著鍵盤,已經沒有他可以浪費的時間了。
「好吧……」白蘭微微低頭,最後緩緩走了出去。
確定他人走遠後,入江才重重探了口氣。
「如果他每天都這樣乖乖離開該有多好……」掏出懷中的兩張券,「只差一點了……」
 
 

「吶,里奧君……」
「是。」
「你說,」白蘭一臉滿意地看著桌上的服飾,「我該怎麼讓小正穿上這套衣服呢?」
「很抱歉我沒辦法回答您的問題,白蘭大人。」
「那還真是可惜呢。」一臉微笑,隨後拿了顆棉花糖送入口中。
 

希望今天的反常會有用。
 

 
「不是說好這個會面可以延幾天的嗎?」
「對方反悔。」切爾貝洛檢視著資料版,「另外有幾個協議對方希望提早進行。」
「該死,」入江苦惱地揉著太陽穴,「吃定我不會拒絕就是了。」
 

明明都說好了不是嗎?這樣子……

 
「入江大人。」
「我會想辦法的,你們去完成目前手邊的工作。」收起苦惱,面帶微笑地說著。他不希望再給他們添麻煩。
「我們先退下了。」切爾貝洛看了入江幾眼,最後離開替他鎖上了門。
「沒辦法了。」入江拿起手機,「我可沒力氣一次跟三四個固執的老頭交涉吶……」
 
 

「總之,再試一次囉。」白蘭愉快地拿著它,站在入江的房門口。
突然,房門被用力打開。入江一看到眼前的人是白蘭,毫不猶豫抓著人就跑。
 

「等等,小正。」白蘭單手保護著他的寶貝服飾,「這麼急要去哪?」
「快點,時間不夠了!」該死的彭哥列雨守,拖了我不少時間。
 

 
入江氣喘吁吁地坐在位置上,連忙趕路把他累得半死。
「小正是想去哪呢?」白蘭坐上了入江身旁的位置,一臉不解地問。
入江並沒有回答,將人扯過來就是一吻。
「我求你,什麼都不要問,好嗎?」倚在他的肩上,入江閉上了眼。
「是,我的小正。」溫柔地撫著他的髮絲,對剛剛的吻很滿意的樣子。
 

 
「小正急急忙忙拖我上飛機,只是為了趕來這家溫泉旅館嗎?」
「不然呢?」入江走向櫃檯,「在這裡等著。」
「好的。」
 

「我是來替補澤田訂位的入江。」掏出懷中的兩張券交給眼前的服務人員。
「入江先生是嗎?澤田先生已經先告知過了。」對方收下兩張券後開始抄寫著,「您的房間已經準備好了,可能會用到的用品我們都先幫您放置在房內,有需要請盡情使用。」
「謝謝。」入江接過遞來的浴衣。
「還有,上餐時間分別是早上八點、中午十二點跟下午六點,其餘時間服務人員會待在別館,如果有任何問題或者其他需要,請使用房內的電話通知。」
「我知道了。」
 

「小正好慢吶。」再次丟了顆棉花糖到嘴裡。
「對方在交代一些事情,當然會比較慢。」入江牽起白蘭的手,朝房間的位置走去。
 
 

「很奇怪呢。」白蘭倚在牆邊,帶著笑看著他眼前的人兒。
「什麼?」入江將手中浴衣放在桌上,不解地看向白蘭。
「突然拉著我上飛機飛到日本,想問卻用吻來堵我,連忙趕路只是為了來這裡,剛剛又主動牽我的手……」白蘭收起笑容,「很不像平常的小正吶。」
「唉……」鬆開了領口,入江坐上椅墊,「我想休息不行嗎?」
「嗯?」白蘭坐到了入江身邊。
「原本,這是彭哥列首領訂的旅館,後來臨時有事不能來,想把訂位轉手,我剛好得知,就跟他要來了。」入江將頭輕輕靠在他肩上,「原本打算工作趕一趕,帶某人來,不過某人剛好心血來潮想叫我穿什麼鬼衣服的,一直干擾我工作……」
「小正……」
「出發前一晚,突然有三四個固執的老頭硬要我提前進行協議,後來我受不了,拜託彭哥列首領替我出面。隔天一早,我急急忙忙拖著某人上飛機,接著跟你說的一樣了。」入江看著白蘭,「我想跟你在一起不行嗎?」
「小正想休息跟我說一聲就好啦。」白蘭溫柔摟著他,「不需要這麼趕的。」
「我希望是在工作告一段落的情況下。」入江嘆了口氣,「告訴你的話,一定會無理取鬧的。」
「我是那種人嗎?」
聽到白蘭的問句,入江毫不猶豫地點頭。
 

「我有件事很好奇呢。」
「什麼?」
「小正什麼時候跟彭哥列首領這麼要好了?」
「呃……」
「回答不出來嗎?」

 
「那,只好接受處罰囉!」
 

 
變態、變態、變態、變態,那個死變態棉花糖男!!
想看女學生不會去校園看嗎?幹麻逼我穿什麼鬼水手服啊!!
 
 
入江正一拼了老命壓低過短的學生裙,只為了多遮些裸露的大腿。
「跟我預想的一樣,小正穿這樣果然特別可愛呢。」愉快地咬著棉花糖,現在肯定是他LUCKY TIME的一部份。
「可愛你的頭啦!」入江羞紅了臉,他已經顧不得滑落的眼鏡。
 
 
「吶,小正……」
「幹麻?」
「我可以摸你大腿嗎?」

 
入江只覺得額邊有什麼在跳動著,那個死變態看不夠還要摸是嗎?

 
「我可以說不要嗎?」
「吶,我只好不請自來囉。」
「你……」入江臉更加地紅潤,瞪著他眼前的男人。
「呵呵。」
 

白蘭站起身,跪到了入江的雙腿前,恭敬地親吻著他的手臂,隨後將手伸進裙襬內。
 

「等等,你摸過頭了吧!」
「哪有,這裡也是大腿的一部分啊。」
 

小正的皮膚果然很好摸吶。仔細地撫摸腿根的部份,白蘭不時發出讚嘆聲。
「嗚……」緊咬著下唇,為什麼他對他的撫摸這麼有反應?
「唷,小正的硬起來囉。」白蘭開心地笑著,「我可以把手伸進內褲嗎?小正。」
修長的手指沿著輪廓揉著,隔著布料的刺激迫使入江緊抓著他的上衣,像是在忍耐什麼。
「別…這樣……啊……」
「小正,我現在可是很想要你喔。」白蘭靠近入江的耳邊,「那你呢?小正想要我嗎?」
聽著白蘭的低語,入江眼神迷濛地看著他。
 

雙手不聽使喚地拉高裙襬,「快點……」
 

「我想要……白蘭大人……」
 
 

「嗚……」泡在溫泉水裡,入江只覺得全身痠痛。
他肯定是瘋了,才會說想要他之類的話。
 

已經逃離不了他了嗎……
 

「小正,」白蘭將人拉到懷中,「身體還好嗎?」
「糟透了。」順勢倒在他胸膛上,「明明是來休息的,怎麼感覺更累……」
 

「還不是因為小正太可愛了嘛!」
「想要小正是理所當然的囉。」
 

不是因為這樣吧!入江看了他一眼,最後放棄反駁地闔上眼。
「小正累的話可以睡著沒關係,」白蘭寵溺地親吻他的額邊,「我會抱你上去的。」
「嗯……」

 
晚安,我的小正。
 



  
FIN.
                                                            靈牙 2009.01.31 00:42am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